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子

乱欲家族全文_嗯啊好涨好深不要了

作者:admin 2020-01-16 11:07 我要评论

留下陈璐一人站在诊所门口偷笑,平日里她就喜欢调戏一下这个邻家小弟,今天难得遇到王大牛的糗事,她自然是不肯放过王大牛了。 不过,刚才自己的双手触碰到王大...

留下陈璐一人站在诊所门口偷笑,平日里她就喜欢调戏一下这个邻家小弟,今天难得遇到王大牛的糗事,她自然是不肯放过王大牛了。

不过,刚才自己的双手触碰到王大牛帐篷上的那一刻,却让陈璐有种恋恋不舍的感觉。

第一次和王大牛有这样的亲密接触,陈璐哪里肯这样轻易放过王大牛。见他进了诊所,便跟着一起走了进去。

王大牛走进房间,坐在躺椅上正准备休息一下,可抬头忽然看到陈璐也跟了进来,瞬间感觉头都大了。

“我说姐姐,你就饶了我吧,我今天心情本来就不好,没工夫和你闹着玩。”

王大牛皱着个眉头,脸像个苦瓜似的看着陈璐。这个比自己大两岁的女人向来是风情万种,遇到小帅哥就想撩上几句,更何况王大牛还是个小处男。

“嘻嘻,看把你吓得,姐今天中午找不到地方吃饭了,不如你做几道菜,让姐也跟着你混口饭吃。”陈璐俏皮的朝王大牛扮了个鬼脸,直接走到王大牛跟前,一屁股坐在了王大牛身上。

“哎哟!你轻点啊,不是说要吃午饭么,你这样坐在我身上,我还怎么去给你做饭了!”王大牛惨叫了一声,双手不由自主的就摸向了陈璐那滑腻腻的大腿,随即又触电般的缩了回来。

鼻尖嗅着陈璐的发香,王大牛忽然觉得自己的小帐篷又挺立了不少,直接就怼在了陈璐的屁股上面。

感受着身下的坚硬,陈璐歪着嘴角坏笑了一声,转过头,将身体全部压在王大牛身上,亲昵地说:“看在你这么有心的份儿上,那姐姐就考验你一下,如果你能把我抱起来轻放在躺椅上,那我就允许你去给姐姐做饭,不然咱俩今天就都饿着吧!”

眼看着这个女人在自己面前越来越嚣张,王大牛直接一个鲤鱼打挺将陈璐反压在身下,对着陈璐粉嫩的小脸亲了一口。

“我忍了你这么久,既然你如此挑逗小哥我,那我也只好不客气了!”王大牛邪恶的盯着陈璐的俏脸,弄得陈璐瞬间羞的满脸通红。

“讨厌!你竟然非礼人家,我要叫人抓流氓了!”陈璐嘴上在嫌弃王大牛,心里却乐开了花,心想这小子终于开窍了。

“你叫啊,在我的诊所里,我保证你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先在这里等着吧,我去给你做饭!”

文学

虽说自己到现在还没是个纯情小处男,但身边难得有美女愿意和自己暧昧,王大牛肯定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或许桃花运从此就打开了。

越过诊所走到后面,就是王大牛的家了。他随便炒了几道菜,拿出冰箱里冷藏的烧鸡加热了一下,又准备了几瓶冰镇啤酒,两个人就在家里吃起了这顿还算丰盛的晚餐。

“嗯,没想到你小子炒菜的技术这么好,这又会看病救人又会做家务的男人,将来指不定有多少女孩惦记你呢。

想要拿住一个女人的心,就要先拿下她的胃。吃着可口的饭菜,陈璐看王大牛的眼神都变了。

从一开始像看一个不懂事的小屁孩一般,到现在的含情脉脉,就连王大牛这个情窦初开的人都能看得出来。

既然眼前这个女人已经对我产生好感,那我就顺水推舟,让自己也潇洒快活一回?

