句子

亲爱的好湿我想要你_啊轻点揉人家第一次小说

作者:admin 2020-01-08 11:07 我要评论

望着面前这个老实巴交却又对她充满感情的男人,她心里酸的如同倒了整瓶子老粗,泪花瞬间迷蒙了她的双眼。 都无须经过大脑的指挥,她的双臂便已经张开,双腿更是...

望着面前这个老实巴交却又对她充满感情的男人,她心里酸的如同倒了整瓶子老粗,泪花瞬间迷蒙了她的双眼。

都无须经过大脑的指挥,她的双臂便已经张开,双腿更是促使她冲进了杜老三的怀抱,将他那壮硕的身体给紧紧抱住。

依旧如昨夜那般温暖,依旧如昨夜那般安全,依旧如昨夜那般舒心,她发现自己真的舍不得杜老三这个中年男人。

在情感的交融中,杜老三趁热打铁,捧住了余薇梨花带雨娇滴滴的面庞,然后吻上了她的朱红小嘴。

余薇没有拒绝,她唯一做出的举动就是闭合双眼,仿佛任君采撷的娇艳之花。

这种感觉所带动的热烈情绪,更是她以前从未体会过的。

余薇的呼吸愈发急促,一双白皙的小手更是不停在杜老三的后背上来回动作,她需要这具强健的身体,精神世界与现实世界双重空虚的她,极度需要杜老三爱的来临!

杜老三同样也感受到了这些,所以他故意带动节奏,拥抱着余薇从客厅径直吻到了卧室。

当他耳旁传来羞声的嘤咛及急促的喘息时,他知道火候到了。

杜老三很庆幸,庆幸自己今天果决的拒绝了那一万块钱,完美承受住了诱惑。如此,他就可以轻而易举得到余薇,跟她发生不可告人的关系。

望着被放倒在大床上媚眼迷离的余薇,杜老三忍不住了,火急火燎的探向了余薇身上的居家睡裙。

可就在他的手掌触及到秀美长腿,即将触碰到睡裙的边缘时,一只白皙小手拦住了他,并狠狠按住了裙摆,不让他有任何的作为。

杜老三很懵,不明白前一刻还水深火热的余薇,这一刻怎么就彻底凉了下来。

当他顺着余薇的目光望向身后时才发现,墙头上,竟然挂着余薇跟她丈夫的婚纱照。婚纱照里的那个又矮又肥的胖子,满脸的得意笑容。

吗的,大活人让一张死照片给挡住了!!!

杜老三心中大窝火,他明白余薇肯定是因为看到了这张婚纱照,所以才凉的。早知道如此,那会儿直接在客厅里就地解决该有多好,为啥非得要来卧室啊!

随后的事实证明,杜老三猜测的一点也不错。

余薇坐起身来,红着脸望向了墙上的照片,然后她说,“三哥,真的对不起,看到我跟我丈夫的合影,我真的做不到,我不能做对不起他的事,真的不能。”

坐在床上的余薇说了好多,表情中斥满了纠结的苦楚。

从她话里杜老三不难听出,她丈夫有钱,也很爱她,只不过因为工作的缘故应酬太多,而且在男女感情方面只懂做不懂爱,关键做也没做利索,所以余薇的精神世界跟现实世界特别的空虚,所以他杜老三才有机会趁虚而入。

