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子

一边洗碗一边要你|满肚子浓精涨 走路H文

作者:admin 2020-02-21 10:12 我要评论

“谢啥,娜姐你只要记住了,小龙就是你的保护神,随时随地的保护你!永远保护你...

“谢啥,娜姐你只要记住了,小龙就是你的保护神,随时随地的保护你!永远保护你!”小龙说道。

夏春娜愣住了,然后凄美一笑,“小龙,你也回去休息吧,我的事,你别告诉你嫂子啊!”

“恩,放心吧,娜姐,我不会说的!”

回到家里的时候,小龙发现嫂子已经睡了,他睡不着。

第二天,周六,小龙带着家里的狼狗去东霸天那村打探他的消息。

小龙跑步到东风乡,被小龙简称为阿东的狼狗也跟着一路狂奔。

一口气跑到东风乡,五公里的路程,小龙脸不红,心不跳。

他以东霸天媳妇美玲的表弟的身份打听东霸天家的位置。

东霸天昨晚被开水烫伤,又被小龙打倒,现在肯定没有回家,多半在县城的医院里正接受治疗吧!

想到这里,小龙得意地笑了!

终于打听到东霸天家的位置,小龙站在院子门口,准备进去时,却听见从东霸天家的堂屋里传来呜呜的哭泣声。

小龙好奇,走进院子,来到堂屋,看见东霸天的媳妇正在哭。

文学

小龙故意咳嗽了一声,美玲像是受到惊吓似的,哭声嘎然而至,慌忙起床,眼圈通红地看见是小龙,这才安心下来,忙不迭不地擦泪,然后问道:“怎么样,你阻止东子做坏事了吗!”

“嘿嘿,大嫂,放心吧,我阻止了!”小龙给她吃下一个定心丸。

美玲如释重负,“谢谢你!”

“大嫂,你哭啥?”

“刚才婆婆来我家,说东子成天不沾家,不务正业,就是因为我没有生孩子的原因!还说我是不下蛋的母鸡!呜呜呜!”

说到伤心处,美玲又哭起来,“这能怪我吗,生孩子又不是我一个人的事!”

“嘿嘿,大嫂,别哭了,我有时间劝劝东子哥!”小龙安慰道。

突然,“咚咚咚”院子大门口传来拍门的声音。

小龙就跑出堂屋,穿过院子,打开了院子里的大门,一打开,入眼之出是一个同龄女孩。

这个女孩让小龙眼睛一亮,无论身材还是长相,都是绝对一流的。竟然比他的同桌王雪还漂亮。

“你是?”看到小龙,女孩也是一愣。

“我是刘文东的亲戚,我表姐生病了,我就过来看看她!”小龙微笑着说。

“哦,我是来问问,你是带狗来的吧?”

“对呀,怎么了!”

“怎么了?”女孩显得有气急败坏,“你的狗和我家的狗连在一起,分不开了!你家的狗也太坏了吧,看见我家小花,就扑了上去!哼!”女孩说着说着,脸就红了。

“嘿嘿,其实狗和人一样,见到美丽的异性就蠢蠢欲动啊!”小龙第一次对同龄女孩产生好感。

因为眼前这枚小美女实在是太秀色可餐了,她长得有点像某个女明星,小龙在电视上见过,但一时也叫不出名字来,反正很漂亮,就连王雪和她站在一起会黯然失色。

王雪的漂亮比较大众化,充满脂粉气,而这个女孩,好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

女孩听到小龙这句羞人的话,脸更红了,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别贫了!你赶紧把你的狗叫过来吧,哼,我家小花可吃亏了!”

“怎么会呢,我家阿东是往外送东西的,你家小花是收东西的,吃亏的还是我家阿东!”小龙意味深长地坏笑。

“送什么东西!”女孩楞了一下,然后恍然顿悟,脸红得像天边的晚霞,忍不住骂了句:“真无赖,不愧是文东哥的亲戚,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啊!”

小龙跟那女孩并肩朝两只狗连在一起的现场走去,那里已经围了好几个嘻皮笑脸的小孩,这些小孩其实都知道是咋回事,脸上都呈现出一种心照不宣古怪的笑!

