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子

额~啊~啊~~啊~啊快用力_葡萄放进了穴不准吐

作者:admin 2020-01-23 16:38 我要评论

妈妈给我请了假,让我在家好好休养,妈妈怕我会出事,因为我手中的视频,所以马校长和冯艳都不敢再针对我,以至于让做好充足准备却没想到居然那么容易就请掉假的...

妈妈给我请了假,让我在家好好休养,妈妈怕我会出事,因为我手中的视频,所以马校长和冯艳都不敢再针对我,以至于让做好充足准备却没想到居然那么容易就请掉假的妈妈回到家后还有些不敢相信,还问我是怎么回事?

我装傻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这是好事,只要她以后不再挑我的刺,管她呢!”

终于,我身体好的差不多了,不过妈妈还是不同意我现在就去学校,我花了好大功夫才哄过她:“妈,我已经落下很多课程了,虽然在家里也能自己看书,可是毕竟不如在学校里听老师讲来得明白。”

我也确实是这样认为的,妈妈听我说的有道理,也不好再劝阻我,只是嘱咐道:“那好,你在学校好好的,不要逞强,如果,如果还发生那种事,你就回来吧,妈妈不是很在乎你的学习有多好,妈妈只希望你能健健康康的。”

我知道妈妈是想说我被打的事情,为了顾及我的面子,没有说透,我心下感动,告别了妈妈。

来到学校,嗅着这里的味道,很熟悉!回到班里,李欣看到我,说道:“龟缩了那么多天,没想到你还敢来,你等着,上次因为担心张智的伤势,没有在意你,让你跑了,算你走运,不过这次我到要看看你是不是还能那么好的运气。今天你给我小心点!”

对于她的威胁,我选择了无视。不过她显然没有就这样罢休的意思,依旧在我耳边喋喋不休的威胁着,我受不了了,回头瞪了她一眼,她没想到我会突然回头,一下子被吓得惊叫一声,顿时班里的目光都聚集在我们这了,李欣也注意到自己的失态,我看到她微微脸红了下,随即又瞪回来说道:“找死啊你,故意害我出丑是不是,哼,真是有够阴险的。”

“呵呵!”面对这种厚颜无耻的女人我只能是回以呵呵一笑了。

我没有想到我这一笑却是把她点爆了,她猛地一拍身前的桌子,抓住我的头发,一把将我按在桌子上,一边抽我,一边还骂道:“你还敢笑,我让你笑,笑啊!”

我当时就懵了,等我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她按在桌子上了,身为一个男人,我可以忍受一个无理取闹的女人,因为我觉得没什么,但是那并不能代表我可以一味地忍让。

我一只手抓住她按住我的头的手,一只手猛地推向她的腰,实在是因为我坐着推她的腰很方便。李欣惊呼一声跌倒在地,我没有控制住自己的力量,看着李欣倒在地上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肚子,我有些不知所措,这是班长秦明又跳了出来,指责我:“张智你还是不是男人,连女生都打!”随着他那公鸭似的声音,班里的男生都一脸怒色的看着我。

我默默的看着体育委员马狗联合几个同学把李欣抬到医务室,看到李欣在一个及其隐晦的角度对着我笑,我脑袋轰鸣一声暗道不好,又被这坏女人摆了一道。

果不其然,秦明挑动全班男生一起把我围住,只有少数头脑清醒的没有受他蛊惑。眼看着有几个脾气暴躁的男生就要对我动手了,这时,班主任来了,她在班里的威严没有人敢冒犯。

她就站在讲台上扫视着,凡被她扫视到的都低下了头,有个别胆子大的装着胆子说道:“老师,是张智他动手打女同学,我们看不过去,所以才……”那个男生还没有说完就被冯艳打断了。

只见冯艳冷眼看着他说道:“我让你说话了吗?出去站着,明天写五千字的检讨给我!”她的声音不容置疑,尽管那男生很不服气,还是到外面站着了,不过他回头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明显是把这笔账记到我的头上了。

我已经把李欣得罪得那么狠了,自然不会在乎一个“小角色”。

“都回到座位上,好好上课,如果再让我看到聚众打架的,直接叫家长,带头者直接开除!”班主任看着下面的学生,又看了看我,示意我出去一下。

她把我带到办公室里对我说道:“张磊,虽然我和马校长不会开除你,可是你也不能老是得罪人啊,你这样,让我很难做啊。”

我看着她语气生硬的说道:“我也不想惹事,关键有人看不得我好,我能怎么办?”