了解了这些,杜老三借理由将余薇带出卧室,然后在客厅的沙发上搂着她,谈起了余薇的家庭感情生活,又谈起了他对余薇的感情。

足足谈了一个多小时,这才让照片的影响力消失了大部分。但关于将她推倒然后狠狠爱的这种事情,今天显然是没机会了。

感情这玩意积攒起来不容易,但破坏起来却很轻松,床上感情同样如此。

所以最终杜老三选择了改变战略,今儿可不能白来了,顺带手的他也得让余薇更加习惯自己的存在,并渐渐勾引扩大其心中对于他的强烈渴求。

文学

于是他提出建议,希望让余薇用丝袜嫩足帮他解决一下。

有了昨晚在车上的磨蹭做铺垫,且昨晚已经答应过了,因而余薇也就没有拒绝,羞羞的点头同意了。

当然,最为关键的是她真的很怀念那半个小时的战斗力,要知道那可是用手,手速多快啊……

脱掉鞋子,余薇倚靠着宽敞的沙发,轻轻抬起了那双细嫩的香足,眼神中斥满羞涩与期待。

可杜老三不干了,说好的丝-袜嫩足,你不能打五折对半砍啊!

“薇薇,你在我眼中是圣洁的天使,我不想直接的亵渎你,所以咱们之间能不能加上丝-袜的隔阂。这样既可以替我解决,也可以让我不那么愧疚。”

杜老三明明就是想要丝-袜,但却说的冠冕堂皇。

余薇起初显得有些小娇羞,但抵不住杜老三的缠绵,最终羞羞的点头应下。

下一刻,她起身往储物室走去,去翻衣柜找她的丝-袜。

可刚进门的,她就发现杜老三跟在后面。

“你干嘛呀?”

“我想亲眼看你穿丝-袜,我没见过女人是怎么穿的。”

杜老三的要求,让余薇心里顿时羞到不要不要的,可脑海中幻想起杜老三注视着她穿丝-袜的画面,却又感觉到羞涩之余还有一种另类的刺激。

所以在纠结过后,她不置可否,红着脸取来了丝-袜。

她羞声嗔道:“行了,不要看了,你转过身去。”

杜老三却是适时的发挥了老无赖本色,他不仅不转,还死皮赖脸的说,“我就不,我想欣赏我心中最完美最无暇的女神!”

理直气壮,明明是耍流氓占便宜,他竟说得理直气壮!

可偏偏余薇还拿他没有办法,再三娇嗔无果,只好羞红着脸蛋儿背转过身,将睡裙掀开,随即弯腰轻轻提起丝-袜。

然后,杜老三就看到无比美好的一面。

薄透睡裙下余薇的魅惑娇躯若隐若现,修长的美腿在丝袜衬托下更显娇媚迷人。

望着眼前这个脸色红润娇滴滴的美艳少妇,杜老三心脏砰砰砰的急促跳动着,迫不及待地牵住那只白皙小手,带她来到客厅坐在了沙发上。

倚靠沙发,余薇重新抬起了嫩足,由于角度适宜的缘故,这就导致了裙底美好彻底暴露,让杜老三看的心头火烧火燎的。

他脑海中已经幻想出了今日的剧情发展路线:先是让余薇拿性感嫩足帮他解决一下,等余薇感受到他极尽的男性诱惑时,就可以顺水推舟的将其给拿下了。

这种浮现于脑海中的曼妙画卷,让杜老三双眼都几乎冒火。

不过眼下还是办正事重要,所以他赶紧瞄向了余薇的嫩足。

可就在此时,屋内的电话铃声响起。

在铃声响起的第一时间,余薇脸色大变,唯美的眼睛中斥满了惊慌色彩。

“有人来了,你快松开!”

