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子

校长天天操漂亮校花舒服|象拔蚌可以塞在下面吗

作者:admin 2020-02-14 11:10 我要评论

“啊...

“啊!”张东吃惊的看着刘翠兰惊讶道:“妈,你怎么这样说啊。”

“唉,是这样的,我和你爸商量了一下,所以想问你的想法。”刘翠兰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完,整个脸色都黯淡了许多。

“妈,你商量什么,就直接说吧,是不是要我做什么事情啊!”张东疑惑道。

“嗯,是这样的,其实你弟弟这次可能伤到了下面了,以后再也没有生育能力了!”刘翠兰悲伤的说完,两只眼睛都噙满了眼泪。

文学

张东顿时瞪大眼睛,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吃惊道:“强子伤到下面了啊,这怎么可能?”

刘翠兰的话,对张东来说不亚于晴天霹雳,因为弟弟和自己关系一直非常好,甚至在自己腿断掉之后,也没有怪过弟弟强子,只是认为自己的命运如此。

如今张强竟然遭此厄运,没有了生育能力,那一辈子和自己一样也算完了。

张东整个人都傻了,呆呆的看着刘翠兰,急道:“妈,医生说还有办法治好吗!”

刘翠兰摇了摇头说:“看样子是再也治不好了。”

张东心里一阵悲凉,过了好久才开口道:“妈,我想去看看强子。”

刘翠兰稍微一呆,然后点了点头,便搀扶着张东向强子屋里走去。

这一刻,他们母子的内心都是十分凄凉的,那一老一少的背影,显得很是孤单寂寥,特别是张东那一瘸一拐的样子,让刘翠兰更加担心了。

遭此厄运,家里两个儿子都成了残废,以后可怎么办啊?

张东刚走到屋里面,便听到张强大声吼道:“思佳,你还是走吧,不要在这里了,我现在已经不需要你,回头咱们就把婚给离了。”

张东听到这个话,顿时一惊,不过他已经知道原因了,倒也没有多大的反应,只是在心里唉声叹息。

反观周思佳,她的身体不断的颤抖,脸上满是泪水,不管张强怎么撵她,她都不肯走,不过在看到张东和刘翠兰的时候,倒是啜泣着喊了一句,算是打招呼了。

张强这个时候,也看到我进来了,也叫了一声大哥,然后低着头坐在那里沉默不语。

张东看了刘翠兰一眼,又看了下周思佳,沉吟了一下便道:“妈,我和强子说会话,你们在外面等一会吧。”

刘翠兰听到张东的话,这次她带着张东来,本就是为了劝劝强子的,便了点了点头说道:“强子,不要胡思乱想,和你大哥聊聊天。”

说完,刘翠兰便带着周思佳一起出去了。

看到人都走了,屋里只剩下张强和张东了。

“强子,你得振作起来。”张东开口道。

“大哥,你说这样我还怎么活啊。”张强眼泪从眼里瞬间流了下来,哭的就像小孩一样。

张东也是一阵心痛,他能体会弟弟这份痛苦,在自己腿断的时候也是痛不欲生,甚至产生了轻生的想法。

“强子,没事的,大哥相信肯定能治好的,而且你的仇大哥一定会想办法帮你报的!”张东说着握紧了拳头。

张强摇了摇头道:“大哥我的仇我会想办法报的,但是我这个病治不好了,医生告诉我了,我生育神经已经断掉了,不要说生育了,就连那个事情也没有办法做了。”

张强说到这里,抬起头看了一眼张东,开口道:“大哥,我有件事情,想求你!”

“什么事情!”张东吃惊道。

张强沉默了一下,然后便道:“大哥,我原本就对不起你,你的腿都是因为我的原因断的,我一直都不知道该怎么补偿你,我现在成这样了,既然这样的话,我就想着,思佳以后就托付给你了,让她和你好。”

“虽然我不是亲生的,但一直都想给咱爸妈生个大胖孙子,现在我已经不行了,所以我打算让你和思佳好上,到时候再怀上你的孩子。

你不是咱爸妈亲生的,更能延续咱们老张家的血脉啊!况且咱们没有丝毫的血缘关系,所以思佳和你并没有任何关系,你完全可以放心。”

听张强这意思,是要把周思佳彻底让给自己的哥哥了!

听到张强的话,张东惊讶的都要站起来了,震惊的叫道:“强子,你想什么呢,就算你不是爸妈亲生的,但我早就把你当成亲生兄弟了啊,思佳也是我的弟妹,我怎么可以和她好呢?”

张东认为张强只是一时受了刺激,自己的媳妇怎么可能给别人,虽然张东在张强说的时候,心里泛起一阵涟漪,但是还是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大哥,我知道你肯定不会愿意,但是我现在这个病肯定治不好了,你要是找不到媳妇的话,咱们老张家不是得要断后了!