我看她又想说什么,连忙打断道:“行了,你也不用再啰嗦了,只要别人不找我麻烦,我不会让你难做的!”说着我转脸就走,没有看到冯艳那张因愤怒而扭曲变形的脸。当然了,就算看到,我也不会在乎,人在做天在看,因果报应论轮回不爽,之前要不是她闹着非要开除我,又怎么会落下把柄在我手里。

班里的同学看到我这么快就回来了,还安然无恙,都一脸惊讶的看着我,可能在他们看来班主任要找我除了狠狠教训我外就不会有别的事了。

我轻哼一声说道:“不好意思让各位失望了,没能看成笑话,实在是抱歉。”

他们都转过头不看我,唯有学习委员张白玉一脸惊讶的看着我问:“你竟然没事,这怎么可能呢,班主任本来就针对你,这次那么好的机会居然就那么放过你了?”

我无语的看着她,脑门上都是黑线,这女人是真傻还是假白痴,说话都不会过下脑子的吗?上次就是她直截了当的说我要是真被开除就离开的,不过上次她也确实是维护我了,由此看来她本性不坏,只是有些——天然呆!

我也不想和她解释,默默的走回座位,谁知我还没有坐下。一个同学就走过来对我说:“门外有一个漂亮女孩找你。”

他对我的语气里面充满了嫉妒,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等我走到门外才明白,原来是我表妹张诗诗来找我了。

她为什么会找我呢?她对我应该十分厌恶才对。虽然如此想,但是我还是礼貌得问道:“表妹,你来找我了?有什么事情吗?”

却听她阴阳怪气的说道:“那天过得还好吗?”

班里人都用怪异的眼神看着我们,只有我明白她说的是什么。当下我就怒了,刚刚因为被李欣摆了一道憋了一肚子的火,现在你张诗诗又来挑衅我!

接下来她的一句话更是彻底把我惹怒了。“姥爷和你们谈得怎么样?”说这句话的时候,她是靠近我在我耳边轻轻说的。我不明白她为什么离我那么近,难道她就那么自信我不敢对她怎么样吗?

不过很快我就知道为什么她靠我那么近说那话了。

当下我也不去思考那么多,一把抓住她的头发抬手就是一巴掌!

“啊!”她尖叫,骂我:“张磊,你敢打我,你完了,你死定了……”她发疯似的要抓我,不过我死死的抓住她的头发,把她按在墙上,对她说:“张诗诗,我看在咱们有那么一点血缘关系的份上,不跟你计较这一次,你最好也识相一点,别到处犯贱,以后别让我听到你乱嚼舌根!”说完我甩开她的头发,厌恶的擦了擦手,她被我吓住了,从小到大她都是被宠着惯着,被全家人当作掌上明珠,何曾受过这等委屈。

眼泪在她眼眶里打转,倔强的不肯流下来,带着哭腔的说道:“张磊,你好,你很好!你给我等着!”说完,她踉跄着跑出去了。

这时班里的人看我的眼神完全变了,就好像重新认识我一样,没错,我“重生”了!

当然了,我坐这一切都做好了承担后果的准备,只是我没有想到回来的那么快。

中午放学,我又被堵了,我无比郁闷,我他妈又不是明星,天天还有狗仔队跟着。

“小子,咱们又见面了,这次你可没那么容易跑了!”张智看着我阴笑道。

我看着张智,这次我看到很仔细,从头到脚的打量着他,他被我看的不自在,骂道:“你他妈有病啊,盯着我看什么,老子不搞基,艹!”

我依旧看着他,这可能是我见到他的几次中最冷静的一次,我缓缓的说道:“我也不搞基,只是有一点我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让你那么坚持不懈的天天堵我?”

张智无语的看着我说道:“他妈的吓死老子了,你他妈要是个Gay,老子碰都不想碰你。”顿了顿他又说道:“你也别自恋,老子没那么闲天天来堵你,老子才懒得理会你呢,告诉你吧,是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我一怔,不会啊,我每天放了学不是被张智堵,就是早早的回家,哪有功夫去得罪什么人啊,而且看张智这样子,我得罪的那个人应该还很厉害,连张智都得听他的来堵我。

这时从树后面走出来一个人,我定睛一看,竟然是黄鑫,他在我们学校可以说是一方巨头了,据说就算在社会上他也混的不错,道上的人都要卖他几分面子。

看到黄鑫我就明白了,一定是张诗诗,她是黄鑫的女朋友,我今天打了她,她一定会让黄鑫为她出气的,果然随后张诗诗就出来了,站在黄鑫身旁亲昵的挽着黄鑫的胳膊,对着黄鑫撒娇说:“鑫,他毕竟是我哥哥,打我就打了我了,你好好和他说就好,不要做的太过分!”

