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五个男人一起上我的经历,宝宝贝别哭我轻一点

作者:admin 2019-11-15 10:42 我要评论

说着他已经低头朝我吻下来,微凉的手也变得不安分,我昨晚累的不轻,顿时吓了一跳,也顾不得研究他哪不对劲了,急忙摁住他的手求饶。 好在他也就是逗逗我,亲了...

说着他已经低头朝我吻下来,微凉的手也变得不安分,我昨晚累的不轻,顿时吓了一跳,也顾不得研究他哪不对劲了,急忙摁住他的手求饶。

好在他也就是逗逗我,亲了我一会后就起身出去,给我拿了些吃的进来。

等我吃完东西,他说他有事出去一下,晚上回来,让我在家乖乖等着他。

我问他干嘛去,毕竟我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在他家也别扭,想让他在家陪我,或者带我一起去。

结果他神秘兮兮的笑了笑,问我想不想嫁给他,如果想,就乖乖在家待着,等他把事办了我们就能结婚了。

我都跟他上床了,当然想嫁给他啊,便问他是不是要去长辈亲戚家里商量婚事,如果是那样的话,我跟着去确实不合适。

王玮笑了笑,不置可否,临离开前还低头在我额头上重重亲了一下。

等他走后,我一个人有些无聊,便靠在床上玩手机,玩着玩着竟然睡着了。

文学

等我再醒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王玮他妈已经做好晚饭,过来喊我吃饭。

因为在坟地里问我来没来月经的事,王玮他妈再见到我有些尴尬,吃饭时一直热情的给我夹菜,我也想跟未来婆婆打好关系,便主动找话题,问她今天那血坟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会突然炸开,跟来月经的女人又有什么关系。

这一问,王玮他妈顿时打开了话匣子,说那坟有年头了,还是个夫妻合葬墓,一个坟头下面埋着两个棺材,不过去年那坟被挖开了一次,装女人的那个棺材被人偷了,所以这次血坟炸开,一定是男棺材里的冤魂出来报复,找老婆来了。

王玮他妈说着脸上划过一丝敬畏,丝毫不掩饰她的迷信,还郑重的告诉我,不要再靠近那片坟场,现在坟场里不太平。

我听完无语的笑笑,说这女棺去年就被偷了,那冤魂怎么今年才出来报复,够沉得住气的,而且就算真有冤魂寻仇,跟那五个女人又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划伤她们的手。

王玮妈妈解释说鬼是阴物,外面阳气太重,贸然出来会被灼伤,所以它想出来复仇,就必须有个契机,来月经的女人就是契机,经血属阴秽之物,对鬼大补,所以她们这一带向来有个规矩,就是女人在来月经期间不能上坟,否则就会被鬼缠上。

她说的一板一眼的,好像很懂的样子,说完就招呼我先吃饭,现在王寡.妇已经对村里所有来月经的女人都做了治疗,这件事就算完了,让我也不要多想。

我原本是没多想,但被她这么一说,我心里不禁开始打鼓,毕竟我也在来大姨妈的时候上了坟,坏了忌讳,而且自从我昨天上坟回来以后,王玮就跟变了个人似的,该不会我没事,王玮被鬼缠上了吧?

想到这,我犹豫的看着王玮妈妈,想把王玮可能撞鬼的事告诉她,可每次话到嘴边,我都又咽回去。

毕竟我现在只是怀疑,没有证据,而且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王玮妈妈形容王玮的变化,总不能跟她说王玮以前很纯情,现在突然变污了吧。

想来想去我还是决定先不声张,等王玮回来了再说。

这一等就是一晚上,王玮一直到深夜两点多才回来,他好像刚经历过剧烈运动一样,喘.息声很重,即便这样,他还是摸黑钻进被窝里,冰凉的手直接扒开我的双腿,二话不说就想钻进来!

我吓了一跳,一边躲闪一边问他发生什么事了,怎么回来这么晚。

他还是不说话,只是喘.息声更重,好像我闪躲的动作激怒他了一样,他的动作也粗.暴起来,直接摁住我,强行把我压在他身下,狂风暴雨似的动起来。

我死命的挣扎,可我根本没他力气大,而且我越挣扎他好像越兴奋,动的也越激烈,更可怕的是我竟然在这个时候失声了,任凭我怎么呼喊求救,嗓子里都像卡鸡毛了一样,发不出任何声音。

等他终于平静下来的时候,我已经快瘫死在床上了,身体好像被撕裂了一样,没有半点力气,而他满足以后竟然不喘了,身体也不像刚回来时那么冰凉,手轻轻搂着我,说睡吧,一觉醒来以后,你身体就恢复了。

我哪还敢睡,现在我已经能确定搂着我的不是王玮了,或者说不是以前的那个王玮了,即便昨晚的疯狂可能是王玮闷骚,但他就算吃了雄心豹子胆,也绝对不敢对我来强的。

那么问题来了,现在搂着我的这个王玮是谁,难道他真被寻仇的男鬼缠上了,昨晚我就是跟鬼上的床,血坟头上的那摊经血也是我留下的?