所以我才想让思佳怀上你的孩子,何况你不用承担任何心理压力啊,我们没有血缘关系,又不是亲生兄弟!”张强看着我,坚定道。

张东看张强这个样子,根本不像是开玩笑的,他是铁了心要让自己和弟妹好了。

想到这里,他激动的心脏都要跳出来。

自己本来就想勾搭弟妹,一直都怕被人发现,要是真的让弟妹和自己好的话,自己不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嘛?

想到这里,张东几乎兴奋的颤抖,但是让张强这样让给自己,张东又有点感觉对不起张强。

张强,毕竟是自己的弟弟,要是自己真的抢了自己弟弟的媳妇,还真的对不起他了。

张东叹了一口气,便开口道:“强子,这个话,不要再说了,大哥不会答应的。”

“大哥,你。”张强瞪大眼睛,怎么也不敢相信,大哥竟然会这么固执,不管怎么样,都不愿意答应。

沉默了一下,接着开口道:“大哥,你要是真的不愿意的话,我和妈倒也商量出来一个别的办法。”

“什么办法。”张东奇怪的问道。

“借种…”张强沉声道。

张东瞪大眼睛,想了想,依旧摇了摇头道:“强子,这个事情,哥还是没有办法答应你,哥相信,你终有一天能治好的。”

“哥,我治不好的,你就答应我吧!”张强激动的叫道。

他从床上下来,跪在张东旁边,声泪俱下道:“大哥,我真的不行了,你就答应我吧,难道你真的想我们张家断后嘛。”

张东一时心如刀绞,用力去扶强子,但是平时在拐杖的张东,哪里能扶得动平时干活的强子,费了好大的劲,还是扶不起来。

张东知道,张强从小就非常倔强,自己认定的事情,任何人都没有办法改变,只能眼睛微闭,无奈的点了点头道:“好吧,大哥,答应你。”

听到大哥答应了,张强顿时露出一丝的笑容,激动的站起来,对着张东开口道:“谢谢,大哥。”

“强子,这个事情,你还得让思佳同意吧!”张东问道。

张强摇了摇头道:“大哥,这个根本不用思佳知道,她已经是我们张家的人,自然什么事情听我们的。”

张东一听感到有点不妥,想要阻止,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看来强子早就想好了,自己在劝也没有办法。

张东心里多少还是挺期望真的能和弟妹那个一次。

又和强子聊了一会,还约定了借种的时间,就在明晚,张东感到有点太急了,但是强子认为早点,他早安心,时间长了,怕周思佳有其他的想法,张东只好答应,说完张东便回自己屋里面去了。

躺在床上的张东脑子里面充满了混乱,一会想着以后和弟妹的幸福生活,一会又想到强子的身体又感觉十分对不起他。

不过更多的是对弟弟事情感到愤怒,恨自己的腿受了伤,不然的话,一定要帮弟弟讨回公道,这个念头瞬间充满了张东所有的心里,甚至在谋划着该怎么去报仇!

搞得一整夜都没有睡好,迷迷糊糊一直到中午才隐隐感到好像有人在叫自己。

张东慢慢的张开眼睛,一睁开眼睛立刻看到了一个漂亮的脸蛋,这个脸蛋不是别人正是周思佳的脸。

一看到周思佳竟然在这里,张东顿时吓了一跳,整个人都醒了,惊慌叫道:“弟妹,你怎么在这里。”

周思佳脸上微红,不好意思道:“大哥,强子,让我过来叫你。”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张东稍微感到一丝惊讶,看到外面艳阳高照,迷茫的问了一句。

“现在是中午了啊!”周思佳笑着答道,她也看出来了,张东这个时候,应该是睡迷糊了,看到张东一脸傻傻的样子,竟然感到一丝的可爱,想到这里,竟然不由一阵脸红。

相关文章
  • 手撑墙上屁股撅起来|明明很紧为什么会

    手撑墙上屁股撅起来|明明很紧为什么会

  • 大口吞咽着主人|你在拿什么东西顶着我

    大口吞咽着主人|你在拿什么东西顶着我

  • 男朋友喜欢给我用电动棒|我和钱王赵三

    男朋友喜欢给我用电动棒|我和钱王赵三

  • 霍水把你的小缝张开|马车上不断行欢

    霍水把你的小缝张开|马车上不断行欢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他把手指伸进花蕊|啊好大撑死我了不要

    他把手指伸进花蕊|啊好大撑死我了不要

  • 厕所的新娘加长版|压上去进到最里面好

    厕所的新娘加长版|压上去进到最里面好

  • 扶住宝贝的腰挺进去_老师用丝袜脚夹我

    扶住宝贝的腰挺进去_老师用丝袜脚夹我

  • 腿间炙热抵着我的缝_双腿打开绑在床头

    腿间炙热抵着我的缝_双腿打开绑在床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