把杜老三给气的啊,这特么竟然被人给搅扰了好事。但又没办法,毕竟是在余薇的家中,且他现在更担心是不是余薇的老公回来了。

杜老三心中恼火,余薇则忙叨叨的去那边接起了可视电话。

在偷腥二人同样的战战兢兢中,可视电话接起,随即两人各长舒口气。

来人是余薇的母亲,上门来看闺女的。

原本余薇还想把杜老三安排厨子里藏着,现在显然不需要了,杜老三认识她母亲,之前以她家司机的名义,可没少去接老太太……

老太太到来,俩人的好事自然没法再继续下去。

杜老三陪老太太闲聊了会儿就准备离开,结果却被余薇抓了壮丁,说是老太太喜欢听戏,恰好今天剧院有场名家大戏,让杜老三陪着她们娘俩一起过去。

也不好推辞,于是杜老三就开车载着余薇娘俩去了,不过车子却换成了余薇家里的白色奥迪A7,真的承当起了司机的角色。

名家的演出确实是人不少,且因为没有预约的缘故,只能买到后排座,关键是只有一个。

所以都不用商量,老太太兴高采烈地坐在座位上,而杜老三和余薇只能站在她身后的角落里,拿站票听戏。

对于戏剧杜老三可不感兴趣,看得出来余薇也没多大心思。

于是趁着后排昏暗四下无人注意,杜老三来到余薇的身后,双臂揽住了她纤细的腰身,感受着那种光滑。

余薇感觉到挺羞人的,隐隐还有些小生气,“我妈在呢,你别弄!”

杜老三却是不管这个,在她漂亮脸蛋儿上轻轻吻了一口,随即又撩弄起了那精致的小耳垂……

感受到耳垂处传来的亲昵举动,余薇那点小生气顿时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全身的舒痒和酥麻。

在此之前,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这地方竟然会如此的敏感,更不了解仅仅是耳垂而已,怎么会唤起她如此强烈的渴求感。

渐渐的,阻止声就变成了急促的娇息。

可是望着前座母亲的背影,她又感觉到十分担忧,惟恐母亲骤然回头。

就在她想要拒绝那双魔爪的侵袭,又惦记着那种前所未有的超级刺激时,耳畔突然传来了杜老三撩性的话音,“薇薇,让我进去暖和暖和。”

余薇那张精致妖艳的脸蛋儿顿时通红通红的,连杜老三都能感觉到她脸颊的滚烫,甚至还能清晰感受到来自余薇娇躯的颤抖。

想进入暖和暖和,进哪暖和?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都经历过那种事情,自然知道这句话的背后代表着什么。

于余薇而言,那是一种强烈的渴求,是一种殷切的希冀,是一种无与伦比的快乐源泉。可最重要的,那意味着背叛,更别提现在她母亲还在身前坐着!

她赶紧拒绝,可拒绝的同时内心中又充斥着不舍的情绪,内心中相当纠结。

余薇还是不同意,可耐不住杜老三温言软语的软磨硬泡,也耐不住娇躯寂寞空虚的渴求。于是,最终她还是羞羞的点头默许了。

点头过后,她就听到了拉链被拉开的细微声响。

可预见,即将到来的敏感舒适,绝对会让她神魂迷离……

台上大戏精彩绝伦,台下小戏无比澎湃。

就在台上大戏尾声将至的时候,杜老三跟余薇的缠绵也彻底告终。

余薇大羞,轻轻掐了身后的杜老三一把,羞声嗔道:“你混蛋,谁让你弄在那里的,万一怀孕了怎么办?让你停下你就不,还故意使劲蹭,流氓……”

在余薇的白皙脖颈上深情亲吻过后,杜老三回道:“怎么可能怀孕,薇薇你想多了,隔着丝袜和裤裤呢”

余薇也觉得不太可能,但她还是愈发娇羞。

她甚至都忍不住的想,赶紧把母亲送走,然后她就可以和杜老三在一起完美的放纵自己。

只是这念头冒出的第一时间,她又惦记起了丈夫。

很纠结,明明想要却不能要,就好比饿了一星期的人突然见到一块香喷喷的牛肉,明知上面被人撒了海络因,但在诱惑面前还是忍不住的想要以身试毒。

趁着还有理智残余,余薇深吸口气,赶紧脱离了杜老三的侵袭。

恰好老太太旁边那人接了个电话有急事离开,于是她赶紧坐了过去。

如果再不离杜老三远点,她真怕眼下就会将自己彻底交给杜老三。那,可就是彻底放纵到极致了……

大戏很快散场,老太太心满意足的拉着女儿的手,携手去了卫生间。

杜老三尽职尽责地担负起了司机的职责,告知过后提前离开去车里开空调。

出剧院的时候,通道狭窄,人群有些拥挤。

前方有一对二十来岁的小情侣,也不知道这个年纪为什么会喜欢来听戏,不过看他们亲昵的样子,更像是借住这个幽暗的环境来干点旖旎的事情。即便是散场离开的时候,也没耽误青年去伸手抚弄旁边漂亮女孩浑圆。

