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宝贝把腿抬高点让我捅|乳夹 震动 绳结 调教

作者:admin 2020-02-18 10:38 我要评论

在华夏国,提起大名鼎鼎的唐氏集团,恐怕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此次唐灵珊漂洋过海不远万里,为的是取回母亲的遗物。 由于这件物品十分重要,所以唐灵珊为了避人...

在华夏国,提起大名鼎鼎的唐氏集团,恐怕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此次唐灵珊漂洋过海不远万里,为的是取回母亲的遗物。

由于这件物品十分重要,所以唐灵珊为了避人耳目,并没有乘坐飞机,而是选择乘坐游轮。

可万万没有想到,居然还是遇到了麻烦!

此时此刻,唐灵珊的脑海之中,不由得浮现出一个大胆的猜想。

她似乎觉得,这些海盗登游轮打劫是假,想要得到自己手上的东西是真!

唐灵珊心中暗暗叫苦,心说本小姐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母亲的遗物拿到手,没想到最终还是被人算计了!

文学

这下可怎么办啊?

正当唐灵珊不知所措之际,迷彩服男子已然缓缓走到了她的面前。

“小姐,请你配合一下,把身上值钱的东西交出来吧。”迷彩服男子得意地说着。

唐灵珊竭力让自己保持镇定,缓缓摘下了身上所有的金银首饰,以及手腕上的金表,缓缓放到了地上。

此时此刻,她心中仍旧抱着一丝侥幸,她希望这些家伙只是普通的海盗,并非冲自己身上的东西而来。

迷彩服男子早就注意到了唐灵珊身上背着的挎包,笑道:“小姐,你包里的东西还没有拿出来呢,快点拿出来吧,只要你乖乖配合,我们绝不会伤害你的。”

唐灵珊猛地抬起头来,冷不丁地质问了一句:“是谁派你们来的?”

听到唐灵珊的话,迷彩服男子先是一愣,随即笑得更加得意了:“哈哈哈哈……小姐,你该不会是吓傻了吧?什么谁派来的?我们是海盗!海盗懂吗?”

唐灵珊冷哼一声:“哼!如果你们真的是海盗,并且控制了整艘游轮,为何不把我们绑架到你们的地盘,然后向我们的家属索要巨额酬金?费这么大的力气,并且杀了人,却只是索要一些钱财和首饰,简直太不可学了吧?”

迷彩服男子脸色突然一变,阴恻恻地说道:“唐小姐,就算你识破了这个局又如何?我们不过是拿人钱财替人办事,只要你乖乖将包里面的东西交出来,我保证不为难你,否则的话……”

“你这个混蛋!到底是谁派你们来的?”唐灵珊一边质问,一边暗中思考着对策。

把母亲的遗物交出去是不可能的,可如今对方已然控制了整艘游轮,自己又该如何逃走呢?

正当唐灵珊束手无策之际,突然一阵“吸溜”声,传到了她的耳朵里。

唐灵珊下意识地扭头一看,继而惊愕得瞪大了双眼!

原来,欧阳羽仍旧自顾自地坐在餐桌前,大口大口吃着盘子里的意大利面,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唐灵珊不由得感到十分诧异,心说这个臭小子怎么会如此淡定?

嗯……只有两个可能,要么他是个神经病,要么他和这些海盗是一伙的!

“我们是谁派来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现在逃不掉了,乖乖把东西交出来吧……”

迷彩服男子一边说,一边缓缓朝唐灵珊逼近。

唐灵珊紧紧护住背在身上的挎包,厉声喝道:“这是母亲留下来的遗物,你们休想拿走!除非……除非你们杀了本小姐!”

见唐灵珊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架势,迷彩服男子反而有所犹豫了。

要知道,就在他们开始行动之前,雇主还打来电话,特地叮嘱他们,只要拿到唐灵珊手上的东西即可,万万不可伤她一根毫毛!

迷彩服男子对此大为不解,心说既然要抢人家的东西,索性直接连人一起杀了,岂不是永绝后患?

为何还要如此大费周章?

虽然不理解,但雇主的话就是命令,既然拿了人家的钱,就得按照人家的要求去做。

所以,如今看到唐灵珊摆出了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迷彩服男子反而感到有些棘手了。

最终他还是打定了主意,将手中的AK47交到同伙的手里,继而一边撸胳膊挽袖子,一边缓缓凑近唐灵珊,企图抢夺她的挎包。

然而迷彩服男子万万没有料到,自己这么一个不经意间的举动,已然引起了另一个人的注意。

那个人,自然便是欧阳羽……

起初欧阳羽根本没有把这些家伙放在眼里,仍旧自顾自地大快朵颐。

一来,他身上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根本不用担心被抢。

二来,他觉得凭自己的本事,收拾几个海盗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然而,当迷彩服男子挽起袖子之后,欧阳羽却是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因为他赫然发现,迷彩服男子的胳膊上,有一个清晰的豹子头纹身。

不会吧?这些家伙难道是“猎豹”的人?

