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子

高考结束把第一次交给同学|震颤地铁地铁上的刺激

作者:admin 2020-02-14 11:21 我要评论

接着,丽姐扑哧一声笑出了声,调侃我道:“小坏蛋,你是不是早对我有想法了?” 我憨笑着挠着头,很不好意思,也就是和她能这样放松的开开玩笑。 “不要气馁哦,...

接着,丽姐扑哧一声笑出了声,调侃我道:“小坏蛋,你是不是早对我有想法了?”

我憨笑着挠着头,很不好意思,也就是和她能这样放松的开开玩笑。

“不要气馁哦,说不定你到时候表现的好,我会试着考虑一下的。”说完,丽姐一阵浪笑,笑得我心都酥了。

此刻,我在重新燃起希望的同时,又无比的痛恨自己为什么是个瞎子。可以想象,在我面前的这可人儿,此刻一定美的不像话,偏偏我却看不到。

“来,小龙,今天没有其他人,让姐姐好好教你。”说着,她两手抓着我的手腕,将我有些僵硬的手掌按到了自己的丰满上。

“啊……”

这就是女人的丰满,我终于摸到它了!软绵绵的真叫人爱不释手啊!

“嗯……小龙,不要,不要那么用力,温柔一点,丽姐有些吃不消了,啊……”

我嘴角勾起,心中不由有些得意。虽然她嘴上这么说,可我知道她喜欢我这样,每当我轻轻拨动时,她都会引亢高歌,声音传到我耳中,引得我浑身都痒痒麻麻的,异常的舒服。

在我渐渐掌握了规律的情况下,丽姐连连娇吟,一声比一声高,到了最后,她身子猛地一僵,一声高吟,结束了一切。

“小龙,你实在太厉害了!”丽姐抓着我的手,气若游丝的说道。

她的手非常的滑嫩,可我现在的心思却完全不在这上面。不住在想,要是能探寻一下她下面的幽境该有多好,长这么大,我还没有接触过女人的那里,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感觉,眼前就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丽姐,我,我想……”我支支吾吾的,话都说不利落了。

文学

“别着急,我知道你想干什么,今天就到这里了,等你完全学会了,我们再进行下一步。”丽姐安慰我道。

“哦!”我有些失落,但没有表现出来。

由于我出色的表现,丽姐特批给我半天的假,说是让我调整心态,认真思考如何掌握新学的技巧。

到了中午饭点,表嫂吴雪晴准时出现。不管遇到什么情况,她总是风雨无阻的来接我。

“今天怎么样?还顺利吗?”表嫂关切的问道。

我微笑着点点头,“还好,店长给我放了半天假,让我好好休息一下。”

表嫂有些意外,“为什么呀,怎么好端端的给你放假了?”

我知道表嫂有可能多想,倒不是说表嫂不乐意看我休息,而是担心我被人撵走,因为这种情况在以前出现过很多次。于是我解释说:“今天我学了新的按摩手法,店长很高兴,所以就放我假了。”

“那感情好,回头帮我也按按。”表嫂笑着说。

额……

我不知道说什么了,心说你可是我的表嫂啊,我怎么能对你做那种事!但是,我心里又无比的渴望。表嫂是个好女人,然而生活中却得不到堂哥多少的怜爱。不知多少个静谧的夜里,我起床方便时,总是能听到她低沉魅惑的叫声。

那声音就像赋有魔力般,折磨的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整宿整宿的睡不着。于是,我幻想着表嫂的样子,然后……

我为自己的举止而感到羞愧,但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或许,我真的是个很不称职的表弟。

回到家里后,我和表嫂有说有笑的吃完了饭。这个时候,是我最享受的时光,听着女人在厨房里的忙碌声,悠闲的躺在沙发上,或许,这就是家的感觉。

‘嘭!’

门被一脚踢开,惊得我‘嗖’的翻身坐起来。不为别的,那个凶神又回来了!