杜老三恰好就在他们后面,见到女孩走路一扭一扭的,他委实有些手痒。

于是趁青年搂着漂亮女孩耳鬓厮磨的时候,他把手掌伸入了女孩的短裙内……

文学

二十几米的狭窄通道,由于人多的缘故愣是走了三分钟。

即将来到通道尽头的时候,杜老三这才恋恋不舍的将手拿开。

望着前面女孩别扭的走路姿势,杜老三狠狠嗅了口手掌上的旖旎味道。

那种如同鱼腥之于猫的淡淡腥涩,当真曼妙。

回到车上后,他发动车子打开了空调。

等待余薇那娘俩的过程中,他透过前窗注意到了那对年轻的小情侣。

小情侣就在他车前不远处,此刻正发生着面红耳赤的争执。

漂亮女孩气急败坏的数落着,“你混蛋,臭流氓,当着那么多人对我动手动脚,还把我丝-袜给抠破了,你臭不要脸!”

青年很冤枉,“我没有,我真没有!!!”

漂亮女孩羞恼到哭,“做了不敢认,你这个无耻的混蛋。不是你难道还能是别人?”

青年懵了,低头看了眼漂亮女孩湿漉漉的丝-袜,顿时了然。

下一瞬,他怒火中烧,跳着脚的大骂,“到底是哪个王八蛋敢动我的女人!!!”

边拿纸巾擦手,杜老三边嘟哝道:“就是大叔我了,但我偏偏不告诉你,大叔做好事不留名!让你女人在我面前把屁-股扭来扭去,让你们在我面前秀恩爱,活该!”

与此同时,女卫生间内,余薇拿着纸巾一遍又一遍的擦拭着。

望着纸巾上的痕迹,她当真是羞到不行,同时又暗暗恼火杜老三的可恶。

“什么人啊,都阻止你了,你非得……”

她都不好意思在嗔责了,想想都羞人。不过再回味下那仿佛永恒的火热,真的挺刺激啊,让她寂寞空虚的心湖春波荡漾,难以抑制……

送余薇娘俩回家后,杜老三就被撵走了。

杜老三也知道,这是余薇怕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他再做出某些不轨举动。所以他也不介意,心急吃不了热豆腐,钓鱼也没有下钩就提的,慢慢来呗!

开着自己的普桑行驶在路上,目光寻找着路边的打车人。

正找着呢,突然手机铃声响起,是个女孩的声音,说找他打车。

杜老三挺诧异,这女孩哪来的他手机号呢?不过倒也没多想,以前经常给乘客留电话,没准就是哪位老乘客给介绍的客户呢,所以他就开车过去了。

当他把车驶进一趟胡同后,看到了尽头处有个打扮妖艳的女孩。

那女孩穿着暴露,低胸露脐,小短裤穿在身上就跟套了条男式平角内-裤似的,身材倒是还不错,就是长相实在有些太对不起观众。

倒也无所谓了,没理由人美钱是钱,人丑钱就不是钱了,反正都是赚。

驾车来到女孩身前,杜老三示意她上车,但女孩却请求他帮忙搬行李。

杜老三下车打开了后备箱,然后准备随女孩去搬行李。

可就在这个时候,周围突然呼啦啦的冲出六个青年,各持明晃晃的砍刀。领头的那个,正是早上街头调戏赵颖的那个,鲁刚!

“兄弟们,就是这个老壁养的,砍他!!!”

