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子

轻点好疼你的太大了_乖塞着不准掉下来小说

作者:admin 2020-01-21 17:07 我要评论

“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就是杏儿那丫头不放心,说什么也得让我去山上看看。”赵富民隔着体系摸着她光溜溜的肌肤,心里爽翻了天。 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还有机会...

“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就是杏儿那丫头不放心,说什么也得让我去山上看看。”赵富民隔着体系摸着她光溜溜的肌肤,心里爽翻了天。

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还有机会能摸到刘美玉。这个时候,早就把马小福的事给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二人一瘸一拐地朝村里走去。

再说马小福这边,此时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着,李莹莹就躺在他的身边,身子蜷缩着,呼吸均匀,睡得正香。

张瑞丽放下手里的针线活,然后来到床边,在马小福胳膊上推了推:“小福,小福醒醒!”

其实在太阳落山的时候,张瑞丽就想把他叫醒的。但看他睡的很沉的样子,便有些心中不忍。

现在天已经完全黑了,山路又不好走,张瑞丽觉得还是早点把他送下山为好。

连推了几下之后,马小福终于睁开了眼,满脸倦意地说:“丽姨,我困死了,你让我再眯一会,行不?”

“这个——”张瑞丽为难了。

她扭头看了一眼墙上挂的吊钟,此时已经过了晚上九点,马小福这么一睡,不知道要睡到几点呢。

如果他是自己的亲外甥,或者再小个七八岁,或许张瑞丽就让他今晚睡在这里了。

可是马小福已经成年了,她家又没男人,孤儿寡母的,要是让他睡在这里,明天传出去,村里人不知该怎么编排她和女儿呢。

“小福,你还是……”

张瑞丽刚要拒绝,但马小福已经又闭上了眼睛。接着,任她怎么呼唤也唤不醒了。

张瑞丽没有办法,只好静静地坐在了桌前,重新拿起了鞋底。

很快,就到了深夜十点钟。

张瑞丽打了个哈欠,站起身,然后朝床前走了过来。

由天天气太过炎热,熟睡中的马小福,迷迷糊糊中,竟然把自己的裤衩给脱了下来。

在酒清的刺激下,下面的分身,此时已经完全展露出了雄风。

张瑞丽的目光定在那里,好像入迷一样,忍不住舔了舔嘴角。

守寡十几年的她,已经很久没有被男人疼爱过了,此时看着马小福健硕的身体,她的心跳十分厉害,某处痒得有些难受,好像被什么东西撑满。

“唉!”

许久之后,张瑞丽才坚难地转开视线,挨着马小福躺了下来。

可是躺在床上,她却怎么也睡不着,倾听旁边马小福的鼾声,那种要命的冲动,不时从身体里涌出来。

最后,张瑞丽终于忍不住了,将右手缓缓伸进了裤衩中……

“恩恩”

文学

黑暗里,不时传来一阵压抑的呜咽声。

声音越来越大,最后把马小福给惊醒了。

他迷糊地睁开眼,只见张瑞丽掀开了被子,她的一只手,伸到了裤头里,正在里面动来动去。

而另一只手,则覆盖住了左边圆挺的酥乳,鼻子里“恩恩”地叫着,似乎很享受的样子。

马小福看到这种画面,脑子里“嗡”的一声就炸开了。

张瑞丽自从丈夫死后,一直没有经受过男人的滋润,原本生活的艰难,让她没空去想那消魂的好事,但身体里,却积蓄着连她自己都无法查觉的可怕欲望。

以前也有无法忍受的时候,那时她都是趁着李莹莹睡着的时候,自己偷偷地用手弄一弄。

或许是今天喝了酒的原因,她的欲望变得更加强烈,所以弄出来的动静很大。

听着那“咕叽咕叽”的响声,马小福哪里还忍的住,悄悄的伸出右手,覆盖住了其中一只雪白的玉峰。

“啊!”

张瑞丽感觉到了左胸上的大手,下意识地低叫了一声。

“丽姨,你都忍了那么久,一定很难受吧,今天让我满足你好不好?”马小福边摸她的胸,边说道。

三十多岁的女人,正是性欲最旺盛的时,张瑞丽丽又不是圣人,夜里孤枕难眠的时候,哪能不想那种事儿呢!

