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子

男生进衣服里吃胸细节_和两个男人玩3p好爽

作者:admin 2020-01-24 20:44 我要评论

黄星伸手撩开欧阳梦娇的小脚:行了欧阳梦娇,别闹了。 欧阳梦娇干脆整个身子扑过来,来了个猴子偷桃:我觉着还不行。 黄星苦笑:细水长流。 欧阳梦娇反驳道:业...

黄星伸手撩开欧阳梦娇的小脚:行了欧阳梦娇,别闹了。

欧阳梦娇干脆整个身子扑过来,来了个猴子偷桃:我觉着还不行。

黄星苦笑:细水长流。

欧阳梦娇反驳道:业精于勤,趁热打铁。

最后欧阳梦娇没能拗得过黄星,只能收起芳心,从长计议。二人分工明确,欧阳梦娇负责刷碗,黄星负责收拾战斗残余。

黄星麻利地将战斗残余装进了塑料袋里,临出门时瞟见欧阳梦娇弓着身子收拾碗筷的认真表情好诱人,忍不住伸手在上面捏了一下,顿觉弹性十足。没等欧阳梦娇反应过来,黄星一溜烟出门去跑到了外面的垃圾桶旁边,打开盖子,正要将东西扔进去,却发现里面已经有不少战斗残余,白花花的手纸卫生巾形成了一种特色的垃圾文化。这幢经过了特别改造的出租楼里,住着十几对打工男女,黄星冲着垃圾桶默哀了一会儿,真想立一座‘打工儿女纪念碑’。

第二天上午一到公司,副总经理付贞馨便将黄星叫到了她的办公室。

付贞馨只有二十岁出头,天真爱笑,做起事来甚至还有些幼稚。但是由于鑫缘公司是家族氏企业,作为总经理付洁的亲妹妹,她还是坐上了公司的第二把交椅。尽管付贞馨在内部管理经营方面有所欠缺,但是凭借她娇艳的外表和亲和力,却是个搞外交的好手。姐姐付洁主要是深圳济南来回飞,深圳那边有专门负责生产手机以及其它数码产品的分公司。而付贞馨则坐阵济南,主要是跟电信部门搞关系要政策。

你无法想象一个公司的女副总,外形上会是位爱笑萝莉。她给黄星的初印象很好,时尚但不张扬,妩媚但不风骚,性感却不做作。她喜欢穿一身橙色的韩装,过膝短裙,中跟皮鞋。一双肉色丝袜包裹住她修长的美腿,引人百般联想。她喜欢思考,思考的时候歪着漂亮的小脑袋,拿一支笔架在嘴巴和鼻子中央,像拉风箱一样来回运动。而且,她的两只脚,也往往喜欢敲击地面,清脆的频率,和她大脑处理器的速度等同。

付贞馨派给黄星一件差事:去海华大型购物中心,做几部无线公话的售后。

一般情况下,售后任务都是由曹经理向黄星下达,但这次却由副总经理亲自安排,可见这次售后工作的重要性。海华购物中心属于大型国企,年营业收入达六个亿,隶属于鲁泰商贸集团。去年年底,鑫缘公司为海华购物中心安装了四十部移动无线座机公话,创收设备毛利50000余元,话费返利每年高达七万多人民币。如此大的一个客户,鑫缘公司当然不敢懈怠。

付贞馨苦口婆心地向黄星千嘱咐万交待,一定要将这项售后任务完成好。她一会儿去移动公司申请政策,完之后会亲自去海华验收。

黄星口上应着,心里却打起了算盘。因为他那名存实亡的妻子赵晓然,正是在海华购物中心商管部上班,万一要是碰个照面,该有多尴尬?

