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体育老师太大了 进不来|我在朋友家玩她

作者:admin 2020-02-18 10:38 我要评论

“小超...

“小超啊。”柳曼忽然对我一笑,略显害羞的说道:“你俩是不是很少做夫妻那种事啊?这都结婚三个月了,怎么还没见苏柔怀孕啊?我可是着急抱外孙啊!”

我顿时尴尬了,柳曼这话说的可真直接,我真想告诉她,我连你闺女的手都没碰过,怀个毛的孕啊!

但又怕苏柔责怪我,我只好撒谎道:“妈,您别着急,我会努力的,尽快让您抱外孙。”

“那就好。”柳曼笑着说道:“女孩子都害羞嘛,所以在做那种事的时候,你要主动点,实在不行就霸王硬上弓。”

我靠!

我一脸震惊,没想到柳曼居然能说出这话。

看到我震惊的表情,柳曼羞涩的一笑,说道:“李超,你别误会,主要是我和你爸怀苏柔的时候,就是你爸霸王硬上弓怀上的,唉,可惜你爸去的太早了。”

一边说着,柳曼的脸上也露出了忧伤的神情,可见她对于老公是非常怀念的。

文学

我很尴尬,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能一直点头。

晚饭过后,刚八点钟,柳曼就开始催我们去睡觉。

“苏柔,快跟李超进去睡觉吧,我可是等着抱外孙呢!”

怕被柳曼看出猫腻,苏柔只好乖乖的搂着我的胳膊去房间里了。

为了把戏做足,进了房间以后,苏柔还故意的发出嗲嗲的声音:“老公,我的内衣带子好像坏了,你帮我解开吧。”

听到这话,我神使鬼差的就把手伸了过去,谁知道苏柔忽然啪的一声把我手打开,没好气的瞪着我说道:“把你的脏手拿开!别碰我!”

我只好弱弱的把自己的衣服脱了,然后就爬上了床。

“谁让你上床了?下来!你睡地上!”苏柔忽然一脸嫌弃的说道。

“地上怎么睡?”我有些失落。

“衣柜里有褥子拿出来,铺在地上睡。”苏柔说道。

我直感觉特别委屈,马蛋的,简直屈辱到了极点,可偏偏我又无可奈何,这真是一种痛苦。

可能是听到了房间里的动静,柳曼忽然打开门,把脑袋探进来,一脸不悦的说道:“你俩咋还没上床呢?一点都没有年轻人的冲动啊!”

“行了行了,妈,你就出去吧,我们马上就要睡觉了。”苏柔不满的嘟着嘴说道。

“好好。”柳曼满意的笑着,然后就退了出去,不过她并没有把门关严,留了门缝,估计还想从门缝里偷看里边的情况。

注意到门没有关严实,苏柔自然明白柳曼的心思,所以苏柔也不让我睡地上了,小声说道:“你就睡床上吧。”

“什么?”我有些懵,真的让我睡床上?那就是跟她睡在一个被窝里了!

苏柔没说别的,狠狠瞪了我一眼,然后就开始脱她的衣服。

看着一件件衣服从她的身上滑落,细腻雪白的肌肤一寸一寸的露出来,这一刻,我只感觉热血沸腾了……

苏柔把外衣都脱掉了,现在她的身上只剩下一条小内内,虽然她把胳膊横在胸前,极力的遮挡硕大的两只,但我还是可以看到她胸前大片的雪白。

发现我在看她,苏柔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但她心里也清楚,柳曼正在门外偷听,所以她也没敢说别的。

然后,撩起被子一角,她便钻进了被窝里,只不过这张床太大了,她在床的一边,我在床的另一边,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太远了,我甚至都闻不到她的味道。

但和苏柔这样的尤物同盖一张被子,我早已激动的撑起了一个小蒙古包,全身感觉都是燥热的,有好几次我都担心我会忍不住,像是野兽一般把她强上了。

忽然,门口传来了脚步声。

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柳曼在门口从门缝偷看呢。

苏柔有些无奈的撇了撇嘴,然后她便撅着小嘴朝我凑了过来,这一刻我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了。

苏柔这是要在柳曼面前,跟我假戏真做吗?

