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子

花瓣无力颤抖|上课掀裙子从后进去t

作者:admin 2020-01-22 18:58 我要评论

“但伤口是在奶上,所以你还是吸了我的奶,”顿了顿,脸蛋更加红的金锁就小声道,“刚刚是怕死,可是后面想一想又觉得这样子很不对。我已经结婚了,你吸我那儿的...

“但伤口是在奶上,所以你还是吸了我的奶,”顿了顿,脸蛋更加红的金锁就小声道,“刚刚是怕死,可是后面想一想又觉得这样子很不对。我已经结婚了,你吸我那儿的话,要是被我老公知道了就不好了。”

“你婆婆都不会说,难道你会说给你老公听不成?”

“这倒是。”

片刻,刘旭就道:“心跳还是有些不稳定,你把被子拿了。”

担心自己会死,坐着的金锁就立马拿掉被单,有些害羞地将盈盈雪峰展示在刘旭面前。

随后,刘旭就俯下身,像之前那样吸着伤口。

不过和之前比起来,刘旭并不像是在吸,反而像是在舔,还时不时摸到最突出的地方。

金锁已经结婚了,也有做过那事,她就觉得出刘旭的举动和之前不一样。可她老公已经去北京好几个月,这让初尝滋味的她非常空虚,所以被刘旭这么弄着,金锁倒是觉得舒服,就轻轻搂着刘旭脖子,希望刘旭能更久一点。

持续了差不多五分钟,刘旭就和金锁分开了。

舔了舔嘴巴,刘旭就道:“没什么事了。”

“谢谢,”有些不自然的金锁就拉起衣服。

“我跟你说一件事,你有喜了。”

“不可能,”金锁立马叫出声,“我老公是四个月之前回来的,回来我们就做了一次,不可能怀上的。而且啊,如果真的怀了,我不可能不知道。”

说到这,担心婆婆有听到的金锁立马掀开被单,并将之前拉到雪峰以下的衣服继续往前拉,随后就抓着刘旭的手压在平坦的小腹上。

“你摸摸,要是我怀孕了,肚子怎么可能这么平呢?”

刘旭的手掌是落在肚脐眼稍下方,要是他再往下滑个七八厘米,他就能摸到金锁最神秘的地方了。

此时刘旭也搞不懂金锁心里头的想法,他也不知道该不该往下摸,所以他就温柔地摸着金锁小腹。

摸了半分钟,刘旭就道:“其实我之前是骗你的。”

“坏蛋!”金锁骂出声,却没有拿开刘旭的手。

“听说很多女孩子喜欢坏男人的。”

“可惜我已经结婚了。”

“谁说结婚就不能喜欢了?”嘿嘿一笑,刘旭就缓缓往下摸去,“只是喜欢,又没有叫你跟坏男人干嘛。”

刘旭刚摸到那,金锁就立马抓住刘旭的手并往上提了些许,道:“你要是再乱摸,我就叫我婆婆了。”

见金锁表情变得有些严肃,刘旭就收回了手,并道:“其实我是想试一下你对你老公忠诚不,看来还真不错。金锁,我会是一个好媳妇的。”

文学

“我本来就是个好媳妇,”白了刘旭一眼,金锁就拉起被单。

看来,金锁并不是那种可以随便推倒的女人,或者说要把她推倒还得花些时间和精力。反正呢,金锁老公在北京卖房子,一年也就回家一两次,偶尔赶不上火车可能连年都不回来过,金锁又刚尝过那滋味,一定很难禁得住诱/惑。

而且,刘旭和金锁又住得近,她家里头又没有男人,指不准什么时候还会特意叫他来帮忙,然后发生点什么的。

如此一想,刘旭对之后的生活就更有期待了。

“你好好休息,如果有什么不对劲的就叫我,”站起身后,刘旭就补充道,“以后我会呆在村子里,然后你要是生病什么的都可以找我。”

“女人的病你也会看吗?”

搔了搔后脑勺,刘旭笑道:“我专攻妇科。”

“男人竟然专门治女人的病,你是不是有问题啊?”

“女人更容易生病,而且感冒发烧之类的,我也会治啊!”

金锁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并道:“那要是有的女的下面生病了,你就叫她脱了给你看啊?”

“其实女人下面我看多了,都有些麻木了,所以就算你脱了给我看,我最多是以医生的角度观察或者检查,不会做出越轨的事,”停顿了下,刘旭就闻了闻手指,道,“你的气味很淡,看来你还没有生病。”

脸一红,低下头的金锁就道:“你还真是神医,闻了闻气味就知道有没有生病。”

“生病的话,气味会更重。”

“一个男人懂那么多,真的好奇怪。”

“金锁,你说这话就不对了。这和性别没有关系,是因为我上大学的时候就是专攻妇科,当然对这方面很熟了。”

“要是有女的脱了,你真的没有反应?”

“当然。”

“骗人,”说着,金锁就指了指刘旭下面那搭起的帐篷。

尴尬一笑,刘旭就道:“要是摸到了迷人的女人,我还是会有正常反应的。”

“你这是间接夸我,我该说一声谢谢吗?”

“这话说得。”

“好啦,太久了,你赶紧出去吧,”停顿了下,金锁补充道,“旭哥,要是我生病了,我就去找你,到时候你可得给我好好治一治。不过啊,你治病会不会收很多的钱?”