但黄星还是持月票乘公交车赶往海华购物中心。

在海华一位工作人员的陪伴下,黄星做完了两部移动公话设备的维修后,工作人员竟然把他带到了商管部,说是商管部还有一部设备出了故障。黄星忐忑地进了商管部办公间,工作人员直接把黄星引荐给了商管部经理。这一引荐不要紧,让黄星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他万万没有想到,仅仅是一个月的工夫,他那名存实亡的妻子赵晓然,竟然一跃成了商管部的经理。

来之前黄星一直担心会与赵晓然照面,却没想到,这一照面,更是突显出了对方的强大和自己的渺小。听着商管部的员工口口声声‘赵经理’叫着,黄星心里说不出的滋味儿。而他也惊奇地发现,赵晓然腰杆比以前挺的更直,发型比以前更时尚,胸脯比以前耸的更高了。她抱着胳膊,那副傲视天下的美眸,带着一丝隐现的嘲笑,直盯的黄星心里发毛。

确切地说,身穿职业装的赵晓然,的确是别有一番风味。至少,她从表面上看,也算是风情万种的美丽女性,高傲冷漠,娇艳可人。更有戏剧性的是,还没等黄星查找出公话设备的毛病,商管部工作人员们几乎倾巢出动,办公间里只剩下赵晓然一人。

赵晓然抱着胳膊,一只脚蹬在办公桌腿上,冲黄星说了句:吆嗬,换工作了?不给人看大门了,给人修起电话来了?

黄星当然能听出这其中的讽刺,他用袖子擦拭了一下汗水,头也不抬地道:这跟你有关系吗?

赵晓然身体前倾了一下:关系大了!像你这种人,顶多就是能干一些没有科技含量的工作。哦不,这根本称不上是工作,在农村种地都比你有前途。

黄星一下子站直了身子,皱眉瞪着赵晓然:赵大经理,你现在已经如愿了!希望你以后放尊重点儿!

赵晓然不以为然地淡淡一笑:尊重你?你值得我尊重吗?没本事的男人,凭什么还想得到别人的尊重?幸亏我赵晓然及时脱离了苦海,否则也没机会升当经理。

黄星冷哼道:了不起,你真是了不起!这经理是怎么当上的,恐怕你心里比我更有数!

赵晓然伸了伸脖子:嫉妒了?羡慕了?仇恨了?我告诉你黄星,这个月我就和你去办离婚手续,还你自由身!

黄星把公话设备往桌子上狠狠地一放:办!越快越好!

赵晓然本来还真对这个来商管部修电话的旧老公炫耀讽刺挖苦一番,但嘴巴和表情刚刚配合好,就见有两个商管部员工走了回来。赵晓然马上改变了一副脸色,冲黄星道:哎呀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没水平,这老半天了还没修好?

黄星一边拆话机一边说道:设备坏了,尚有修好的可能。人心坏了,哼哼,无药可医。

赵晓然听得出黄星话中的讽刺,不由得眼珠子差点儿瞪了出来。

不一会儿工夫,黄星将公话装好,说道:没什么大毛病,就是卡槽有点儿松了,以后再出现这种情况,自己把卡拿出来重插一下就行。

赵晓然偏偏将了黄星一军:说的轻巧!以后再坏掉,直接给我们换新设备!你知不知道,电话打不出去接不进来,多影响我们部门工作?

黄星笑道:换话机可以,不过我没有这权利。你可以直接跟我们公司领导沟通。

赵晓然道:知道你也没这权利!

走出商管部办公间之后,黄星听到里面有位员工说,这个修设备的长的还挺帅哩。赵晓然马上反击了一句:帅有个屁用!没钱没事业,照样打光棍儿!

黄星咬了咬牙,在心里狠狠地说:赵晓然,你早晚会后悔的……

乘电梯下到一楼,黄星差点儿与一个男子撞个满怀。抬头一看,禁不住打了个哆嗦。这个世界上总是充满了巧合,黄星的恩人兼仇人黄锦江来找赵晓然,竟然被黄星撞了个正着。黄锦江本想骂几句,见是黄星,却马上摆出一副笑脸:咦,小黄,怎么是你!

黄星懒的搭理他,继续朝外走。黄锦江却扭头冲黄星补充了一句:小黄,那个什么天盾保安公司招聘保安呢,要不要我帮你介绍一下?

这心理素质,那叫一个强!真不愧是政府部门的办公室主任!

黄星在心里将他八辈祖宗骂了个遍……

出了商场大门,黄星发现天很蓝,风很柔,但他很想哭。在外面的公交站牌处等车,一辆红色中华突然停在他身边,连鸣了三下笛。黄星弓着腰往车里瞅了一下,车膜太黑看不到。这时候车窗被打开,黄星瞧见一位美丽的年轻女子冲他招手:上车!