在丈母娘眼皮子底下搞她闺女,这倒是很刺激!

我的双手不由自主的就想要迎合苏柔,可刚把手伸出去,苏柔忽然就把我的手按住了,然后嘴巴凑到我耳边,用气息的声音微微说道:“别动!听我的指挥!”

“啊?”我一愣。

“你的药在床头柜上,先吃药,然后爬到我身上来做俯卧撑。”苏柔仍然是用气息的声音轻声说道。

“什么?”

我差点崩溃了,这特么的真窝囊啊,苏柔一定是知道柳曼在门外偷看,所以让我爬在她的身上做俯卧撑,我俩都在被子里边,那种动作一上一下的,让柳曼误以为我们是在做那事。

而且她足够阴毒,居然让我先吃那个药,吃了那个药,我就算是想霸王硬上弓,都有心无力。

操!

我在心中怒骂一句,但也不敢多说别的,只好乖乖的去拿药瓶了。

不过,药已经全部被我倒进马桶了,我无比欣喜,赶紧就把药瓶给苏柔看:“你自己看,不是我不吃,药没有了。”

“你……”苏柔气的直咬牙齿,看那样子恨不得把我吃了。

我无辜的说道:“是药没有了,又不是我不吃。”

苏柔很生气,但在这种情况下,她又不能怎么办,因为柳曼还在门外偷看呢,她最怕被柳曼看出破绽了。

冷哼一声,苏柔没好气的说道:“还不快爬过来做俯卧撑!”

“什么?”我甚至都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

我还没有吃药,她同意让我爬到她身上去做俯卧撑了?

“愣什么愣?要是被我妈发现了,我就打断你的第三条腿!”苏柔没好气的说道。

看来,苏柔这是同意我不吃药就开始做俯卧撑了,我赶紧就爬到了她的身上。

虽然用手撑着我的身体,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也是很近的,随着我一起一伏,胸膛能接触到她的胸部。

还有,我的小蒙古包一直在顶她的尴尬部位,而被我这么一顶,她嘴里不自觉的就发出了一声轻微喃昵声。

这一声旖旎,更是刺激着我的神经,我赶紧就加快了俯卧撑的动作,一下一下的冲击她的尴尬部位。

虽然我还是个处男,但这方面的文章和电影可看过不少,我加快速度,希望可以刺激到她,以激发她的欲望。

说不定她就会欲火焚身的渴望让我进入呢。

惊喜的是,我刚做了五六下,忽然感觉她的手顺着我的小肚子滑到了下面……

我有些懵逼,心想她这么快就把持不住了吗?

就在我想入非非的时候,直感觉她忽然就用手握住了小蒙古包,而且用的力道极其大,疼的我差点就叫出声来。

“闭嘴!你要是敢叫,我就把它掰断!”苏柔提醒道。

“别别别,我不叫就是了!”我赶紧说道。

“老实点!再敢碰我,我同样会把它掰断!”苏柔冷冷道。

“好好好,我不碰你就是了。”我真怕她一生气给我掰断了,所以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苏柔这才缓缓松手了,然后没好气的说道:“往下边去一点,继续做俯卧撑。”

我只好按照她说的,往下边去了一点,继续做俯卧撑的时候,蒙古包什么都碰不到,感觉空荡荡的,一点意思都没有。

不过,做戏要做足,苏柔知道柳曼正在门外偷看,所以在我做俯卧撑的时候,她也是“嗯嗯啊啊”的浪叫个不停,那声音无比的诱人,无比的销魂。

听着这个声音,我的内心更冲动了,心中直骂娘,近在咫尺的绝色美人,却不能进入,这简直就是在折磨我啊!