我哪能任由事情发展而不管,我打断张诗诗为自己辩解道:“你说什么呢你,如果不是你在姥爷面前污蔑我,昨天还怂恿姥爷到我们家打骂我们……”我还没有说完就被张诗诗打断了。

她摇着黄鑫的胳膊嗲声说道:“亲爱的,全都怪我,如果不是我在姥爷面前多嘴,把他的丑事都说了出去,姥爷也不会生气去打他。你不要为难他了。虽然他就仗着自己是哥哥,就打我,威胁我,但我不怪他,谁家的哥哥不是那样霸道?。”说着张诗诗就嘤嘤的哭了起来,不得不说这个女人非常会演戏,奥斯卡都欠了她一个小金人。

但是黄鑫偏偏就是相信了她的话,还在一旁哄她说:“宝贝,就算他是你哥哥,我也不会让他欺负你的。你放心,我一定为你出气,叫他以后都不敢招惹你!”黄鑫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小子,你真不是个东西,连自己的妹妹都欺负,诗诗那么柔弱,那么贤惠,你怎么就忍心!”

说着上来就给我一拳,但是我也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菜鸟了,经过那么多次的被张智堵截,再加上我这些天一直不停的锻炼,身体素质已经上了一个台阶,我双手交叉架在身前,挡住了他这一拳,不过由于拳劲太大,依旧是把我轰得倒在地上。疼!感觉双手要断了一样,我惊恐的看着他。

只见他嘴角带着戏弄的笑看着我说道:“不自量力,我的拳头也是你能接的住的?那老子就白混那么久了。”

他邪笑着又要上前来打我,我不断的向后拖动着身体,黄鑫皱起眉头,有些不悦,他指着张智说道:“你,去把他给我抓住,架起来!老子要好好玩玩。嘿嘿!”

“不,不要,不要……”我努力向后爬着。但是根本没用。

张智带着几个人将我架起来,我双手受了刚刚那一拳,现在还疼着,根本用不上劲,只能任由他们架着。

3-1601210T64YU.jpg

黄鑫走到我面前,伸手拍了拍我的脸,说道:“跑啊,怎么不跑了?”说着就转身离去了。

我一愣,就这样?张智等一众也愣住了。

不过显然不会就这样结束的,黄鑫走到张诗诗面前轻柔的握住她的手说道:“宝贝,我已经把他制服了,你就别委屈了,好不好,来开心点。”

说着就拉着张诗诗走到我面前,说道:“来诗诗,你也打他出出气。”

我不敢置信的看着黄鑫,没想到他居然能想到这么做。谁知张诗诗这时弱弱的说了句:“我不敢。”

我简直被雷的外焦里嫩,之前你他妈还在教室里跟我撒泼耍横,现在又他妈装柔弱,去他吗!

黄鑫更加心疼了,说道:“诗诗啊,你就是太善良了,才会让这样的垃圾欺负你。来,我帮你。”

黄鑫从张诗诗背后抓住她的双手,黄鑫的手很大,正好包住张诗诗的手,他就这样举起拳头狠狠地打在了我的胸口,我感觉胸骨要断了一样。张诗诗得意的看着我,我越发的憋屈。

我大声怒吼,我说:“士可杀,不可辱,你们这么做简直太过分了!”

可是,我刚喊完一句,脸上就被黄鑫狠狠地打了一个巴掌。黄鑫戏谑得笑道:“喊什么喊,要不是看在你是张诗诗的哥哥,我现在就把你大卸八块。”

我简直屈辱到了不行,被人这么欺负,竟然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我真恨我自己,我要强大,我要强大。我要强大。

这时,黄鑫还要打我,张诗诗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这让我简直懵逼了,这个娘们还要做什么?只听她说:“鑫,你不要打了,你要是把他打生气了,他回去把我们的事情告诉爷爷怎么办?”

我黄鑫瞪着眼睛盯着我说:“你要是敢对外说,我就打断你的腿!”

黄鑫还没走远,张智揪着我的头发,甩了我两巴掌,说道:“小子,上次你敢打老子,这次落在我手里,看你还怎么逃!”

他顺手抄起一根木棍,对着他的小弟们喊道:“来啊,把他给我按住了!”

说着,拿起木棍,对我说道:“张磊,你个臭狗屎,你还敢给我脑袋上开瓢。我今天就打回来。”

眼看着木棍就要落在我脑袋上,这时黄鑫阻止了张智:“住手,你干什么?”