1-1Z30R2221I62.jpg

竟然是鑫缘公司副总经理付贞馨。黄星突然觉得付贞馨开这车很有气场,她戴了一副黑色墨镜,浅色花边上衣,纯真中带着几分高贵。黄星拉开车门上了车,付贞馨问了句,售后完了?黄星说,很圆满,都是小毛病,简单一弄就修好了。付贞馨伸手扶了一下戴在鼻梁上的墨镜,打转向灯调转了车头。

回到鑫缘公司楼下,付贞馨突然想到要去拜访一个重要客户。黄星正想下车,付贞馨却提出让黄星一起前往。

付贞馨要拜访的客户在西郊农村,是鑫缘公司比较大的代理商之一,主要代理鑫缘公司电信业务和手机销售。本来路程就远,这个时候又恰逢出行高峰期,车子的行进速度受到了极大的影响。但这一路上,付贞馨没跟黄星说一句话,或许在她看来,黄星只是一个随手拎过来的陪衬,根本没必要和他太多交流。

……历时两个小时,二人到了隶属于吴家堡的一个村庄,停下车,付贞馨让黄星在门外候着,自己则推开车门从后备箱里拿出一盒礼品,走到了这个装修很豪华的农家小院门口。黄星知道付贞馨为什么不让自己跟着进去,她是怕自己了解到鑫缘公司的代理价和出货价,他现在只是一个小小的售后,甚至没资格知道公司一些最基本的商业秘密。

付贞馨踩着玄妙的脚步声,进了农家院。黄星无意中抬头一瞟,恰巧望到付贞馨高挑纤美的背影,不由得心里荡起一丝波澜

在车上等了足有半个小时,仍不见付贞馨有出来的迹象,黄星干脆掏出手机来玩儿了一会儿游戏。但直到手指头有些酸痛了,付贞馨还没出来。黄星下车后张望了一会儿,觉得突然有点儿尿急,便开始四处张望寻找厕所。

在这个农家小院后面,有一个用碎砖头垒起的简易厕所,黄星快步走了过去。

但是黄星刚一进去,便觉察到了异样的气氛。他本想本能地捂着鼻子缓解一下便坑的冲味儿,却嗅到了一阵特殊的清香。抬头看时,他吓了一跳!

厕所里有人!

时间在这一刻定格,一个时尚的美少女,正半蹲着身子往上提裤子—–

不是别人,正是付贞馨。

所有的春光,都尽收眼底。尽管黄星在发现异常时及时收回了目光,但那震撼的画面,却清晰地印刻在了他的脑海当中。他不敢想象付贞馨的神秘世界,竟是此般曼妙。她的身体发育的很好,皮肤白皙光洁,那神圣之处竟也被黄星一览无遗。当黄星走进来的一刹那,她大惊失色地喊了一声,半天没回过神来。

黄星尴尬地扭头往外走,脸上冷汗连连。

付贞馨穿好衣服怒气冲冲地走出来,冲黄星一阵臭骂。无耻下流之类的字眼儿,从她的樱桃小口中爆发出来,黄星听起来却并不是十分刺耳。对于这次上厕所撞车,他异常的懊恼,埋怨自己太莽撞了,以至于玷污了付贞馨的圣洁。那谩骂声飘在空中,黄星没感觉到电闪雷鸣,只是觉得连道歉的勇气都没有了。

黄星是农村出身,其实在农村,上厕所撞车的事情并不少见。农村里的厕所,一般都是由碎砖瓦简易垒成,没有男女之分。若是谨慎一些的村民,上厕所前往往故意咳嗽两声,若是厕所内无人回应,才敢进去。黄星在这种环境之下,也懂得使用暗号试探厕所里有没有人。但这次他兴许是尿意太重,因此并没来得及发出信号,于是便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付贞馨把黄星骂成了臭袜子状,黄星只是低头认罪,不发一言。

驱车回返的路上,付贞馨暗示黄星,今天一事不允许向任何人提到,否则没他好果子吃。黄星连连点头。

付贞馨这丫头,发起飙来,那叫一个当仁不让。

但黄星对她,并不反感,反而是充满了歉意。

鑫缘公司楼下,付贞馨停下车大步走了进去。黄星望着付贞馨的背影一阵焦虑,脚步迟迟没有迈开。不知为什么,厕所里的那阵景象,时刻侵袭着他的大脑,像影片一样反复播映。他暗骂着自己的无耻,有些失魂般地上了楼。一上楼,便见欧阳梦娇踩着嗒嗒嗒的脚步声,如天外习仙一般,从他身边经过。

欧阳梦娇感觉到了黄星的气息,停止脚步站在他面前拷问:干什么去了?