忘记了刚才在红英家产生的不愉快,王大牛的心里也开始打起了小算盘,准备和眼前这位相识多年的邻家姐姐发生点什么。

一边吃饭,王大牛一边给陈璐倒酒,也一直劝她多喝。每干了一杯酒,王大牛的眼睛都会直勾勾地盯着陈璐那红扑扑的小脸,也许陈璐刚才没有注意到,她在喝酒时,不小心让一股啤酒顺着嘴角流到了胸口处,正好滑过那条沟,香艳的场面惹人遐想。

酒过三巡,陈璐已经有点醉醺醺的样子了,她避过王大牛的劝酒,直接躺在了一旁的沙发上,嘴里叫着好热,顺手将上衣的肩带解开了。

一抹香肩就这样赤裸裸的暴露在王大牛面前,他也不由自主的放下了酒杯,走到沙发前,半蹲在陈璐身边。

“姐姐,你喝醉的样子真迷人,我终于知道那些男人为什么会对你这么痴情了。”

出于酒精的麻醉,王大牛看着眼前的陈璐就像看到自己的女神一般,一种崇拜的眼神不由得流露在眼中。

“呵呵,别提那些臭男人,他们都是花花肠子,没有一个对姐是真心的,倒是你这个小家伙,姐姐还真是越看你越喜欢呢!”

说罢,陈璐直接伸出双手捧起王大牛的那张脸,主动在王大牛的额头上亲了一口。

也许是酒精麻醉自己的缘故,此刻的王大牛胆子也大了起来。他伸出一只手轻轻搭在陈璐的大腿上,顺着那丝滑的腿肉慢慢往上侵袭,不自觉地就停在了陈璐的迷人之处。

“王大牛,姐姐喝多了,但姐姐想要,我已经好久没有和男人亲密过了,今天姐要帮你开荤!”

陈璐也没有拘束,直接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帮王大牛站直了身子,一双小手也摸到了王大牛的那里。

“来,让姐见识见识到底有多大,咱们两个做邻居这么多年,姐还是第一次看你那里呢。”

陈璐像个嘴馋的小孩一般舔了一下嘴唇,一双勾魂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王大牛的雄壮资本,看的王大牛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姐,今天我就让你知道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男人!”

一股自信油然而生,王大牛摸着陈璐的俏脸,任由她的双手在自己身上不断摸索。

几秒钟后,王大牛的裤子便掉落在了地上,而陈璐的眼神也从一开始的迷离转为惊讶,她压根没有想到王大牛的本钱会这么大,自己在外面浪了这么多年,也从未遇到过如此的男人。

“姐,想尝尝…”一句话的功夫,王大牛就已经感觉到自己的本钱传来一阵温热,还有一条香舌不断侵袭着自己最敏感的地带。

不由自主的呻吟了两声,王大牛感觉双腿都有些发麻了。

一时有些站不稳,王大牛的身体猛地向前倾斜了一下,差点把陈璐的眼泪给弄出来。

陈璐干呕了一声,没好气的拍了王大牛的大腿一巴掌,眼神幽怨的看着他。

“你能不能小心点啊,亏了姐还对你这么温柔,刚才差点就把我弄死了!”

看着陈璐那委屈的样子,王大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可是第一次被女人咬,那种冲破天际的快感让王大牛一时间难以驾驭。

短暂的温存过后,王大牛再也无法控制内心的欲望,他挺起自己的本钱,直接将陈璐反压在身下,摸索着要脱掉陈璐身上最后的遮羞布。

“你轻点!猴急什么,知道姐姐的衣服怎么脱吗?”陈璐埋怨的拍了王大牛一巴掌,主动褪去了自己身上那层布,转而又狂野的保住王大牛的身体,将他的头重重地埋在了自己的胸口。

“王大牛,姐希望你能给力一点,这么大的家伙,可不能败在时间上啊!”