张智回头惊诧的看着黄鑫说道:“鑫哥,您不知道,这小子上次给我的脑袋开瓢了,这次我要让他也好好体会一下这滋味!”说着就又要砸我的头。

“我让你住手,怎么你要违抗我吗?”黄鑫突然爆喝道。

我抬起头,不明白他又想耍什么把戏。

只见张诗诗说道:“张智,就当给我个面子好不好,饶过他吧,他毕竟是我表兄,我实在是做不了他那么绝。”说着还嘤嘤泪下。

张智回头皱眉说道:“可是你上次……”

张诗诗面色有些不好看,张智显然懂得察言观色,便住口不再说了,恨恨的看了我一眼道:“算你走运!要不是看在你妹妹的面子上,我今天肯定打死你。”

棍子被用力的扔在地上,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再次感到了一阵的无助。我要怎么样才能让自己不再被他们欺负啊!唉,看着心机表一样的表妹,我的心里凝重极了。

我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缓步想着医务室走去,医生看到我的样子被吓了一跳,我浑身上下破破烂烂的,头上、脸上都是血。

医生赶快把我扶进医务室,问我说:“你这是怎么整的?”怎么伤的这么重?”

我叹了一口气,说:“被人打的。”

“现在的学生啊,成天就知道打架,也不想着学习,唉!哪像我们那时候,成天埋头苦读,不舍得浪费一点时间。”她一边为我上药一边如时说道。

我这才被她的语言吸引住了,我抬头看了她一眼,这一眼我就惊呆了。这是一位身着白色大褂,白色丝袜的女医生,她五官精致,尤其是那张樱桃小嘴,擦着淡淡的唇膏,粉嫩粉嫩的就像果冻一样,十分诱人,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看她略显慌张的样子,汗水打湿了她的额头,凭增了一番味道,由于是在夏天,阳光照射进来,将她曼妙身姿的轮廓大致显现出来,隐约能看到粉红色内衣,配上她那清纯中带有一丝妖媚的面孔,我看得痴了。

她看我这样的表情,不禁问我说:“你在看什么呢?”说完还扭头向我看她的方向后面看去,顿时,让我尴尬的无语。

天哪,难道这女人一点都不知道自己的“资本”吗?只见她胸前的两团硕大根本不愿老实的被她束缚着,紧紧的绷着,随时要跳出来,再加上她现在红扑扑的小脸,我感觉自己简直要飞了一样。突然,我被一阵刺痛拉回了思绪,原来是某个部位不受控制,不小心碰到了伤口。

我啊的叫了一声,赶紧扭过头了,不让医生看到我红扑扑的小脸蛋。医生却浑不在意的看我一眼又问道:“是不是惹了什么人了?”

我诧异的看着她,不知道她这话什么意思!

他将我惊讶的表情尽收眼底,得意的说道:“我在这工作一年多了,对你们学生也有了一些了解,来说说你都惹得什么人,也许我能为你出个主意。”

她微微一笑,竟然给我一种倾国倾城的感觉,让我不自觉的信任她。不自觉的我开始对她哭诉我的委屈,我越说越生气,最后甚至破口大骂起来:“王八蛋,你们给老子等着,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对我刮目相看,让你们跪着求我,向我道歉!”

美女校医安抚我的情绪让我平静下来,我告诉美女医师我得罪了张智,没有说黄鑫的事情,因为黄鑫毕竟是个“大人物”他说饶了我就不会再和我这样的小人物计较了。

他惊讶的看向我,问我怎么会得罪张智,他看我似乎不愿意提及此事,就忠告我说:“张智是个十足的小人,他报复人不择手段,从早到晚,你得罪了他,以后可得小心!”

听到美女医师的话,我心里咯噔一下,难道美女医师也没有办法吗?我有些绝望,随即而来的就是愤怒,我要变强,一定要变得让那些人畏惧我。

美女医师看到我这样,无奈的叹了口气,张智给她的感觉,是那种很难对付的人,她也没有什么办法。说了声我去为你准备药物,就出去了。

整个医务室就我自己,倒也显得无聊。当下便四下打量着,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来到这种开设在学校里的医务室。就这样一个怪异的小物件映入了我的眼帘并瞬间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在好奇心的趋使下,我将它拿在手中细细的打量着。总体上像是一个遥控器的模样,上面有很多奇奇怪怪的花纹,还有一个灰白色的骷髅头印在上面,有红黄绿三个按键。我握在手里把玩着,从没见过这么怪异的东西。

“你看什么呢!”这时,女医生已经回来了,她双手抱在胸前,羞恼的说道,打断了我的思绪。

我红着脸尴尬的说道:“对,对不起,我,我受伤了,在这接受治疗。”

“噗嗤!”她突然笑道:“你真有意思,现在像你这样容易脸红的男生可不多呢!”