黄星如实道:陪付总去见一个客户。

欧阳梦娇眼睛一亮:行啊你,这么快就……她马上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凑近黄星,放像声音说道:是不是被小付总迷到了?看你魂不守舍的样子。我告诉你呀,小付总还不算是真正的美女,真正的美女明天回来,大付总。也就是小付总的亲姐姐,付洁。

黄星一怔:付洁?亲姐姐?

欧阳梦娇像是读懂了黄星内心的疑问,解释说道:大付总原名叫付贞洁,后来把中间的‘贞’字去掉了,成了付洁。她最近一直在出差中,据说明天就要回来了。你等着看吧,大付总一回来,鑫缘公司马上就要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黄星本想追问大付总为什么要改名,但又觉得画蛇添足,于是作罢。待欧阳梦娇轻扭着纤美的腰身离开,黄星也回到了工作间。曹经理不在,他也没有收到任何的售后任务,于是坐下来喝了几口水。但是厕所撞车一事,一直没有从黄星的脑海中消失,他纠结了半天,想到了明天即将回来的付洁,才勉强转移了思维,就付洁的长相和性格,展开了阵阵揣测。

但实际上,自从黄星入职以来,虽然没有亲眼见到过这位传说中的巾帼女强人,鑫缘公司大当家。但是她的大名却一直在公司上下流传着。用曹经理的话来形容,那简直是美的一塌糊涂,是上帝造人最成功的杰作。包括公司里的女员工,提到大付总,也个个都是自惭形秽,羡慕嫉妒恨。

黄星突然想到了付洁改名一事,这时候脑子突然一亮,恍然大悟。

怪不得大付总要将‘付贞洁’改为‘付洁’,这个名字乍一听清新脱俗,仔细一品便品出了端倪。真是有些怀疑大付总是不是她父母亲生的,一生下来就盼着女儿‘付出贞洁’,也难怪大付总会改名。

黄星和欧阳梦娇在这边议论付式姐妹,付贞馨却在办公室里反复纠结着。

对于今天一事,付贞馨既懊恼又气愤。她简直对窥探了自己身体的黄星恨之入骨。权衡再三,她觉得干脆快刀斩乱麻,将黄星驱逐出鑫缘公司。否则的话,万一黄星将今日之事到处宣扬,那自己在员工面前还怎么抬得起头来?

下定决心之后,付贞馨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大喊了一声:曹经理!

曹经理像天外飞贼一样转瞬既来,笑呵呵地推门进来,站到付贞馨面前,一边用手抚弄着腰带环,一边问道:小付总,找我什么事?

付贞馨眉头微微一皱:老曹你能不能正经一点儿,整天扣弄腰带干什么?不知道还以为……算了算了,找你过来是想交派给你一个任务。

曹经理坐下来,笑道:说吧。

付贞馨轻盈地站起来,关上办公室门。这段路程虽短,却让曹经理看的美不胜收。他的眼睛很具穿透力这位年近四十的老经理,既是一位老狐狸,也是一只老色鬼。但不得不承认,他在营销方面有着出神入化的才能,很多营销类的公司曾经不惜重金想要得到曹经理,但是皆被他果断拒绝。他之所以会守着鑫缘公司并不太高的薪水毫无怨言,就是因为依恋付式姐妹的姿色。他觉得,假以时日,搞定其中任何一位,便是功德圆满,抱福终生。毕竟,付贞馨和付洁二位美女,一直以电脑处理器的运转速度,拨动着他的心弦。

付贞馨回到座位上,拿圆珠笔在手上飞转起来。圆珠笔在她手上,竟然转出了好几个花样,转速像是飞驰的车轮。但圆珠笔转的再快,也转不走她浓烈的少女心事。她直盯着曹经理,一字一句地道:开—-除—–黄—-星——

曹经理先是一愣,随即笑道:好办。给个理由。

付贞馨当然不会告诉他真相,只是说道:理由你自己找!我只看结果!