“你赶紧把你的狗叫回来吧!”女孩没好气又不好意思地说。

“你看他们多恩爱呀,我怎么好意思破坏他们的雅兴,俗话说的好,宁拆十座庙,不破一对亲呀!”小龙依旧坏笑,做为难的样子!

“赶紧啦,你和你家狗一样,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女孩很小辣椒地急了!

“好好好,别生气,我叫就是了!”小龙吹流氓口哨,尖尖的声音刺入女孩耳膜,女孩都感到隐隐作痛了!

她两只食指塞住耳孔,凤眼圆睁,柳眉倒竖,“你干啥咧,别吹了,这么烦人!”

“我不吹,我的狗咋会来呢!”小龙无辜地说。

“那你吹了,它也没有来啊!”女孩怀疑地看着小龙。

“阿东,过来!”小龙叫了一声。

可是,狗根本不理小龙。

小龙急了,“东霸天,给我滚过来,再不过来,老子不要你了!”这一叫,奇迹发生了,阿东像个士兵一样,敏感地接受命令,立刻甩掉花花,朝小龙跑来!

大家听见小龙喊东霸天狗才罢休,都轰然大笑。因为,刘文东的绰号,在村里人人皆知。

女孩也跟着忍俊不禁,不过,她立刻把脸拉得老长,因为她家花花竟然又朝阿东跑来,两条狗聚在一起,鼻子对鼻子的嗅着,小龙笑得直不起腰来。

“有啥好笑的,哼!花花,跟我走!”女孩叫了一声,花花没反应,女孩气得无可奈何,小辣椒地骂道:“我都郁闷了,他有啥好的,就是一个无赖吗,你就喜欢他?”

骂完,女孩坏坏一笑,看了小龙一眼,听口气,女孩好像连人带狗一起骂了!

小龙并不和她一般见识,因为眼前这个小美女很有趣,小龙想逗逗她,“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扬起清灵的小脸:“我干嘛要告诉你!”

“交个朋友吗!”小龙说。

“切——!”女孩不以为然,冲她家母狗花花叫起来,“花花,跟我回家了!”可是,花花根本不听她的话。

女孩急了,“文东哥家本来没有狗的,你串个亲戚为啥要把这破狗带来嘛!我如果知道今天他家有狗,就不会带花花从他家门口经过!哼!”

小龙坏笑,饶有兴趣地看着女孩娇急的俏丽模样。

最后,女孩回到家里,拿着一根骨头出来,花花看到骨头,便扑了上去,花花这才一步步被她骗走。

而这个时候,阿东也想过去,却被小龙骂住了。

“都散了吧,笑啥笑,将来你们也有这一天!都滚开了!”小龙笑骂着。

得知东霸天住院的消息,小龙便安心了,起码最近要太平了。

跑步回篱笆村,阿东在身后紧紧尾随着。

一路上,小龙很是高兴,哼着小歌,抽着小烟,惬意无比。

小龙赶到篱笆村头时,正好看见村里的屠夫夏军民在院子里杀牛,他平时杀猪杀得习惯,可杀牛,却显得很笨拙。

因为牛的力气很大,几个男人死死摁着,都显得很危险,牛竭力挣扎着,发出声嘶竭力的叫。

这头牛可能是夏军民养的,他对它产生了感情,拿着匕首不忍心下手,眼看那些摁牛的男人要被挣扎的牛掀翻,他还在犹豫着。

小龙可能因为报复了东霸天,心里高兴,看到这一幕,全身热血沸腾,一下可来了精神,一个箭步冲进去夏军民家院子,“军民叔,把匕首给我!”

“给你?你行吗小龙,别看你平时打架厉害,可你要知道,这是一头牛,弄不好它用牛角撞你!一边玩去吧!”夏军民说。

虽然小龙打架心狠手辣出了名,但怕他的人多半是某些同龄人。

大人一般不怕他,更何况夏军民是杀猪的,有的是力气和勇气。

“墨迹了,给我,快点!”小龙此可好像魔鬼附体,不由分说上去夺过匕首,满嘴叫骂着:“我都不信杀不了你一个畜生!”