尽管被赵颖戏称为史泰龙,但他杜老三终究不是。

而且即便是真的史泰龙,也不见得能在狭窄小胡同里抵得住六个持刀行凶的莽撞青年。

所以杜老三在躲过劈肩的一刀后,撞开那青年转身就跑。

身后鲁刚气焰格外嚣张,追砍的同时破口大骂,“老壁养的,你不是挺牛壁的吗?有本事你别跑,爷爷我今天砍死你!”

不光是鲁刚,还有他的几个小弟,个个凶厉不到不行。

而打电话把杜老三坑来的那个女孩,则跳着脚的拍手叫好,更是宣称‘追上他砍死他’。

杜老三咬紧了牙齿,腮帮子都鼓了起来,他这是被后面那几个小崽子给气的。要是再年轻个十岁八岁的,凭着胸间那股子怒气,他宁死也给弄倒几个。

不过现在已经过了靠火气行事的年纪,十年的牢狱生活已经令他学会了隐忍。当然了,隐忍,可不代表着他只会逃!

在行经一处废弃拆迁房的时候,恰好有人在砸水泥取钢筋,他就顺手抄走了一根六七十公分长、食指肚粗的钢筋。

砸钢筋那人不乐意了,站起身来就要怒骂。

可当他看到有六个青年持刀追来后他当即又蹲回了地上,屁都不敢放一个,只暗暗乞求漫天神佛保佑,那六个青年千万别砍他……

杜老三手持钢筋转进岔路小巷,恰好前方有棵大树他就躲到了后面。

没几秒钟鲁刚等人也追了过来,面对岔路口鲁刚下令分开追,他带着两个人去那边,另外三个人来杜老三这边。

只要这群小崽子分开,杜老三可就不怵了,况且现在手里还有了家伙。

倚靠着大树,耳听着身后越来越近的动静,杜老三如草丛中的猎豹静静等待。

很快,三个持刀混混追了上来,杜老三放过了前两人,当最后那个混混的身影出现时,他二话不说就拿钢筋抡在混混的持刀胳膊上。

‘砰’的一下子,那混混当时就嗷嗷的尖叫着松了手,那凄厉的尖叫声就跟被猫踩了尾巴似的,抱着胳膊在地上蹦高,足以想象他手臂处的强烈痛楚。

只是他的痛楚没延续多久,脑袋瓜子就被杜老三按着撞在墙上,昏厥倒地。

瞬间解决一人,杜老三提起钢筋迎上了折身而返的两个混混。

不得不说,这些年轻的混混当真是下手没个轻重,抬刀就往脑袋上劈砍。

好几次杜老三都差点被人劈了脑门,险之又险的才堪堪躲过,这才好不容易将两个混混给放倒在地,捂胸抱肚的哀嚎痛吼。

这边刚刚解决完三个人,那边鲁刚三人听到动静又赶了过来。

相关文章
  • 被同学强行要第一次|男人胯间的硕大公

    被同学强行要第一次|男人胯间的硕大公

  • 男人很大做起来什么感觉|宝贝塞紧不许

    男人很大做起来什么感觉|宝贝塞紧不许

  • 一晚上弄四次女朋友她不行咯|穿套裙的

    一晚上弄四次女朋友她不行咯|穿套裙的

  • 蹂躏美丽的女刑警|噗嗤噗嗤太深了啊

    蹂躏美丽的女刑警|噗嗤噗嗤太深了啊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道具监禁play_他在我腿间疯狂律动

    道具监禁play_他在我腿间疯狂律动

  • 老师真好吃_紫黑色粗大h

    老师真好吃_紫黑色粗大h

  • 小妖精好紧再浪一点_口技教学

    小妖精好紧再浪一点_口技教学

  • 校长天天操漂亮校花舒服|象拔蚌可以塞

    校长天天操漂亮校花舒服|象拔蚌可以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