曹经理一边站起来一边道:小付总,你说话越来越像你姐姐了!力度!有力度!你放心,我曹爱党一直视你的话为圣旨,我保证从现在开始,你再也见不到黄星这个人了!小样儿,竟敢触怒凤颜,找死!

待曹经理临出门的一刹那,付贞馨突然站起身,强调了一句:记住一个原则,把工资给他结清!农村人出来打个工也不容易。

曹经理伸出两指,表示OK。

目送曹经理出了门,付贞馨禁不住连声叹气。

黄星很快便被叫到了曹经理办公室,进门的刹那,黄星感到一阵和风细雨正扑面而来,面前的曹经理,像钢琴家一样用五指轮流在桌面上弹奏声音,面带笑容,胖的可爱。他还没有意识到,并不是所有的笑容都如春风一样温煦,也并不是所有爱笑的人,都和蔼可亲。

曹经理招呼黄星坐了下来,从抽屉里掏出一包玉溪,抽出一支叼在嘴上。让黄星惊异的是,这名贵的玉溪烟盒里,装着的却是五元一包的红将军。曹经理当然没意识到这个细节,两毛五一支的香烟叼在嘴里,吐出的却是玉溪的贵族豪气。这种打肿脸充出来的高贵气节,让曹经理每次吐烟圈的时候,都觉得高人一等,谈吐不俗。以至于,他炫耀式地倚在椅子上,手里拿起那包外强中干的玉溪烟盒摆弄起来,仿佛生怕黄星没看清楚,他抽的是玉溪。

黄星想笑,但没笑出来。

他不会想到,这玉溪烟盒里装着的,不仅是廉价的冒牌贷,还装着一种莫须有的凶器。

曹经理在连续吐了几个漂亮的烟圈儿之后,才轻咳了一声,冲黄星问了句:黄星,啊,这个,来公司多长时间了?

黄星道:一个多月了。

心里却在暗暗思忖,莫非是曹经理要为自己加薪?

曹经理微微地点了点头:一个多月……嗯,是这样的,我呢为你推荐了一个工作,也是售后。那边工资要比,要比咱们公司高出不少。你今天就可以离开鑫缘公司了!

黄星猛地一怔,晴天霹雳!他不禁追问了一句:曹经理,为什么要开除我,我犯了什么错误?

曹经理道:开除?这不是开除,是工作需要。其实你进公司以来,工作还不错。但是,但是公司研究了一下,觉得公司有一个售后就可以了,多一个浪费。所以—–

黄星站了起来,心里十分不甘。尽管他并不喜欢这份差事,但是被公司以这样一种方式解雇掉,却是极大地触伤了他的自尊心。

但他仍然强装出镇定,尽管,这份镇定在曹经理面前漏洞百出。

黄星还是逆来顺受地接受了命运。不接受又能如何,他只是一个打工者,他没有改变命运的资本。只能被别人握在手心里把玩。

他要走,曹经理接着道:你记个号码,我一个同行,他那里也需要售后……

黄星头也不回地道:不必了!

走出曹经理办公室,他正巧与刚刚巡视完营销一部的付贞馨擦肩而过。他感到付贞馨在不自然之间显得极不自然,甚至是匆匆地加快了脚步。那纤长的双腿和俏美的身姿,让他再一次情不自禁地回想起了今日一事。他脸上腾地一红,随即又是一阵歉意。他很想追上去跟付贞馨打个招呼,但还是控制住了这个想法。人家是鑫缘公司大老板的亲妹妹,副总经理,自己一个小售后的走留,何必去惊扰她呢?