“呦呵,表弟,你也在家啊。怎么,今天没上班吗?还是又被人家踢了?”陈有亮戏谑的声音道。

我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可是却不能通过实际行动来表达自己的不满。因为我是个瞎子,论打架的话,我明显吃亏。

这个人就是我的表哥,一个十足的人渣。每天除了和他的那帮狐朋狗党喝酒之外,就是赌钱。每次输到精光才回家,拿了钱之后又去赌。我和表嫂不知受过他多少的辱骂和踢打。

“有亮,吃饭了吗?锅里还有包子,我去给你热几个。”表嫂知道我有难了,急忙出来解围。

“不用!”陈有亮冷冷回了一句,接着冲着我的方向很不客气的说道:“臭瞎子,是不是人家又不要你了,每天就知道吃白饭,如果给老子挣不回钱来的话,趁早给老子滚蛋!”

听了他这话,我狠狠咬着牙,双拳紧握,恨不能一刀子捅死这王八蛋!我们是亲戚,他怎么能这样对我!

此时,我无比的痛恨自己,为什么我是一个瞎子,什么都做不了!

“有亮,你误会了,小龙今天被领导夸奖了,说他新技能学的好,特地准他休息半天呢。”表嫂解释道。

“哦?看来长本事了,这么说来,你工资也应该涨了才对。好,从下个月开始,每月多给我一千块钱,不然的话,我要你好看!”陈有亮凶狠的威胁我道。

我没坑声,此刻我心里不停在想着,是不是带着表嫂逃离这里比较好。之前没有什么机会,因为钱都被这混蛋剥削去了,可是今天丽姐答应我,说我要是干的好的话,工资给我翻一倍,或许,我能偷偷攒下一些钱来。

“瞎子!你没听到吗?当老子说话是放屁吗?”说着,我前方跟着一阵响动,听情况,这混蛋又想冲过来打我。

“听到了!”我高喊了一声,决定先稳住他再说。

陈有亮得意的笑了两声,接着对旁边说道:“走,跟我去厨房。”

周围一下安静了,我心有余悸的手按着自己的胸口,不管怎么样,总算逃过了一劫。

可是,不久之后厨房那边就传来了声音。人都说,失去视觉的人,其他的感官会变得更加灵敏一些。这话不假,因为我确实听的比别人远。

“骚货,这么快就湿了,是不是想男人想的?”陈有亮喘着粗气断断续续道。

“别,别在这里,小龙还在,要做的话,我们到房间去。”表嫂气喘吁吁,似乎被男人折磨的很是不堪。

“呵呵,你不觉得这样才兴奋吗?你看,那个瞎子正看着我们呢,怎么样,想不想让他也来搞你一把?”陈有亮道。

表嫂明显不行了,嗯啊起来,之后便再没有说话。

陈有亮倒是一刻也没闲着,不断的说着糙话,“还说不想,你他么都来了!”

坐在沙发上的我再也听不下去了,我为自己有这样的表哥而羞愧,也为表嫂而难过。另外,让我感到难堪的是,我出于本能,居然可耻的有了反应。为了不让陈有亮有进一步取笑我的机会,让我和表嫂难堪,我决定回卧室去躲一下。

然而,就在我手持盲杖,绕过茶几的时候,突然脚下一绊,扑了出去。

‘咚!’

一阵沉闷的声响,我的头当即就是一痛,似乎撞到了桌腿。接着,我感觉额头有液体流了下来,脑袋昏昏沉沉,就要失去知觉。

“瞎子摔倒了!”

“这个时候你还说风凉话,快救他呀!”

这是我最后听到的话,我勉强睁着眼看了一眼,竟看到一双白腿跑了过来!

看来我真的完蛋了,都出现幻觉了。

……

“小龙,小龙……”

睡梦中,隐约听到有人在轻声呼唤我的名字,我尝试着睁开了眼睛。

好疼啊!

我从未觉得眼睛如此的痛过,可是当我看到一丝光亮出现在我眼前时,几乎瞬间懵了。

这是怎么回事?!我能看到了!