看着陈璐那充满期待的眼神,原本还有些紧张的王大牛忽然增加了几分勇气,直接挺身找准了地方。

从未感受过如此硕大的本钱,陈璐开始放荡的叫着,她的指甲差点就嵌到王大牛的肉里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快乐差点冲昏了陈璐的头脑。

两个人正准备好好挥霍一下这正午的时光,一通电话忽然搅得整个房间都充满了尴尬之色。

“谁啊?”快乐才刚刚开始,就被电话搅了局,陈璐的心里自然不会痛快,她气呼呼的盯着王大牛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了手机,心里想杀死那个打电话人的心都有了。

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着赛梨花的名字,王大牛犹豫了一下,还是接通了电话。

“王大牛,你快点回来一趟,刚才二宝他爹在床上摔下来的时候把腿给摔断了,我和红英根本没办法弄,你还是来给二宝他爹看看吧。”

电话那头传来赛梨花着急的声音,此事看起来十万火急的样子,弄得王大牛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眼看着自己的好戏就这么泡汤了,王大牛也忍不住从心里骂了赛梨花两句。

这个该死的女人,有好事的时候从来不想着自己,还在关键时刻打断了自己的美事。

下次再和她单独相处的时候,一定要想办法将这个女人拿下。

“谁啊,这么讨厌,偏偏这个时候打来电话。”沙发上的陈璐埋怨了一句,吓得王大牛赶紧堵住了她的嘴巴。

“唉,二宝他爹的腿摔伤了,赛梨花让我去她家里给二宝爹检查一下,姐姐,咱们以后多的是机会,你不要太生气了。”

看着陈璐一脸欲求不满的样子,王大牛不好意思的说了句抱歉,便匆匆穿上衣服准备出门了。

“哼,这个赛梨花,怎么还打搅别人好事,真是恶心死了!”

看着王大牛着急要出门,陈璐的兴致也瞬间跌落到低谷,她也顺手穿好衣服,气呼呼的从王大牛家里走了出去。

为了赶时间,王大牛直接从院子里推出一辆老旧的自行车,骑上车子就直奔赛梨花家而去了。

几分钟的时间,当王大牛来到家里的时候,赛梨花和红英正对着床上的二宝爹发愁。看到王大牛的那一刻,赛梨花的眼睛也亮了。

“哎哟,我的亲哥哥,你终于来了,快点给二宝爹看看吧,他这腿本来就有毛病,要是再摔伤了,我以后的日子可不好过咯。”

床上的二宝爹看到王大牛,也像看到神仙一般,嘴里哎哟嗨哟的像是在求王大牛帮帮自己。

拿下肩上挎着的医疗箱,王大牛坐在床边认真地给二宝爹检查腿上的伤口,一旁的红英则靠在墙边柔情似水的盯着王大牛看。

“对了,你这个臭小子,刚才电话里那个女孩的声音是谁的?我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啊。”知道二宝爹年迈,脑袋有些傻耳朵也听不清东西,赛梨花直接坐在王大牛身边和他聊起了悄悄话。

这件事不说还好,一说王大牛就觉得满肚子气,若不是她这一通电话,或许自己现在正处在快乐的巅峰呢。

“我一个远房表姐,你肯定不认识,还是先给宝叔看病吧,等忙完了再和你闲扯。”

看着王大牛一副不爱搭理自己的样子,赛牡丹瞥了瞥嘴,继续厚着脸皮和他聊刚才的事情。

“远方表姐?我看没那么简单吧,我听那小姑娘的声音,好像刚刚和你做那种事情,应该是我搅黄了你们的好戏吧,怎么样,是不是在姐姐这里没尝到甜头,回家又找了一个小姑娘解决一下私人问题?”

守着二宝爹的面儿,赛梨花就敢这样和自己聊天,王大牛也挺佩服她的胆量。

“你瞎说什么呢,我是那种人吗,别再聊这种话题了,宝叔的膝盖上有一处裂痕,我给他贴上一贴膏药,过几天再过来给他换药,你们记得照顾好他,多给他买点儿大骨头熬汤喝。”

交代完正事,王大牛便急匆匆的收拾好医疗箱准备离开这个地方。

赛梨花的家里,他现在是一刻也不想多留。

“婆婆,我去送送王大夫吧,你就在家里照顾好爹就行了。”