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要扮成海盗的模样?

难道……

想到这里,欧阳羽不由得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尼玛!原本以为不过是一起普普通通的海盗劫持游轮事件,万万没想到,这些所谓的海盗,实际上是来自“猎豹”组织的职业供佣兵啊!

欧阳羽对于“猎豹”组织再熟悉不过了。

“猎豹”是一只神秘而强大的雇佣兵组织,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够与其相提并论的,就是欧阳羽曾经效力的“海鹰”组织了。

一艘普普通通的游轮上,竟然惊现“猎豹”的人,这实在是令人感到匪夷所思啊!

想着想着,欧阳羽的目光不由得落在唐灵珊的身上。

他发现,唐灵珊自始至终,双手都紧紧攥着身上的挎包。

从他们刚才的谈话来看,这次“猎豹”的猎物,多半就是挎包里的东西了。

“猎豹”的人如此大费周章,乔装改扮成寻常的海盗,为的就是得到女孩挎包里的东西,这说明什么?

说明挎包里的东西,无论对于女孩,还是对于这伙人的雇主,都极为重要!

可是,女孩挎包里究竟是什么东西?

正当欧阳羽好奇之际,迷彩服男子又开口了:“唐小姐,我们只想得到你挎包里的东西,绝不会伤害你,希望你能够配合一下。”

唐灵珊双手紧紧护住挎包,一边后退一边目光坚定地说道:“本小姐已经说过了,这里面是母亲留下来的遗物,绝不能交给你们!你若是再逼本小姐的话,本小姐就跳海自尽,即便玉石俱焚,也好过落入你们之手!”

见唐灵珊如此固执,迷彩服男子终于失去了耐心。

“好吧,既然如此,那就多有得罪了……”

说罢,迷彩服男子张开大手,就要强夺唐灵珊的挎包!

见状,唐灵珊反而镇定下来。

虽然唐灵珊看上去只不过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但千万不要被她柔弱的表象所迷惑。

唐灵珊从小便接受跆拳道的训练,虽不敢说有多厉害,但对付一般人是没有问题的。

其实她也很清楚,凭自己的花拳绣腿,肯定打不过面前这个彪悍的男人。

但如今已经无路可逃,唯有拼尽全力放手一搏了!

看到唐灵珊摆出一个跆拳道的架势,欧阳羽顿时大跌眼镜,心说这小丫头未免也太自不量力了吧?居然敢和“猎豹”的人动手?

都说女人胸大无脑,这小丫头……嗯,的确挺大的。

此时此刻,欧阳羽心中万分纠结。

尼玛!不管怎么说老子也是个堂堂七尺男儿,岂能眼睁睁看着一个女孩子被欺负?

可是,如今自己好不容易脱离了“海鹰”组织,打算回到家乡过普通人的生活。

倘若今天冒然出手的话,势必会暴露自己的身份,引起“猎豹”组织的注意!

这样一来,老子想要过普通人生活的愿望,岂不是彻底泡汤了?

唉……算了算了,这小丫头看上去也挺不容易的,想必挎包里的东西对她极为重要。

就当是学雷锋做好事,帮她一次吧。

想到这里,欧阳羽快步走到迷彩服男子的面前,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欺负一个女孩子算什么男人?不如……老子陪你玩玩?”

见欧阳羽突然站了出来,迷彩服男子感到非常的意外。

不仅是他,就连唐灵珊也是匪夷所思,心说这臭小子怎么突然冒出来了?

从他刚才那副吃相来看,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懂得怜香惜玉之人啊?

迷彩服男子根本没有把欧阳羽放在眼里,大手一挥,试图将欧阳羽推开。

然而,当他的手触碰到欧阳羽的身体,却是顿时大惊失色!

因为他发现,无论自己使出多大的力气,欧阳羽仍旧巍然不动站在那里,仿佛一堵墙一般!

迷彩服男子瞬间明白,自己遇到高手了!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迷彩服男子谨慎地问道。

欧阳羽冷笑道:“嘿嘿嘿……我是谁并不重要,如果你识相的话,就带着人乖乖离开,否则的话,就别怪老子不客气了!”