我傻笑着,用手摸着后脑勺。

突然,她惊呼一声,我被她吓了一跳,不明白她怎么一惊一乍的。她用手指着我手上的东西,一脸的惶恐。

“你怎么了,这是你的吗?对不起,我……”我还没说完,她就冲我扑过来,要抢夺我手上的这个东西。结果很悲催的,我不小心按了一下其中一个键,顿时她跌倒在地上,弯着腰,很痛苦的样子,同时嘴里还发出了让我兴奋的痛呼。我不知所措,问她:“你怎么了?”看得出来,她很疼,脸上都出汗了。

“啊!那,那个,你快放下!”她断断续续的说道。

我一惊,忙把那东西扔掉。

过了好一会,她才渐渐缓过来,幽怨的看着我,我被她的眼神盯得难受,很不自在,她幽幽的叹了口气,说道:“算了,你也不是故意的。”

我看她没有怪罪我的意思,又实在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我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个,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会突然这样,是和那个东西有关吗?”问完后我有些紧张,不明白自己问什么会那么大胆,我可不认为自己是什么烂好人,可是一想到她刚才的样子,和到现在还气喘吁吁的神态,我就不由得一阵心疼,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恋爱?

她狐疑的看了我一眼,我有些慌张:“我只是好奇而已,没有别的意思,如果你觉得不方便的话,就算了。”内心却是一阵失落。

谁知她竟摇摇头说道:“也没什么不方便的,看你听老实的,主要是这件事不是你应该高中生能插得了手的,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她的神情低落,显得很无助,我能从她身上感觉到孤寂,无助,这种情绪我很有感触。不由心中豪气万丈,我看着她坚定的说道:“我能感到你的无助,这种感觉我很清楚,并不好受,我希望你能给我机会,我想要帮助你!”不自觉的,我挺起胸膛,潜意识里想给她一种我很可靠的感觉。

很顺利的,我的目的达到了,她震惊的看着我,没想到还有我这样的人,她的表情透露出她内心的挣扎,最后轻轻吐出一口气说道:“我中了蛊毒,刚刚你手里拿的是遥控器,上面的按键会让我生不如死。”

我被她的话惊到了,什么?蛊毒?我用怀疑的目光看着她,她却脸色一红,躲开了我的目光。我刚刚没有听错,天啊,居然存在这种东西。一扇陌生的大门正在向我打开,我现在看到的只是朦胧的一片。随即而来的却是兴奋,没错,就是兴奋。

女医师看到我的样子有些惊讶,她本以为我会害怕,没想到我不仅没有害怕反而很兴奋。

“真没见过你这样的怪胎!”她嘀咕着。

回应她的还是我的傻笑。其实我并没有那么嘴笨,只是在她面前不知为什么总感觉自己做得不好,束手束脚的……

“那我要怎么做才能帮到你?”我问道。

“你确定你要帮我?”她问道,我坚定的点点头。“那好吧,‘天籁’酒吧你知道吗?”

我点点头,说“嗯,今晚你来酒吧,到时你就知道了。”

她说的我云里雾里的,她也不让我问,最后我们交换了名字和联系方式,她就离开了,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女医生,病人在这,她就那么走了?我有些无语。

回到家我悄悄回到房间换了身衣服,就出发去酒吧了。

第一次到酒吧,看着周围闪烁着的五颜六色的灯光,我有些紧张,看着那些穿着暴露,在舞池中肆意摇晃着身体的女人们,我又是一阵脸红,颇有几分乡下人进城市的感觉。

不自然的,我缓步走到前台,由于欧阳琼(女校医的名字)也没有细说,只是让我来到酒吧,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想着先找个安静的地方坐下来,没想到却看到熟人了。

张智和李欣一起坐在前台的一个很显眼的地方,我一眼就看到了,今天李欣穿着一袭黑色的衣服,头发高高的挽起来,好像一个高冷的女王一样。忽然李欣转过头看到我,露出一个很惊讶的表情,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见到我,要知道我平时连一件新衣服都没有,怎么会有钱来这种地方,要不是欧阳琼,恐怕高中毕业我都不一定回来这种地方。

张智顺着李欣的目光也看到了我,他先是愣了一下,就向我走了过来,我眉头紧皱,有心逃跑,可是想到欧阳琼痛苦的样子,我还是没有动。

“张磊,没想到你个穷鬼也能来这种地方。”他很随意的就在我旁边坐下了,接着又拿起我的面前的杯子阴阳怪气的说道:“呦!这是矿泉水吧,怎么一点酒味都闻不到,不过也对,你这种穷鬼也这能来见识见识而已,哪里能喝的起这里的酒呢?”

说着大笑着离开了,我独自一人低着头,咬紧牙齿不让自己冲动。李欣又走过来了问道:“你怎么回来这里?”到底是女孩子心细,知道我不会那么自找难堪的就来见识见识。

她逼视着我,使我脑海一片混乱,我硬着头皮说道:“关你什么事?”