“嫂……嫂子?”我初次恢复了视觉,感觉一切还很陌生,所以便试探着问了一句。

这时,表嫂袅袅婷婷的走了过来。只见她长发松散的披落在两肩,身穿花色的印花裙,行走之间,曼妙的曲线若隐若现,韵味十足,让我顿感口干舌燥,不由吞咽了一口口水。

她的身材很丰腴,却一点都不显得累赘,胸前的一对鼓囊就像空荡的衣服里塞了两个蟠桃,傲人挺翘,浑圆饱满,牢牢吸引着我的目光。

等人走近一点,我才看清她的模样。

好美!

我不由心生感叹。弯弯的新月眉,一双清灵的大眼睛,如同发亮的宝石一般。皮肤白皙,细腻红润,清波流转之间,风情万种,让我不由心头酥痒,为之迷醉。

唯一不和谐的就是她的右脸庞乌青的伤痕,不用想,一定是陈有亮那混蛋打的。

没错,她应该就是表嫂了!可恶,陈有亮那混蛋,我饶不了他!想着,我双拳攥紧,手臂上青筋毕现。

“怎么样,感觉好一些了吗?”表嫂轻皱秀眉,担心的问道。

看她的洁白的藕臂伸了过来,我下意识的要躲,可还是慢了一步。

这时,我的心里突然忐忑起来。要不要告诉表嫂我的眼睛已经好了。重获光明的喜悦让我迫不及待的想与人分享,可是刚一张口便心中一顿,停了下来。

没错,如果我说了的话,她一定反对我去按摩店。现在,最要紧的是早点拿到钱,脱离陈有亮那混蛋的掌控。就目前的情况而言,我除了按摩什么都不会。

斟酌再三,我还是选择先等一等再说。

‘嘶!’我咧着嘴吸了一口冷气。

表嫂见到我这样,玉手连忙缩了回去。

“对不起,弄疼你了吧?”表嫂一脸歉然的说道。

“没有,都是我不好,让嫂子担心了。”我尽量挤出一个轻松的笑容,但看上去还是有几分苦涩。

听到我这样说,表嫂目光低垂了下去,表情自责道:“那混蛋把我手里的钱都拿走了,我只能简单的帮你包扎一下,是嫂子对不住你。”

眼看着她,我的心都要融化了。多好的一个女人!我有幻想过她的模样,她的眼神,却仍不及我亲眼所见到的一半。

此刻,她清丽的面容正对着我,眼里含着泪,自责而关切,让我止不住的心疼。

“嫂子,一切都过去了,从今往后,我一定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我轻轻抓住她的手,温柔的安慰她道。

然而,就是这一下的功夫,表嫂愣在了那里,不可思议的看着我,让我很是不解。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对了,我很快便想通了其中的关键,我是个瞎子,怎么能一下抓到她的手呢。

于是,我停止了眼睛的眨动,面朝着一个方向,重新回归到了那个呆滞的状态。

“嫂子,你不相信我吗?”

表嫂在愣了一下后,欣慰的笑了,一霎那,真如冰雪初融,山花盛开。

“相信,嫂子相信你。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吧,如果明天还觉得头疼的话,就休息一天,我来和你表哥说。”

温婉的笑容,让我忘记了疼痛。她的眼睛仿佛拥有魔力一般,让我不知不觉沉醉其中,不想挪开。

“好。”

我点了下头,不想让她过多的担心,心里却已打定了主意,无论如何,我也会坚持去上班,为将来做好打算。

表嫂站了起来,腰身款摆,摇曳生姿,把我的魂都勾走了。

然而更让我心慌肉跳的是她的穿着,那薄透的长裙中,一大片白光若隐若现,宽大浑圆的两瓣完美的呈现在了我面前。

表嫂没有穿小裤!

这个发现,让我登时血气上涌,脑袋跟着就是一懵,额头的伤口再度火辣辣的疼了起来。

不,她不是有意的。应该是她认为我是一个瞎子,所以没必要避讳我。

可是尽管如此,我依然很激动,表嫂真是太美了,不管是脸蛋还是身材,都绝对称得上是大美女。

整个晚上,我都激动不已,我能看见了,我不是一个瞎子了!