抱着这样的念头,马小福完全没有心理负担。

他觉得自己就算睡了张瑞丽,也是在做好事。特别是今天看到张瑞丽一个人操持家那么艰难,而且还那么善良贤惠,心里便有些同情她,就想靠着男人的那点资本好好地满足她。

张瑞丽回过神来,一把推开他的大手,拉过被子盖住了身子。

马小福却把被子又拉开了,声音里带着恳求道:“丽姨,我知道你想要。就让我安慰你吧,我会让你快乐的!”

张瑞丽犹豫了好一会,这才把手给松开了。

其实她也很想要,但在理智和传统道德观的束缚下,她还是不能忍受自己与一个晚辈发生关系。

“只是摸摸,不能做其他事!”张瑞丽低声说道。

马小福不再答话,很兴奋地趴在了她雪白的身子上。

张瑞丽紧咬着牙关,被马小福吻得神魂颠倒,身上麻麻的,忍不住扭动起来。

“丽姨,我这里憋的难受。”马小福把她的手拉到了自己内裤上。

张瑞丽脑中一片空白,抓住之后,本能地上下套弄起来。

丽姨,我好舒服啊!”马小福还是第一次享受这么待遇,忍不住哼叫起来。

张瑞丽赶紧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

马小福可不甘心只享受她小手的服务,右手慢慢的往下探去,抓住了她的短裤。

张瑞丽本能地夹起了大腿,但过了一会,又向两边分开了。

马小福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跪在她的面前,像去朝圣的信徒般,肆意地打量着她美丽的身体。

张瑞丽的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认命似地闭上了眼睛。

“咕唧!”

马小福突然将一根手根放了进去。

张瑞丽死死地抓着床角,鼻息开始变得粗重起来。

马小福听着她越来越快的呼吸,心中大受鼓励,接着又探进去了第二根手指。

“呜!”

张瑞丽再也承受不住了,主动抓住他的手,在自己体内快速地运动起来。

马小福明白了她的意思,用上了胳膊的力量,很快张瑞丽就不行了,喘气声越来越大。

“啊!”

十几分钟之后,张瑞丽的身体突然绷紧,嘴里发出了一声畅快之极的欢叫声。

完事之后,她像抽离了骨头似的,身子突然酥软下来,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了。

马小福焦急地问道:“丽姨,你不会是……”

张瑞丽脸红耳赤地点点头:“小福,我,我好了。”

马小福苦笑不已:“丽姨!我怎么办啊?”

“要不,我用手帮你要出来吧!”张瑞丽红着脸说道。

马小福此时已经刺激到了极点,离发泄也只剩下一步之遥了,于是便点了点头。

张瑞丽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双手紧握着,非常卖力地服务起来。

不过十几下,马小福只觉得腹下一麻,像打开的水龙头似的,喷了张瑞丽一腿。

“小坏蛋,怎么弄到我腿上来了!”张瑞丽撑起酸软的身子,伸手将床头里的卫生纸拿了过来。

马小福爽过之后,侧躺在她身边,不住地喘着粗气。

张瑞丽很细心地擦干净了二人身上残留的粘液,接着将卫生纸塞到被褥下面。

“丽姨,刚才舒服吗?”马小福从后面搂住她的身子问。

张瑞丽看了一眼睡在里面的李莹莹,一种羞愧、自责的感觉弥漫在心头。

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再后悔已经无济于事。她幽幽地叹了口气,翻过身,眼神复杂地看着马小福。

“小混球,这下舒服了吧!这事可千万不能告诉任何人。”

马小福点点头,保证道:“丽姨,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我嘴巴牢的很,肯定谁也不说。对了,你刚才舒服吗?”

张瑞丽脸上一红,说道:“这还用问?好了,别腻在小姨身上。你得把裤子穿上,不能让莹莹看见咱们光着身子。”

马小福有些没尽兴,轻声说道:“丽姨,我又想要了!”

张瑞丽也知道光凭刚才的动作,根本满足不了他。

其实她现在也有些动情,很想跟马小福梅开二度。但心里实在有些乱,总是下不了决心。

“丽姨,反正咱们都这样了。就让我好好满足你一回吧。”马小福说道。

张瑞丽用力咬着下嘴唇,她已经不是大姑娘了,对贞操看得并不是很重要。她之所以拒绝马小福,是因为心理上无法接受和丈夫以外的男人发生关系。

但刚才做过之后,她的心理防线已经产生了缝隙。

“小福,今晚就别做了。我心里有点乱,你让我再想想!”