迷彩服男子虽然心中有所忌惮,但却并没有带人离开的意思。

这也难怪,毕竟他是“猎豹”的人,是身经百战的雇佣兵!

倘若就这么灰溜溜带着人离开,无法对雇主交代事小,损害“猎豹”的名声事大啊!

想到这里,迷彩服男子大喝一声,攥紧拳头朝欧阳羽打了过去!

“哼!自不量力!”

欧阳羽身子微微一侧,轻而易举地躲过了这势大力沉的一击,继而顺势一记下勾拳,准确地击中了迷彩服男子的下巴!

下巴是人体最脆弱的部位之一,熟悉拳击的人都知道,拳击之中最厉害的不是直拳、也不是摆拳,而是下勾拳!

一旦击中下巴,轻则脱臼,重则粉碎性骨折!

迷彩服男子惨叫一声,捂着下巴倒在了地上。

看到迷彩服男子倒下了,他的同伙纷纷调转枪口,对准欧阳羽!

说时迟那时快,就见欧阳羽迅速从餐桌上抄起了什么东西,继而手腕迅速地抖动了几下!

只听得“嗖嗖嗖”几声,几道凌厉的寒光,迅速朝那几个持枪男子射去!

几个持枪男子的动作愕然而止,随即呜呼几声,纷纷栽倒在地。

好奇的人们凑上前去,发现他们每个人眉心的位置,都插着一把明晃晃的餐刀或者餐叉!

如同很多电影或者电视剧当中的情节一样,麻烦解决之后,游轮上的安保队员终于赶来了。

看到餐厅内的情形,他们一个个目瞪口呆,谁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但他们还是很快行动起来,收拾残局,安抚众人的情绪。

事已至此,唐灵珊这才长出一口气。

呼……真是有惊无险啊!不管这些家伙究竟是什么来头,母亲的遗物总算保住了。

说起来,还真要好好感谢那个臭小子出手相救呢!

咦?那个臭小子呢?怎么不见了?

原来,就在唐灵珊愣神之际,欧阳羽已然悄悄离开了餐厅。

然而唐灵珊并没有沮丧,因为她很清楚,凭借唐家在华夏国的地位,要想找到某个人,或者查清某个人的背景,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臭小子你等着,本小姐一定要找到你……

不知过了多久,游轮缓缓驶进尚海市的港口。

欧阳羽站在甲板上,望着眼前阔别多年的土地,不由得热泪盈眶。

尚海市,我回来了!

妈,我回来了!

欧阳羽从小在尚海市长大,这是一座高楼林立的国际化大都市,也是一座拥有千年历史的文化古城。

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社会的变迁,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疯狂的涌入这座城市之中。

他们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在这个城市当中立足,有尊严地度过他们的一生。

然而,这谈何容易?

财富的高度集中,使得尚海市的贫富两极分化十分严重。

到过尚海市的人都会说,这里是财富、名利、权势的角逐场!

这里是穷人的地狱,富人的天堂!

游轮到岸后,欧阳羽提着行李走出了港口,叫了一辆计程车,直奔西郊。

坐在计程车里,望着窗外熟悉而又陌生的环境,欧阳羽的思绪犹如潮水一般涌上心头。

欧阳羽是一个可怜的孤儿,从小便被亲生父母残忍遗弃,若不是养母好心将他收养,恐怕他早已经死于襁褓之中。

原本欧阳羽以为,自己能够顺利完成学业,找到一份收入稳定的工作,结婚生子,循规蹈矩度过自己的一生。

然而,就在四年前,年仅十六岁的欧阳羽,惹下了一场滔天大祸!

为了保命,当时欧阳羽不得不撇下养母,只身一人逃离了尚海市。

一晃四年过去了,欧阳羽经历了许多,也成长了许多,甚至可以说有了天翻地覆的蜕变!

如今养母年事已高,欧阳羽自然不能置之不理。

这次重归故里,就是为了照顾养母,报答养母的养育之恩。

这也是欧阳羽毅然决然离开“海鹰”组织的原因之一。

…………

辗转,计程车抵达了目的地。

这是位于尚海市西郊的一处棚户区,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贫民窟。

住在这里的居民,都是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穷人。

四年过去了,如今这里的环境,比欧阳羽印象当中更加破败了。

三、四米宽的小巷,满是泥泞,坑洼不平。

小巷两侧的房屋大多都是残砖破瓦,破乱不堪。

一群衣服脏兮兮的小孩在巷子里追逐打闹,偶尔还能看到几只肥硕的过街老鼠。

没有来过这里的人,恐怕很难想像,诸如尚海市这样的国际化大都市,竟也会有如此破败的地方。

在欧阳羽看来,所谓的繁华,不过是表面光亮的壳子罢了,而这里,才是掩盖在表象之下的、残酷的现实!