付贞馨走到自己办公室门口,却又在不经意间伸手拉拽了一下屁股,调整了一下衣服的舒适度。她很想回头看一眼,却又觉得没这个必要。尽管这种想法,或许只是她冷不丁地起了恻隐之心,抑或是对一个即将永远消失在自己视野中的小人物的恩赐。

但她始终没有将这个眼神,恩赐过去。

黄星心里一种莫名的失落。

回到工作间,在同事们诡异的目光中收拾好自己的笔和本,打量了一番这个刚刚熟悉的环境,叹了一口气后走出工作间。曹经理正兴致冲冲地哼着歌从厕所里走出来,见到黄星后突然象是想起了什么,让他交出客户花名册。黄星照做后,曹经理拍了拍他的肩膀,意味深长地道:以后不管你在哪里工作,记住哥一句话,宁可得罪十个男人,不要得罪一个女人。

黄星对这句话感到莫名其妙!

但他马上恍然大悟!

可他还是笑了笑,笑人生百态,笑万物苍生。

黄星笑着下了楼,连续的失利,让他下楼格外小心。在职场上栽了两个跟头,他不想在楼梯上再摔跟头。

这短暂的几层楼梯,他像是走了整整一年。每走一步,便会品味一口人生的酸甜苦辣。一楼楼口,他正要加快脚步离开这个令自己黯然神伤的地方,一个堪称惊世骇俗的女人,却突然出现在视野之中。

那女人大约二十五六岁模样,一身时尚的黑色女装,踩着一双红色的高跟凉鞋。头发被束起,在头顶上束了一个结。两个耳朵上各戴了一枚金色环形耳坠,雪白的肤色,晶莹剔透,高挑纤美的身材,散发出阵阵迷人的气息。那般雍容,那般华贵。仿若是吸取了人世间一切光华于一身,一个不经意的眼神,便足以颠覆众生。

黄星在心情郁闷的时候,很少对女人感兴趣,哪怕是倾国倾城的美女。但今天他却像是中了邪一样,原本郁闷萎靡的情绪,在见到这女人的一刹那,顿时抖擞了起来,差点儿惊的他打一个哆嗦。但实际上,他却总觉得,这女人有几分面熟。

女人从一辆大众车上下来后,踩着嗒嗒嗒的脚步声,与他面对面走来。那声音真好听,仿佛是带着优美的旋律,把大地都给踩的舒服极了。

一阵清香越来越清晰,黄星顿时像中了魔咒一样死死地盯着女人,生怕今日一见之后再无缘相逢。这是一个怎样的女人啊,天下再优美的语言也形容不出她的高贵与美丽,再专业的摄影师,也拍不出她千分之一的风华绝代。

他一直以为,只有自己的妻子赵晓然才称得上是倾国倾城,自从与赵晓然在一起之后,他看所有的美女都觉得黯然失色。直到这个女人,以另外一种姿势,再次出现在他的世界。

当女人几乎与他擦肩而过的瞬间,他心里又荡漾出一种强烈的失落。他很想一直盯着女人看,却又担心自己的目光,会刺伤到这个堪称天使的女人。

这短暂的陶醉,淡化了黄星整个人生中的一切失落与痛苦。至少,这短短的十秒钟时间,注定会震撼他的一生。

只是,黄星万万没有想到,女人会为她转身。

他确定,那便是传说中的回眸一笑。

这一回眸,足以凝结时空;这一回眸,足以颠覆世界。

相关文章
  • 被同学强行要第一次|男人胯间的硕大公

    被同学强行要第一次|男人胯间的硕大公

  • 男人很大做起来什么感觉|宝贝塞紧不许

    男人很大做起来什么感觉|宝贝塞紧不许

  • 一晚上弄四次女朋友她不行咯|穿套裙的

    一晚上弄四次女朋友她不行咯|穿套裙的

  • 蹂躏美丽的女刑警|噗嗤噗嗤太深了啊

    蹂躏美丽的女刑警|噗嗤噗嗤太深了啊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老师真好吃_紫黑色粗大h

    老师真好吃_紫黑色粗大h

  • 小妖精好紧再浪一点_口技教学

    小妖精好紧再浪一点_口技教学

  • 校长天天操漂亮校花舒服|象拔蚌可以塞

    校长天天操漂亮校花舒服|象拔蚌可以塞

  • 道具监禁play_他在我腿间疯狂律动

    道具监禁play_他在我腿间疯狂律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