又做了几个俯卧撑,我忽然停了下来。

“怎么停了?”苏柔警觉的问道。

“累了,歇会。”我说道。

“不许累,继续做!”苏柔道。

“你又不是没看过黄片,黄片里演的,做累了都要歇一会的,我要是一直动,也会引起你妈怀疑的。”我说道。

“那好吧,给你一分钟休息时间,然后继续做,做不够二百个就别睡觉。”苏柔说道。

我翻了个白眼,什么话都没有说。

其实,我说累了也是找了个借口,我之所以停下来,是趁她不注意的时候,悄悄的把内裤给脱掉了。

虽然不能真枪实弹,但总比憋在里面舒服多了,露出来之后,说不定还能蹭一蹭她的大腿啥的。

“时间到了,继续做。”苏柔忽然说道。

“好吧。”我继续做起了俯卧撑。

而苏柔,继续“嗯嗯啊啊”的浪叫,叫的人骨头都酥酥麻麻的。

可能是苏柔也太投入了,所以我轻轻的蹭了蹭她的大腿,她并没有反对,所以我就继续蹭着她的大腿,一上一下的。

蹭了一会,我只感觉一阵热血上涌,整个人便达到了巅峰,一股温热的液体全都喷到了她的大腿根。

“我靠!李超,你这个变态!”苏柔感觉到以后,脸色忽然大变,愤怒道。

我从快感中恢复过来,无奈的撇了撇嘴:“我是个正常的男人才会这样,哪里变态了?”

“你……”苏柔气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深呼吸了一口气,没好气的说道:“拿纸!给我擦干净!”

我赶紧从床头柜上把纸拿了过来,把手伸进被窝里给她擦拭,我发现给她擦拭也是一种享受,我的手可以时不时的抚摸她的大腿根。

甚至,我的手还触碰到了她的神秘地带,感觉那里很温暖……

“滚开!我自己来!”苏柔感觉到我不怀好意,一把把我推开了。

然后,她就自己拿着纸擦拭。

这个时候,门突然被推开了,柳曼直接走了进来,这让气氛变的尴尬了,因为此时我正在被子外面,全身一丝不挂。

我光溜溜的样子被丈母娘看到,这有些不太好吧。

不过,柳曼似乎没有意识到尴尬,反而是一脸着急的说道:“哎呀!你们两个年轻人真是不懂事啊!这东西不能用纸擦掉啊,擦掉了还怎么怀孕啊!”

原来,她是听到了苏柔说用纸擦掉,觉得我俩没有经验,一时着急所以才冲进来的。

苏柔却是一脸羞涩,不满的嘟着嘴说道:“妈,我们夫妻之间的事,你进来干什么?”

柳曼却没有意识到不妥,说道:“我要是不进来,怎么能发现你们根本不懂啊,每次都用纸擦掉,怎么会怀孕呢?”

然后,柳曼又把脸转向我,以家长的姿态教育道:“李超,这件事你有很大责任啊,你是男人,居然连这个都不懂!”

相关文章
  • 奶头吸得又红又大小说|老师好涨快出去

    奶头吸得又红又大小说|老师好涨快出去

  • 我进去了有点疼你忍一下|卟磁一生尽根

    我进去了有点疼你忍一下|卟磁一生尽根

  • 他修长的手指探了进去|你越喊疼男人越

    他修长的手指探了进去|你越喊疼男人越

  • 总裁强要第一次的小说|喂你下面的嘴吃

    总裁强要第一次的小说|喂你下面的嘴吃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 前同事小闷骚很是

    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 前同事小闷骚很是

  • 男友把我裤子脱了,顶我 同桌把JJ插我下

    男友把我裤子脱了,顶我 同桌把JJ插我下

  • 在小树林里任他摆布‖绝品摄影师  黄华

    在小树林里任他摆布‖绝品摄影师 黄华

  • 长期玩弄留守妇女_妇女主任喂村长吃奶

    长期玩弄留守妇女_妇女主任喂村长吃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