说着,他如恶狼一般扑上去,一刀捅进了牛的脖子里,牛发出绝闷的惨叫,大幅度挣扎起来,几个男人已经快摁不住了。

“我草你妈,我草你妈!”小龙双眼迷离,把牛当成东霸天,咬牙切齿地一刀接着一刀的捅下去,结果还弄了一脸牛血。

当时院子里所有的人都看傻了。

夏军民目瞪口呆,良久,说了一句,:“这孩子不是人!”

小龙一直捅下去,捅到牛彻底断气为止。

“小龙,来来,赶紧洗洗吧,弄了一身血!”夏军民的媳妇端着一盆水走来。

小龙抬起头来,军民婶子水灵一笑,夸赞道:“没想到小龙这么牛,他们这几个臭男人都搞不定的牛,竟然让你给杀了,呵呵!厉害呀小龙!对了,小龙,婶子看你不错,给你说个媳妇咋样!”

“啊?婶子,我还小吧,才十五六岁呀!”小龙做老实的样子说。

“哎,现在找个对象多不容易,什么彩礼呀,房子呀,摩托车呀,电动车呀,冰箱彩电什么的,不容易,说个你们先处着,也不错啊,况且我说那姑娘,她家有钱,兴许不会向男方索取那么多彩礼!”

“嘿嘿!”小龙只笑不语。

“小样!笑啥!”军民婶也笑得花枝乱颤。

洗完以后,小龙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出军民婶家的门口,卧在路上的阿东跟着站起来,尾随小龙身后。

小龙哼着小歌朝自己家里走去。

一进家门,小龙就习惯性地喊:“嫂子,嫂子!”没人应,大概嫂子又下地干活了,哎,嫂子就是勤快啊!

小龙在堂屋看电视,中午的时候,白兰回家了,唉声叹气的。

“嫂子,你怎么了!”小龙问。

白兰凄然一笑,“你娜姐也不知道今天怎么了,整个人都看上去呆呆傻傻的,我上去找她玩,她心不在焉的,似乎有心事,我问她,她只是伤心地哭,不说什么事,难道她和刘文东分手了!”

小龙的心有点疼,他忽然觉得,娜姐现在最需要人关心了,她心灵上受到了创伤,犹如惊弓之鸟,何况,不知道星期一东霸天会怎么造谣毁坏娜姐的名声。

“妈了个比的,谁敢造谣,我就揍谁!”小龙暗中握紧了拳头!

星期一,天朦胧亮,小龙便起床上学了。

他和往常一样,故意在书包里装好多本书,增加重量,背在肩头,跑步而行。

时间一长,他就习惯了,这些重重的书,现在他背起来竟没有一点感觉。

阿东也紧紧跟在他身后,寸步不离。一人,一狗,在乡间小路上奔跑。

这时候,篱笆村通往东风乡中学的必经之路上,也出现一些骑车上学的同龄人,他们一路上有说有笑,见到小龙寒暄几句,便骑车走远了。

在篱笆村的同龄人中,小龙是孤独的。

不是因为他是孤儿没人愿意和他一起,而是因为他的名声。他经常跟人打架,并且心狠手辣,学习成绩又差,十足的小痞子一个,同龄人的父母们都暗地里教育自己的孩子,最好别跟小龙一起,怕被小龙带坏。

早晨第一节课是早读,每当这个时候,班主任夏春娜都习惯到班里转一圈,于是一些背语文课文的学生,或者是背物理化学数学公式的学生,都会很惊慌又讨好地拿起英语书滥竽充数。

大家都知道,班主任教英语,如果当着她的面复习其它科目,这不是找死吗?

其实这种情况,老师们早就知道。所以,只要早上第二节有课的老师,都会陆续的在第一节课晨读的时候,先后走进教室转一圈。

于是乎,学生们忙得不亦乐乎,刚读完英语,代数老师来了,好不容易应付完代数老师,历史老师又来了!

可是,今天,班主任夏春娜却没有来!小龙心想:“娜姐准是心情不好,请假了!”想到这里,他又握紧了拳头,有种要保护娜姐的坚持!