她还是不放弃,继续说道:“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这里的开销根本不是你能承受得起的,莫不是有什么告不得人的目的?”

我无语的看着她,这女人,越说越离谱,不过倒也确实被她说中了一半,我来这的目的是为了帮助欧阳琼摆脱困境,确实是告不得人,但却不是她想的那样,看她那样子,明显是把我往坏处想了,想到此处我不由挺直腰杆,哥来这乃是为了伸张正义!

不过我却是不能告诉她实情,当下不如就顺着她的话说,我装出一副色咪咪的样子盯着她上上下下的看了几遍,邪笑到:“我来这的目的其实说复杂也复杂,说单纯也单纯,就是……嘿嘿……”说着我双手做出传说中的抓奶龙抓手的起手式。

李欣喊了句流氓,便起身走了,临走前还不忘将我面前的水泼在我脸上。

“我艹,老子唯一一件还算不错的衣服啊,我他妈……”我抬头再看的时候,李欣已经没影了,忍不住又爆了句粗口。

看着近在眼前的洗手间,我忍不住内牛满面,终于找到了,这是我经过多方打听,最后都把哪人问烦了才换来的成绩啊。

“听说一些高档场所洗手间都会放有吹风机。”我四下搜寻着,果然找到了。

看着镜子里神清气爽的我,不由感慨真是好一个翩翩美少男,浊世佳公子啊!正当我感慨自己的容貌的时候,洗手间的们开了,是张智。

张智看到我站在镜子前,不屑的说道:“就你这副样子还好意思照镜子,瞧瞧你那穿的都是什么啊,啧啧啧。我要是你啊,我早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我冷眼看着他,说道:“张智,你不用那么多废话,被你堵到算我倒霉,要打就打,来啊!”

谁知张智却是撇撇嘴说道:“你不用那么紧张,我不是找你麻烦的,我现在没闲工夫理会你,你也最好给我老实点,别他妈老是没事有事就在老子面前晃,哼,要不是黄鑫的面子,你以为你还能站在这?还他妈跟老子横,就你也他妈配?”

尽管我已经很高估黄鑫了,但还是没有想到黄鑫的能量居然那么大,我又看了看他,确定他不会找我麻烦后,我决定闪人,老校医的忠告我可没忘呢。

可好死不死的,这时我电话响起来了,外面太吵了,只能在洗手间里接听,这样一来又要和张智多呆一会了,我哭丧着脸。不过我一看是欧阳琼打来的,立马精神一振。

“喂,你在哪呢,我现在该怎么办?”我避开张智走到另一个角落通电话,张智看着我的举动不屑的说道:“切,看你那副小心翼翼的德行,老子没兴趣偷听你电话!”说着就找一个厕所进去了。

看到他这样我松口气,如果他硬要听电话我还真没办法,只能挂掉,可这样一来就会在欧阳琼那留下不好的印象(反正我是这样认为的),在她面前,我不想让她看到我任何不好的一面,也许是我那渺小的自尊心在作祟吧。

“你先去一个房间号为A8的包厢里等我,我一会就去找你,你在哪呢?到酒吧了吗?”电话那头响起欧阳琼的声音,有些虚弱。

我紧张的问道:“嗯,已经在酒吧了,你怎么了?感觉你有气无力的。”难道是蛊毒又发作了?记得欧阳琼说过,那蛊毒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发作一次,真有用那把怪异的遥控器才能减轻痛苦。

“我没事,刚刚蛊毒发作了而已,我已经习惯了。”她说道。

习惯了,我顿时无比心疼,是要经受多少次的折磨才能说出这句话啊!

“好,我现在就去包厢了等你,你小心点,不行的话,先休息一下,我在这等着没关系的。”我说道。

“嗯!”

挂了电话我定了定神,忽然灵光一闪,如果,如果是我掌握了这种蛊术呢?到时候,不论是张智还是黄鑫又怎么会敢这么对我。我兴奋的想到。

理了理衣服我就准备去欧阳琼所说的包厢了,这时我听到张智在打电话,估计他没想到这没有隔音吧。本来我也没有多在意,却听到张智提到了黄鑫。

“鑫哥放心,今晚小弟一定帮你上了李欣,那个贱货您别看她表面一副冰清玉洁的样子,其实她就是个骚货,等她领略到鑫哥的‘威力’后,一定会深深地迷恋上鑫哥的。”说着嘿嘿怪笑起来,我听得一惊,没想到这张智竟然连这种事都做的出来,怪不得老医师都说张智是个十足的小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又听到张智说:“我已经准备好了,绝对的烈药,哪怕是冰雪圣女,吃了这药也会跪着求男人和她嘿嘿的,对,好,鑫哥放心,啊!真的,哈哈太好了,有鑫哥罩着,说出去都倍有面子,我张智在这片的地位又上升了一大截……”