马小福知道这事得趁热打铁,一旦放开她,估计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可是他又不敢用强,以免吵醒了李莹莹。

犹豫了一会,他说道:“丽姨,那你什么时候能想好啊?”

“明天吧,明天就想好了!”张瑞丽心不在焉地敷衍道。

“那好吧!”

马小福见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只好郁闷地从她身上翻了下来。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已经是六点多了,太阳高高地挂在房顶。

马小福睁开眼,发现除了自己,屋里已经没有其他人了。

穿好衣服之后,他来到厨房舀了瓢水,痛痛快快地喝了几口。

“吧嗒!”背后突然传来一声轻响。

马小福扭过头,就看到李莹莹俏生生地站在他身后,手里拿着几本书,看样子是准备去上学的。

“莹莹妹子!”马小福笑着和她打了声招呼。

“小福哥,你醒了?赶紧洗脸吧,洗完脸去吃饭!”李莹莹脸红了一下,有些扭捏地看着他。

马小福心中暗笑,这丫头性格也太腼腆了吧,怎么动不动就脸红呢。

“你先洗吧!”

“嗯!”

李莹莹拿起水盆去了外面,对着水龙头接了水,开始弯腰洗了起来。

马小福看着她挺翘的臀部,那里被裤子紧紧地绷住,勾勒出曼妙的曲线。

这个时候,他又想起了昨晚和张瑞丽疯狂的一幕,身体又开始燥热起来。

李莹莹洗好脸,转过身,发现马小福正在打量自己,问道:“小福哥,你看啥呢?”

“对了,你妈呢?她去哪里了?”马小福随口问道。

哪知李莹莹一听,脸蛋突然变得冷淡起来,眼神里充满了幽怨和憎恶,还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恨意。

马小福心里不禁一“咯噔”,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昨晚他跟张瑞丽疯狂的时候,这丫头该不会根本没睡着吧?

想到这里,马小福的脸上顿时热了起来。

“以后别在我面前提她!不然我就不理你了!”李莹莹胸脯一鼓一鼓的,明显有点生气了。

听到这里,马小福更加确信了心中的猜测。

想一想也极有可能啊,那张老式木板床极不耐操,动作稍微大点,就“吱呀”作响。

而昨晚张瑞丽又哼哼唧唧地乱叫,就算她是木头人,也肯定会有所查觉的。

“不让提就不提吧,那行,我先回家了!”马小福说完,转身就要走。

“小福哥!”李莹莹又在后面叫住了他。

等马小福转过身后,她突然又不说话了,神情扭捏,似乎有什么难以启口的话要说。

“有话就说啊,怎么了呀?”马小福不耐烦地问。

“小福哥,我你觉得我……”李莹莹脸蛋涨得通红,下面的话,却有些说不出口。

“等你想好再说吧!”马小福说完,便抬腿走出了院子。

李莹莹见他真的走了,气得跺脚嗔道:“混球,你这样对我,看我以后还理不理你!”