走在小巷之中,欧阳羽的心中可谓五味杂陈!

四年了!整整四年了!

这四年来,欧阳羽从未与养母有过任何联系。

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不敢!

欧阳羽害怕听到养母的声音之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要知道,这四年他一直都过着刀头舐血的生活,情绪上的微小波动,都有可能会造成万劫不复的后果!

正当欧阳羽心中思绪万千的时候,一个背着书包、扎着马尾辫的小女孩,从他的身旁飞速跑过。

欧阳羽从小在这里长大,这里的居民,绝大多数他都是认识的。

可是他想来想去,印象里似乎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个小女孩。

奇怪?这个小女孩是谁家的孩子啊?为什么以前从来没有见过?

虽然心中很是疑惑,但欧阳羽并没有多想,因为他知道,像尚海市这样的国际化大都市,人口流动是很大的。

即便这里是棚户区,居民相对比较稳定,但总归还是会有人搬走,有人搬过来的。

欧阳羽稳了稳自己的思绪,继续朝巷子深处走去……

…………

杨思思一路小跑回到家中,放下书包,神色慌张地来到里屋。

望着躺在床上的女人,杨思思焦急万分地说道:“妈,我们快离开这里吧!刚刚在路上,我又遇到那些家伙了,他们似乎正在打听咱们家的地址呢!我们赶快走吧,那些家伙禽兽不如的,要是他们找到了这里,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说着说着,杨思思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一抹焦急而慌张的神色。

躺在床上的女人面色苍白,嘴唇干裂,满头白发十分凌乱,额头也布满了茂密的皱纹。

听到杨思思的话,女人苦笑着摇了摇头:“傻丫头,妈的身体已经这样了,还能走吗?妈走不了了,你自己逃命去吧……”

“不!!!”

杨思思哭着扑倒在床前:“妈,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呢?这几年为了养我,你吃了那么多的苦,受了那么多的罪,我怎能撇下你一走了之呢?”

躺在床上的女人哀叹一声:“唉……都是妈不好,当初妈把你从孤儿院接过来,原本以为可以更好地照顾你,没想到反倒是把你连累了……傻丫头,你赶快走吧,哪怕回孤儿院也是好的。”

听到女人的话,杨思思的情绪更加激动了,泪水源源不断地划过她那娇嫩的脸颊:“不!你养育了我三年,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抛下你不管的!”

望着面前哭成泪人的杨思思,女人心中思绪万千:“傻丫头,听妈的话,赶快走!趁那伙人赶到之前,回孤儿院去!否则的话,妈就是死也不会瞑目的!”

杨思思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心有不甘地说道:“不!我不回孤儿院!我走了你怎么办?你不是还盼望着早一天和羽哥重聚的吗?倘若你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有朝一日羽哥回来之后,一定会十分难过的吧?”

听杨思思说出“羽哥”这两个字,女人的目光顿时黯淡下来:“羽儿……羽儿已经离开四年了,他也许再也不会回来了吧……傻丫头,听妈的话,赶快走吧,不走就真的来不及了!”

说罢,女人使出全身力气从床上硬撑着坐了起来,似乎想要将杨思思推开。

“妈,你别赶我走!你别赶我走!呜呜呜……”

杨思思赶忙抱住女人柔弱的身子,母女二人哭作一团!

殊不知,这一切都被站在窗外的男人看在了眼里……

欧阳羽站在窗外,看着房间内的母女二人哭作一团,心中犹如刀割一般。

相关文章
  • 奶头吸得又红又大小说|老师好涨快出去

    奶头吸得又红又大小说|老师好涨快出去

  • 我进去了有点疼你忍一下|卟磁一生尽根

    我进去了有点疼你忍一下|卟磁一生尽根

  • 他修长的手指探了进去|你越喊疼男人越

    他修长的手指探了进去|你越喊疼男人越

  • 总裁强要第一次的小说|喂你下面的嘴吃

    总裁强要第一次的小说|喂你下面的嘴吃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在小树林里任他摆布‖绝品摄影师  黄华

    在小树林里任他摆布‖绝品摄影师 黄华

  • 男友把我裤子脱了,顶我 同桌把JJ插我下

    男友把我裤子脱了,顶我 同桌把JJ插我下

  • 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 前同事小闷骚很是

    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 前同事小闷骚很是

  • 长期玩弄留守妇女_妇女主任喂村长吃奶

    长期玩弄留守妇女_妇女主任喂村长吃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