我实在是没有兴趣再听张智拍马屁了,出了洗手间我就在纠结,到底要不要告诉李欣呢?上次就是因为救李欣被她狠狠地阴了一把,而且她平时看着我时眼中流露出的厌恶,实在是让我难以说服自己再去帮她。

就这么一边走一边进行着剧烈的思想斗争,不知觉中我走到了李欣旁边,这时张智已经打完电话回到李欣身边了,看着李欣亲昵的挽着张智的胳膊,一脸幸福,又不知张智对她说了什么,她被逗的笑得花枝乱颤。看得我一阵心猿意马,想到当初差点就能上了她,不由一阵懊恼。

随后张智又和李欣说了什么,李欣露出不高兴的表情,张智把她哄好就离开了。我一拍桌子,算了,我他妈就是个贱货。

走到李欣面前,我直视着她正想着该怎么跟她说,只见她抬起头鄙夷的看着我说道:“张磊,我警告你,最好离我远点,不然我可不能保证会对你做出什么!”

我皱眉看着她,这女人好狂傲。

我现在反而不着急警告她要小心张智了,不甘示弱的看着她说道:“李欣,你也太自我感觉良好了吧,不是每个人都喜欢粘着你的。可能你自己不过也仅是他人的一个玩物而已。”

“啪!”

她突然站起来甩了我一巴掌说道:“张磊你不要太过分了,说话最好小心一点,不要以为有黄鑫我就不能把你怎么样!你真的天真得以为黄鑫会因为你这条小杂鱼而跟我们动手?”

经过了这么多事情的洗礼,我怎么会任由她打我,当下我狠狠的还了她一巴掌,说道:“他妈的,别把自己当个人物,老子只说一遍,你爱听不听,张智要把你送给黄鑫,还说要给你下药,黄鑫以后会罩着他,你也别问我怎么知道的,我言尽于此,信不信由你,好自为之!”说完我转脸就走,也不理会她惊愕的表情和看白痴的眼光。

我开始找A8号包厢,没想到这里面那么复杂,像迷宫一样,我硬是转了办个小时也没找到,正想着给欧阳琼打个电话。

“救命,救命啊!”我看到一个包厢的门忽然开了,正是李欣,她上衣基本被褪了,只剩下一块遮羞布,鞋子也不见了,样子很是狼狈,看着她哀求的目光我还是做不到转身离去。我给自己一巴掌,死就死吧。从旁边的墙上摘掉一个面具戴在脸上。我一脚踹开包厢的门,看到黄鑫正趴在李欣身上撕扯着她的衣服,露出大片洁白。

我提着一瓶酒,狠狠的砸向黄鑫的脑袋,这下好了,学校两个狠人的脑袋都被我开了瓢。黄鑫捂着脑袋倒在地上指着我说道:“你是谁,你死定了!”

我脱下外套披在神情呆滞,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李欣身上,看着她这样,也确实是可怜。这时张智回来了,他被眼前的狼藉吓到了。

他看着我大声的问道:“你,你他妈的是谁啊?”

我哪有功夫理他,拿起一个酒瓶子就又在黄鑫的头上补了一瓶子,骂道:“得罪了烽火哥,你以后等着死吧!”说实在的,这个名字完全是我杜撰的,谁知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这么个人,你说是不是无巧不成书!

听我说烽火哥三个字,张智顿时愣住了。

趁他愣神的功夫,我赶紧抱起李欣。而此时李欣已经绵软的如一滩烂泥一样。我搂着她,简直如同搂着一块软玉温香的面团一样,那感觉真是太美了。尤其是入手的柔软,看着她后背被拉开的拉链,里面的东西被解开了,我简直快要喷白了!

我抱着他,很装逼的走到了张智的面前,一脚踹在了他的下面,张智顿时被我踹的脸都青了!我说:“三炮,你给我让开,不然连你一块收拾。”

说着,我抱着李欣非常吊的走出了房间,而此时张智蹲在地上捂着那里,满脸痛苦的神色!

黄鑫捂着脑袋,痛苦的问道:“张智,你他妈的怎么不还手啊?”

张智扭头苦着脸说:“哥,他可是烽火哥的人!”

黄鑫大吼一声:“去你妈的烽火哥,烽火哥都进监狱了,烽火你麻痹啊!谁还会用他的名号吓人?你个三炮,快去给我追!”

可是,他越是说烽火哥进去了,张智越不敢动。

但是,我听到了烽火哥是一个被抓进去的人,顿时沉不住气了,我赶紧抱起李欣,飞快的向着外面跑去。妈的,要是等张智反应过来,我还不得被打死?