这个时候,太阳已经升到了树枝头,刚过七点,温度已经热的不行了。

村民大多都吃过了早饭,此时正拿着锄具,陆陆续续地向田间地头进发。

马小福心情愉快,一路上和熟识的村民打着招呼,哼着自己都听不懂的小调儿,很快便走到了村口。

“刺溜——”就在这时,突然一只黑色的大猫,从他脚边快速地窜了过去。

马小福吓了一大跳,目光立即追逐过去,发现那只“大猫”正蹲在一棵野桃树下面,咧着嘴,冲自己“吱吱”狂叫。

仔细看了看,他发现这根本不是猫,而是一只大号老鼠。

不过这只老鼠的体型,实在大了点儿,浑身漆黑,没有一丝杂毛,嘴里生出两排锋利的牙齿。

“玛德,这玩意成精了吧?”马小福低头一看,发现在老鼠的身边,还放着一只锈迹斑斑的铜鼎。

噫?这不是自己扔掉的那只铜鼎吗?原来被这只畜生给叼走了。

“畜生,快把铜鼎还给小爷,不然就扒了你的皮。”马小康挥了挥拳头,恶狠狠地说。

那只老鼠突然一嘴叼起铜鼎,转身就窜进了野桃林里。

马小福大怒,拎着锄头立即追了进去。

没想到那只老鼠体型笨拙,可奔跑速度却极快无比,像道黑色闪电一样,在桃园中左闪右转,很快,马小福就失去了它的踪迹。

在这么大的桃树林里,寻找一只老鼠,无异于大海捞针,而且那家伙还会打洞,找起来就更加麻烦了。

马小福找了大半天,最终却是一无所获。

“奇怪,这只杂毛畜生,叼一只铜鼎有什么用?那玩意儿又不能吃又不能喝的。”

马小福决定回去准备几个老鼠夹子,非得逮住这只畜生不可。

等他回到家的时候,已经中午十点鑫了,昨晚一夜未归,今天中午又没下地干活,心想赵富民逮着到自己肯定会臭骂一顿。

但马小福心中也不害怕,因为他已经想到一个挣钱发财的路子,等自己手里有了钱,赵富民还不把自己当菩萨一样供着?

昨天在张瑞丽家吃完曲曲菜之后,他的自信就更足了。

那种东西和鸡蛋爆炒之后,实在是香得要人老命。过去这么久了,口腔中仍然弥漫着一股香气。

直觉告诉马小福,这种野菜拿到城里的大酒店,一定能卖个好价钱。

“杏儿姐,我回来了!”

仿佛自己已经腰缠万贯一样,马小福雄赳赳气昂昂地进了院子。

哪知院子里冷冷清清的,除了那头在驴棚里撒欢儿的小毛驴之外,连个人影子都看不到。

“难道都下地干活了?”马小福在两个房间看了看,里面都没人。

“银杏姐,你在家不?”

他推开那道木门,走进了赵银杏的闺房。

赵银杏房间里面的物件也不多,但摆放的错落有致,漂亮的粉色蚊帐顶上,还挂着风铃一类的小玩意,处处都显示出女孩子的精致和情趣。

只一天没见赵银杏,马小福对她已经有种牵肠挂肚的感觉了。

这个时候,他突然看到床角处扔着一条白色的乳罩。

马小福将乳罩拿过来,然后放下鼻下闻了闻,一股夹杂着汗香的熟悉味道弥漫开来。

“银杏姐,我一要会娶你做老婆的,谁也别想把你从我身边抢走!”马小福将乳罩捂在脸上,自信满满地说道。

哪知就在这时,只听“吱呀!”一声,没关紧的房门突然被人推开了。

赵银杏甩着手上的水珠走进来,看到他在屋里,脸上露出惊喜之色:“小福,你回来了,你——”

可是还没等说完,她的小脸蛋,“腾”的一下就红了。

马小福赶紧将乳罩塞到了屁股底下,突然又觉得不妥,又手忙脚乱地抽了出来。

“银杏姐,对不起,我……我见你不在这里,就,就想……”马小福脸色涨得通红,语无伦次地解释起来。

他不解释还好,越解释越有种做贼心虚的味道。

相关文章
  • 手撑墙上屁股撅起来|明明很紧为什么会

    手撑墙上屁股撅起来|明明很紧为什么会

  • 大口吞咽着主人|你在拿什么东西顶着我

    大口吞咽着主人|你在拿什么东西顶着我

  • 男朋友喜欢给我用电动棒|我和钱王赵三

    男朋友喜欢给我用电动棒|我和钱王赵三

  • 霍水把你的小缝张开|马车上不断行欢

    霍水把你的小缝张开|马车上不断行欢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腿间炙热抵着我的缝_双腿打开绑在床头

    腿间炙热抵着我的缝_双腿打开绑在床头

  • 厕所的新娘加长版|压上去进到最里面好

    厕所的新娘加长版|压上去进到最里面好

  • 他把手指伸进花蕊|啊好大撑死我了不要

    他把手指伸进花蕊|啊好大撑死我了不要

  • 扶住宝贝的腰挺进去_老师用丝袜脚夹我

    扶住宝贝的腰挺进去_老师用丝袜脚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