“只要个买药钱。”

“那敢情好,那以后我姐妹们生病了,我就带她们去找你。”

听到这话,刘旭就更高兴了,他仿佛看到了金锁领着几个年龄和她差不多的妹子来看病,然后每个妹子都把衣服一件都不剩,还张得非常开,甚至一点也不介意被刘旭吃豆腐。

刘旭之所以主攻妇科可不是为了和妹子们亲热的,他纯粹是因为女人更容易生病,赚她们的钱更容易。

不过现在的刘旭的想法真不是赚钱,就是想给乡亲们治病而已。

让金锁好好休息,刘旭就走了出去。

得知儿媳妇已经没事了,刘婶就对刘旭千恩万谢的,还一定要让刘旭带一篮子的鸡蛋回去。

农村人都是非常客气的,而且邻居之间互相帮助是很正常的,所以这鸡蛋刘旭可不能要。

僵持了足足五分钟,刘旭最终拿了两颗鸡蛋。

出门的时候,刘婶还是一个劲地感谢,她还不知道她儿媳妇都被刘旭摸了!

之后呢,刘旭和比妈妈还亲的玉嫂就继续去王艳家吃饭,刘旭还不断夹肉给玉嫂吃,搞得玉嫂直嚷着会被刘旭给喂成肥猪。

吃饭后,刘旭和玉嫂就回家休息。

刘旭是突然回家的,玉嫂压根不知道,所以到家后,玉嫂就将刘旭那房间的门窗都打开透气,还抱起被子到外头晒。

幸好今天大太阳,要是下雨了,玉嫂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将被子拿出去晒后,玉嫂就拉着刘旭的手坐在房间里聊天,问他这半年过得怎么样,还问有没有钟意的对象之类的,之后还聊着该在哪里开药店。

总之呢,经历了金锁被蛇咬而刘旭救了她之后,玉嫂就知道刘旭留下来是对的,她更会倾尽全力帮刘旭弄好药店的事。

聊了一会儿,见刘旭连连打呵欠,玉嫂就让刘旭睡她的床。

玉嫂去厨房剥玉米后,刘旭就脱了只剩一条短裤并躺在床上,还闻了闻被单,他就闻到了玉嫂那淡淡的体香,这让他觉得特别舒坦,随后他就抱着有玉嫂体香的被子进入了梦乡。

现在虽然是大夏天的,不过经常会无端下雨。

玉嫂正在厨房剥玉米的时候,她就突然听到了下雨声,而且来势汹汹,那瓦片都有被击碎的错觉。

一想到外头还在晒被子,扔下玉米的玉嫂就不顾倾盆暴雨去收被子。

刚跑出去,玉嫂就被暴雨淋成了落汤鸡,衣服都变得有些透明了。

刘旭睡得不是很稳,所以被雨声吵醒,也想起还在晒被子的嫂子他就立马跳下床,连衣服都不穿就往外走去。

站在门口往外一看,见浑身湿透的玉嫂正抱着被子往回跑,一个心疼的刘旭就立马跑了出去。

“不要出来!”玉嫂喊道,“淋雨会生病的!”

“我身子比你好得很!你应该叫我出来收的!”刘旭话语里尽是责怪和关心。

跑到玉嫂面前接过被子后,刘旭就用胳肢窝夹着被子,并拉着玉嫂的手往里跑。

跑进屋后,浑身湿透的玉嫂就甩了甩手上的雨水,抹去脸上的雨水,还拉了拉因为湿透而黏着肌肤的衣服。

刘旭刚想说话,可注意到玉嫂那白色衣服变得半透明,让白色文胸变得非常明显,刘旭就觉得喉咙有些干。

而且呢,此时玉嫂的发丝都黏着脸蛋,看上去非常漂亮,是那种出浴美人般的漂亮。

感觉到身子某处有火在烧,咽下口水的刘旭就急忙移开目光,并道:“你三餐都吃得那么没有营养,身子本来就比我弱,你还去淋雨,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

“你不也一样吗?”说着,玉嫂就看着刘旭那结实的胸膛。

这孩子,真的长大了。

心跳突然加快后,玉嫂就低下头。

可头一低下,玉嫂就看到了刘旭那被雨淋湿后贴紧身子的短裤,那神龙的走向非常明显,甚至好像是要从裤头钻出。

看到这一幕,玉嫂就急忙扭过头,她发觉刘旭真的是长大了,让她都不敢将刘旭当成小孩子对待了。

将湿哒哒的被子往客厅的长椅子上一扔,刘旭就问道:“还有被子吗?”

“就两床。”

相关文章
  • 被同学强行要第一次|男人胯间的硕大公

    被同学强行要第一次|男人胯间的硕大公

  • 男人很大做起来什么感觉|宝贝塞紧不许

    男人很大做起来什么感觉|宝贝塞紧不许

  • 一晚上弄四次女朋友她不行咯|穿套裙的

    一晚上弄四次女朋友她不行咯|穿套裙的

  • 蹂躏美丽的女刑警|噗嗤噗嗤太深了啊

    蹂躏美丽的女刑警|噗嗤噗嗤太深了啊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老师真好吃_紫黑色粗大h

    老师真好吃_紫黑色粗大h

  • 小妖精好紧再浪一点_口技教学

    小妖精好紧再浪一点_口技教学

  • 道具监禁play_他在我腿间疯狂律动

    道具监禁play_他在我腿间疯狂律动

  • 校长天天操漂亮校花舒服|象拔蚌可以塞

    校长天天操漂亮校花舒服|象拔蚌可以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