直到凌晨一点多了,我才带着笑容,沉沉的睡去。在梦中,我梦到表嫂钻到了我怀里,羞涩的盯着我,让我来爱她。

我毫不迟疑的点了头,然后我们两人……

早上醒来,我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清洗自己的小裤,真是太难受了。同时,我也为昨晚梦中的旖旎而臊得慌。

但是很奇怪的是,我心里没有多少愧疚感。或许,那一撞让我醒了,去他么的陈有亮,他不配!

表嫂这么好的女人,怎么可以让这混蛋糟践,我会好好照顾她,绝对不会再让她受半点委屈。

在浴室宽大的镜子中,我看到了自己的样子,虽称不上绝对的英俊,但面容清秀,云眉朗目,给人平易近人,阳光清新之感。

我很满意自己的模样,虽然看上去有些陌生,但我想,我活了,不用再逃避别人的责难,不必像条可怜虫一样躲入阴暗的角落。

正高兴着,浴室的门吱呀一声打了开来。

“小龙,你蹲在那里做什么?”

娘的,此刻我想死的心都有了,怎么在做这种事的时候偏偏就被表嫂碰到了呢。

然而,正当我抬起头想向表嫂解释时,镜子里的一幕却惊呆了我!表嫂居然只穿了罩罩和小裤就进来了!

黑色!无论是花边镂空的小裤,还是胸前的两个薄薄的布片,都是黑色!

“我,我在洗衣服。”我匆忙低下头,免得被她发现有什么不对。

表嫂顿了一下,像是知道我在干什么了,轻笑了一声,说道:“你放下吧,让嫂子帮你洗好了。”

接着,浴室的玻璃门关上了,人从我背后绕了过去。

“不不不,还是让我自己来吧。”我低着头不敢回头,可是刚才那一幕又不断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我的内心很挣扎,心说只是看一眼,哪怕只是看一眼也好。

最终,重获光明的我还是没有压制住内心的浴望,心情紧张的回过了头。

这时,表嫂正背对着我,弓着身子在翻着旧衣筐里面的衣物。

她那挺翘圆满的瓜瓣直愣愣的呈现在我面前,距离是如此的近,看得我登时便咽了口口水。

如果它定着不动也就算了,关键还左摇右摆,让我莫名的一阵心慌。

说来也怪,还没看几秒,表嫂就像有所察觉一样,转过了头,吓的我急忙回头,低下脑袋,揉洗盆子里的小裤,心里忙念阿弥陀佛。

“傻小子,跟嫂子还客气什么,嫂子是过来人,知道你们男人的那些事。”表嫂笑吟吟的说道。

我连连摇头,心虚道:“嫂子,你就给我留点面子,让我自己来洗吧,好吗?”

“好了好了,我知道我们家小龙是大男人了,你洗就你洗,完了后记得交给我,我帮你搭出去。”

“谢谢嫂子。”我总算松了一口气。

本来我以为表嫂已经收拾好旧衣服,准备要离开了,回头看去,却看到表嫂正扭动着身子,在脱身上唯一的小裤……

眼看着单薄的小裤向下褪去,表嫂的丰臀毫无保留的暴露在了我的面前。圆圆满满,高高隆起,通体雪白,没有一点瑕疵。

相关文章
  • 被同学强行要第一次|男人胯间的硕大公

    被同学强行要第一次|男人胯间的硕大公

  • 男人很大做起来什么感觉|宝贝塞紧不许

    男人很大做起来什么感觉|宝贝塞紧不许

  • 一晚上弄四次女朋友她不行咯|穿套裙的

    一晚上弄四次女朋友她不行咯|穿套裙的

  • 蹂躏美丽的女刑警|噗嗤噗嗤太深了啊

    蹂躏美丽的女刑警|噗嗤噗嗤太深了啊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道具监禁play_他在我腿间疯狂律动

    道具监禁play_他在我腿间疯狂律动

  • 校长天天操漂亮校花舒服|象拔蚌可以塞

    校长天天操漂亮校花舒服|象拔蚌可以塞

  • 老师真好吃_紫黑色粗大h

    老师真好吃_紫黑色粗大h

  • 小妖精好紧再浪一点_口技教学

    小妖精好紧再浪一点_口技教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