一整个晚上,我都精神紧绷的蜷缩在‘王玮’怀里,不是我不想出来,而是我的身体已经累到瘫痪,根本没力气从他怀里爬出来。

好在他很快就睡着了,发出均匀的呼吸声,而我在他怀里哆嗦了很久,才逐渐冷静下来。

他显然不是王玮,但我现在不能跟他撕破脸,更不能让他察觉到我怀疑他了,毕竟鬼可是杀人不眨眼的东西,趁他现在还没想弄死我,我得先下手为强。

现在只等天色一亮,我就找个机会去王寡.妇家求助,她那么厉害,肯定有办法救我。

有了解决办法,我心里一下舒畅了很多,可我好不容易盼来了天亮,计划却出了岔子。

‘王玮’很早就醒了,醒来之后好像心情很好的样子,还扭头在我额头上亲了一下,然后就靠在床头上看书,也不说出去吃饭什么的,一直守在我身边。

我吓得心脏砰砰乱跳,只能继续装睡,心里都快急死了,他要是一直守着我,我还怎么溜去王寡.妇家?

我不敢轻举妄动,眼睛闭的死死的,但没多久我的胃就出卖了我,发出一连串的咕噜声。

我瞬间想死的心都有了,尼玛这都什么时候了,命都快没了,肚子还会饿。

果然,我肚子的咕噜声瞬间吸引了‘王玮’的注意力,黑暗中我感觉到一张脸凑到我面前,距离我很近,我甚至能感觉到他刻意压制的气息。

我吓得头皮发麻,呼吸瞬间就乱了,紧跟着我听见耳边一声坏笑,两片冰冷的嘴唇瞬间盖在我唇上。

“啊!”我失声尖叫,心里紧绷着的弦终于断了,一下坐起来推开他。

他两眼正直勾勾的看着我,脸上挂着笑,眼底满是揶揄,“你故意装睡,就是在等着我亲你?”

“才没有。”我有些慌乱,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吓得,我的脸竟然一片通红。

“没有你怎么心跳那么快?”他笑意更浓,盯着我看了一会后,突然伸手搂住我的腰,把我从床上捞起来,直接抱着我往外走。

我心里一咯噔,怕他觉察到什么,忙问他要带我去哪。

“吃饭,你不是饿了么。”他嘴里蹦出几个字,然后直接当着王玮爸妈的面,将我抱到餐桌上,给我盛了碗粥。

我尴尬癌都犯了,只能在王玮爸妈的注视下埋头喝粥。

好在吃完饭以后‘王玮’说他有事出去一下,让我在家看会电视,或者陪他妈聊天增加感情。

我头点的比小鸡吃米都快,心里已经乐开了花,机会来了!

等‘王玮’走后,我换了身衣服,找了个借口糊弄王玮妈妈,随后也出了门,直奔王寡.妇家。

王寡.妇在这个村里赫赫有名,我随便一打听,就得知她家在村西,离坟场不远,大门是朱红色的,门上还粘着一排鸡毛,很好找。

我先前已经去过坟场,认识路,很快就找到那个朱红色的大门,只是大门上粘的鸡毛跟平常见到的不一样,而是清一色的黑色,跟鲜红的大门形成强烈对比,十分显眼。

黑色的鸡毛并不常见,不过我能确定这就是王寡.妇家了。

我敲开门,将王玮的变化告诉王寡.妇,并将我来事上坟的行为也一起说了出来。

王寡.妇还是一脸彪悍的样子,听完我的话脸直接黑了,眼睛也变得特别阴沉,问我,“既然来事了,昨天怎么没站出来?”

我直接把错全推在‘王玮’身上,说他不让我说,现在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所以来找她帮忙。

王寡.妇听完很久没吭气,好在她也没跟我一般见识,直接让我跟着她进屋。

相关文章
  • 奶头吸得又红又大小说|老师好涨快出去

    奶头吸得又红又大小说|老师好涨快出去

  • 我进去了有点疼你忍一下|卟磁一生尽根

    我进去了有点疼你忍一下|卟磁一生尽根

  • 他修长的手指探了进去|你越喊疼男人越

    他修长的手指探了进去|你越喊疼男人越

  • 总裁强要第一次的小说|喂你下面的嘴吃

    总裁强要第一次的小说|喂你下面的嘴吃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在小树林里任他摆布‖绝品摄影师  黄华

    在小树林里任他摆布‖绝品摄影师 黄华

  • 男友把我裤子脱了,顶我 同桌把JJ插我下

    男友把我裤子脱了,顶我 同桌把JJ插我下

  • 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 前同事小闷骚很是

    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 前同事小闷骚很是

  • 长期玩弄留守妇女_妇女主任喂村长吃奶

    长期玩弄留守妇女_妇女主任喂村长吃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