同桌王雪左手托左腮,睁大水汪汪的眼睛,津津有味凝望着小龙,眉眼带笑。

小龙已经习惯了她的花痴,有时候他也不明白,老子到底有哪里好的,王雪这么迷恋我!

某些花季少女,迷恋叛逆少年,实属正常。况且小龙对她的态度与众不同,更加让她迷恋。

别的男生,屁颠屁颠的给她献殷勤,而小龙,从来没有过,小龙也总对她爱理不理的。

“小龙,以后放学我送你回家吧,你每天都跑步难道不累吗。人家很心疼啦!”王雪笑眯眯地说。

“谢谢,不过我还是喜欢跑步,生命在于运动嘛!”

“哼,不让送就算了!”王雪假装不高兴起来,每当这个时候,她多么希望小龙能像其他男生一样哄她,可是每次都大失所望。

晨读快下课的时候,历史老师周丽娟穿着斑马条纹的紧身长裙走进班里,于是,学生们赶紧拿出历史书朗读起来。

周丽娟让大家停止读书,然后对大家说,“同学们,你们班主任最近有事,从今天开始我做大家的代理班主任,希望大家配合一下!”

话音一落,班里窃窃私语,夏春娜的泼辣严厉,害得那些调皮捣蛋的同学憋屈够了,如今听说温柔的周老师做班主任,某些同学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好像突然之间轻松了很多。

尤其王小涛,曾经被小龙打进医院的家伙,高兴得快跳了起来,竟然大声说,:“放心吧,周老师,我们都配合你,大家鼓掌,欢迎周老师做我们的班主任!”

说完,他率先鼓掌,跟着稀稀拉拉的掌声越来越响,变成了全班一致的如潮水般的掌声。

“谢谢大家!”周丽娟有些不好意思的脸红了。

然后她对着门外,说,“进来吧白小朵”说话间,一个背着书包的女孩亭亭玉立地走上讲台,瞬间女生们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汇聚而来。不得不说,这个叫白小朵的女孩太美了,整个人看起来犹如玉皇大帝的七仙女,灵气逼人。

而除了小龙外,所有男生的眼睛都为之一亮,感觉好舒服好养眼。

“怎么是她?原来她叫白小朵!”小龙自言自语。

“哼,长得也不过如此嘛!”王雪嫉妒地说,听见小龙的自语,问道,“你认识她?”

“昨天刚认识的,她家养了一只母狗!和我家的阿东在谈恋爱!”小龙说。

“同学们,大家欢迎新同学!”周丽娟率先鼓掌。男生们“啪啪啪”一个劲儿地欢迎,把手都拍疼了。三二班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小朵,做个自我介绍吧!”周丽娟说。

“恩!”只见白小朵点点头,然后面向大家,落落大方地说,“大家好,我叫白小朵,刚转学来的插班生,希望大家多多关照!”然后,还深深鞠了个躬。声音清脆可人,婉转动听,想必唱歌一定好听。

潮水般的掌声又响起来。

“小朵,我先给你安排个座位吧!不过你看,没有多余的座位,只能让你跟别的同学挤一挤了!”周丽娟说。

相关文章
  • 手撑墙上屁股撅起来|明明很紧为什么会

    手撑墙上屁股撅起来|明明很紧为什么会

  • 大口吞咽着主人|你在拿什么东西顶着我

    大口吞咽着主人|你在拿什么东西顶着我

  • 男朋友喜欢给我用电动棒|我和钱王赵三

    男朋友喜欢给我用电动棒|我和钱王赵三

  • 霍水把你的小缝张开|马车上不断行欢

    霍水把你的小缝张开|马车上不断行欢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腿间炙热抵着我的缝_双腿打开绑在床头

    腿间炙热抵着我的缝_双腿打开绑在床头

  • 扶住宝贝的腰挺进去_老师用丝袜脚夹我

    扶住宝贝的腰挺进去_老师用丝袜脚夹我

  • 他把手指伸进花蕊|啊好大撑死我了不要

    他把手指伸进花蕊|啊好大撑死我了不要

  • 厕所的新娘加长版|压上去进到最里面好

    厕所的新娘加长版|压上去进到最里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