可是,我这么一跑,张智也反应过来了,指着我说:“小逼债子,你骗人?你给我站住,你等着我打死你!”

我去,你让我停我就停?我有病吗?我等着被你打死?我智商比你还低?我赶紧抱着李欣更加疯狂的跑了起来。

这样跑下去也不是办法,毕竟我的怀里抱着一个女人,李欣的身材虽然很好,167的身高,体重也就80多斤,但是毕竟也是八十多斤啊!

抱着一个八十多斤的人,我怎么可能跑得过张智呢?

我必须要找一个房间躲一躲,可是如果房间里面有人的话,岂不是更加尴尬了?但是我没有那么多时间思考这个问题了,我实在太累了。

做了这个决定后,我胡乱的撞开一个房间,没想到又见到了熟人……

“谁啊!这么不知规矩,滚出去!”我被这突如其来的爆喝吓了一跳,转头看过去发现一个肥胖的男人正趴在一个女人身上胡乱的撕扯着,又是这一套,我无语,现在的人都喜欢这样吗?

那胖男人头也不抬,似乎一点时间都不舍得浪费,也没有发觉我还站在这,根本没走,李欣剧烈的咳嗽几声才惊醒那胖男人,我气恼的的看着李欣,这女人好不识趣,等躲过这一时也好啊!

等我看清楚被压在身下的女人的样子时,我瞬间就怒了,不仅没有埋怨李欣的意思,相反的我还很感谢她!因为我赫然发现那女人正是欧阳琼,难怪她那么久也不给我打个电话,原来是被人下了套。

我赶紧把李欣放在了地上,快步向着茶几走去,我操起一个酒瓶狠狠的砸向胖男人,顿时杀猪般的声音响彻整个包厢。

“他妈的,是哪个王八蛋!”他跳起来四下张望,看到我后他止住了声,哭丧着脸说道:“小祖宗,怎么又是你?我是不是和你有仇啊,上次你录下视频,这次你又来直接坏我好事?”

说真的我也没想到会那么巧,也活该这家伙倒霉吧,我不再紧张,扶起欧阳琼对他说道:“去把你的衣服拿来!”

他不情愿的拿给我一件外套,我去都能给欧阳琼当裙子穿了,这样正好。

我把李欣扶过来说道:“马校长,真是好巧啊!你说你整天净做些肮脏的事,要是让你媳妇知道了,她该多伤心啊!”

马校长吓得冷汗都出来了说道:“别啊小祖宗,这会我可没得罪你吧,也没有要开除你,你可不能食言啊。”

我刚想发火,对他大吼你动了欧阳琼就是得罪我,这话刚到嘴边就被我咽下去了,没错我是喜欢她,可是她那么漂亮,说她的人肯定不少,凭我的家庭,确实配不上她,我能做的只有在背后默默的关注着她,保护着她。

“你管那么多干嘛,我就是看不惯这种肮脏的事不行吗?”我有些急恼的说道。

马校长面色难看,我才不管他呢。就这样,我们彼此都沉默着。最终马校长打破僵局,说道:“你带来的那个小姑娘是谁,她怎么了?”

“她叫李欣,被人下了药,我救了她。”此时我心乱如麻,不想和他多说。

马校长眼睛一亮说道:“那正好,咱们去开房,一人一个,好好爽爽怎么样,我看你怀中的也是个小美人啊!让你先挑怎么样?嘿嘿……”说着就一脸泛春的嬉笑起来。

说真的他的提议真的很诱人,我差点就答应了,此时二女都是衣衫褴褛,露出大片雪白,因为被灌了药,脸色绯红,微微娇喘的樱桃小嘴让人联想非非。

相关文章
  • 被同学强行要第一次|男人胯间的硕大公

    被同学强行要第一次|男人胯间的硕大公

  • 男人很大做起来什么感觉|宝贝塞紧不许

    男人很大做起来什么感觉|宝贝塞紧不许

  • 一晚上弄四次女朋友她不行咯|穿套裙的

    一晚上弄四次女朋友她不行咯|穿套裙的

  • 蹂躏美丽的女刑警|噗嗤噗嗤太深了啊

    蹂躏美丽的女刑警|噗嗤噗嗤太深了啊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道具监禁play_他在我腿间疯狂律动

    道具监禁play_他在我腿间疯狂律动

  • 老师真好吃_紫黑色粗大h

    老师真好吃_紫黑色粗大h

  • 小妖精好紧再浪一点_口技教学

    小妖精好紧再浪一点_口技教学

  • 校长天天操漂亮校花舒服|象拔蚌可以塞

    校长天天操漂亮校花舒服|象拔蚌可以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