看到王大牛要走,刘红英赶紧跟了出去,在家门口截住了王大牛。

“王大牛,你不要生气了啊,今天都怪姐不仔细,不然也不会让你在家里出这么大的丑事,等哪天嫂子出门的时候,就去找你,咱们两个私底下好好地愉快一次。”

刘红英牵着王大牛的手不停地摇晃,希望他能消消火,不再因为赛梨花的事情而生气了。

“哦,别以为我是多么随便的人,今天若不是为了宝叔的病,我才不会踏进你家一步。”

看了一眼刘红英,王大牛没好气的甩开了她的手,气鼓鼓的骑着自行车离开了。

嘴上倒是挺强硬,可车子骑了没多远,王大牛忽然又后悔了刚才说的话,既然刘红英对他那么有好感,他何不趁着赛梨花不在先和刘红英亲热一把?

这些事现在也只能想想了,毕竟事已至此,至于以后刘红英还能不能和自己有来往,完全要看天意了。

回到家不久,王大牛的屁股还没坐稳,就又接到了赛梨花的电话,说是二宝爹的病情又加重了,他在床上一直哎哟哎哟的叫个不停。

两个女人没办法,只好拨打了县城的救护车电话,希望王大牛也跟着她们一起去县城一趟,免得她们不懂医术再被那些医生给骗了。

得此良机,王大牛自然是兴奋不已,连忙答应了赛梨花的请求,骑上自己那有些破旧的自行车又上路了。

从村子到县城大概要骑半个小时的车程,一路上王大牛都在拼命地加速,只希望能快点见到那两个女人。

终于,在一阵难磨的时间过后,王大牛终于看到了县医院的大门。

随便把破自行车停在了医院的一角,王大牛就按照赛梨花给出的病房号找了过去。

到了病房门口,医生们正在给二宝爹检查身体,王大牛见有专业人员在场,也就没有进去掺和,只是在门口默默等待。

“你来啦,小帅哥,快来看看这些医生说的对不对。”尽管自己没有出声,但还是被赛梨花发现了踪迹,赶紧走到门口来搀着王大牛进了病房。

几个医生看了王大牛一眼,心想这些村妇从哪里找来的这么一个俗里俗气的人帮忙鉴定病情,这分明是对他们医术的不信任。

“病人有轻微骨折的现象,需要在病房调养一段时间,做一下骨骼的愈合,希望你们两位家属能配合一下,多多照顾病人。”

医生在旁边和刘红英说话,她的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王大牛看,丝毫没有听到医生说的什么。

“嘿,医生和你说话呢!”王大牛见刘红英傻愣愣的站在那里看自己,赶紧提醒了一下,他可不想刚来到医院就被这些医生关注到。

“啊,大夫,您刚才说的什么?我没听清楚。”回过神来的刘红英赶紧询问了医生一遍,而那几位医生也没好气的重复了一下,便气冲冲的离开了病房。

见医生走了,赛梨花还特地走到门口看了一眼,随后便一脸哀怨的回到病房里,说起了埋怨的话。

“哎哟,这二宝爹的腿骨折了,我以后又得多添心思了,红英啊,你出去打点饭回来,这忙活了一天了,咱们几个还都没吃上一口热饭呢。”

相关文章
  • 被同学强行要第一次|男人胯间的硕大公

    被同学强行要第一次|男人胯间的硕大公

  • 男人很大做起来什么感觉|宝贝塞紧不许

    男人很大做起来什么感觉|宝贝塞紧不许

  • 一晚上弄四次女朋友她不行咯|穿套裙的

    一晚上弄四次女朋友她不行咯|穿套裙的

  • 蹂躏美丽的女刑警|噗嗤噗嗤太深了啊

    蹂躏美丽的女刑警|噗嗤噗嗤太深了啊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小妖精好紧再浪一点_口技教学

    小妖精好紧再浪一点_口技教学

  • 老师真好吃_紫黑色粗大h

    老师真好吃_紫黑色粗大h

  • 校长天天操漂亮校花舒服|象拔蚌可以塞

    校长天天操漂亮校花舒服|象拔蚌可以塞

  • 道具监禁play_他在我腿间疯狂律动

    道具监禁play_他在我腿间疯狂律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