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他修长的手指探了进去|你越喊疼男人越用力

作者:admin 2020-02-18 10:38 我要评论

“挺好的啊,兰姐很满意的样子。”我没理会他语气的讽刺,说了句模棱两可的话,鹿小希一听,脸上登时就红了,气哼哼的看了我一眼,怒道,“你别得意!兰姐下次还...

“挺好的啊,兰姐很满意的样子。”我没理会他语气的讽刺,说了句模棱两可的话,鹿小希一听,脸上登时就红了,气哼哼的看了我一眼,怒道,“你别得意!兰姐下次还会不会找你还说不定呢!”

我耸耸肩,并不介意,兰姐下次还会不会找我,我心里最是有底气。

“我去,强子,你有几分本事啊,兰姐皮肤有没有红姐白啊?”其余人不知真假的扬着笑脸恭维我,一个个嬉皮笑脸的想要凑上来,想要从我嘴里套套兰姐的话。

我早就看见了朝这边走过来的李姐,面色分明不善,于是也不搭话,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我这么副表情,倒是让那几个按摩师觉得里面有猛料,紧忙追问着,嘴里边什么话都吐露出来了。

“行了行了,你们都没有顾客的吗?赶紧回去!”李姐踩着细高跟蹬蹬的过来,见着一群人围在我身边,不悦的压低着声音吼了一句,几个按摩师对视几眼,虽有不满,但也都纷纷退去。

“李姐。”我问了句好,对于李姐这个人,我还是有几分敬重。

文学

毕竟刚开始也帮了我不少的忙,可现在,她脸上却是不阴不阳,有些冰冷的看着我,“强子,里头的顾客可是万万得伺候好的,你没做什么……”

我心里发沉,没想到李姐居然这么看我,她话里头的意思我也听出来了,是怕我做什么不该做的,毁了店里的名声,更怕兰姐那个有权势的老公找上门。

“当然没……”

“李经理。”

我话还没说完,兰姐就出来了,我转头一看,虽然她穿戴已经整齐,可那美目中水波潋滟,眉目含情的模样还是会让人禁不住往别的地方想。

李姐暗暗瞪着我,可现在拿不准兰姐的意思,也不好说什么话。

“以后我的单,都签给强子了。”兰姐瞥了我一眼,又对着李姐嘱咐了一句,“对了,不要再让其他的按摩师骚扰我了,我发起脾气你也是知道的。”

李姐腰身比以往微躬,面上虽然波澜不惊,可双鬓透出来的细汗还是看得出她现在的紧张,听着兰姐的话,连忙点头,“那是肯定的,以后这种事情不会再发生了。”

兰姐哼了一声,不再多说,伸手在包里找了找,素白纤细的手指夹了一章名片递给我,“这是我的名片,以后可能会找你上门按摩。”

我接下,余光瞥见李姐看我的眼神复杂许多,显然意外至极。

送走兰姐,我也长呼了一口气,和这种漂亮又厉害的女人相处,其实也没有那么舒服。

“李秋兰……”我默念着名片上的名字,上方烫金的宏实地产四个大字尤为扎眼,我正反复研究着,身侧突然多了一个人,带着浓烈的薰衣草香。

“强子,姐劝你一句话。”李姐目光复杂深邃,秀丽的眉毛微微皱起,“干这行,最重要的是啥你知道不?”

我当然记得,最开始培训的时候就已经耳提面命的要求过,三不准。

不准收小费,不准透露顾客隐私,不准发生不正当行为。

像鹿小希那样跟富婆们打打擦边球,李姐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可这些人的来头,哪有一个是简单的。

要是真刀真枪的,后果不是她一个小小的按摩店能够承受的起的。

我自然了解,于是坚定的点了点头,“李姐,你放心,我可没用什么下三滥的手段。就是按摩的手法独到了些。”

听我说起这个,李姐倒是深信不疑了,毕竟我的按摩技术她是最知道的。

兰姐走的这几天里我都是处于没有单接的状态。其它同事们也对我指指点点的,我却不是很在意这些。直到今天……

“唉,那谁,老板说让你过去一趟。”鹿小希和其它几个同事出现在我的面前。

听到这话,我的心里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我总觉得鹿小希又在耍什么阴谋诡计。

鹿小希似笑非笑,“跟你说话听到没有?老板让你过去!”

“听见了,我现在就去。”说完我连看都没看鹿小希一眼,直接走了出去。

身正不怕影子斜,管他鹿小希有什么阴谋,我都不怕!

“呵。”鹿小希冷笑一声,跟在我身后。“你的胆子很大嘛,你恐怕不知道兰姐老公是什么人吧?”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吗?”

“你……”鹿小希说不出话了,用手指着我的鼻子,那张清秀的脸有些扭曲。

“你以为你背地里干的那些勾当别人都不知道吗?我告诉你,我要是出事儿了,我肯定第一个就把你拉下水,咱俩谁也别想好过!”我扔下这句话,走进老板的办公室。

老板是一个油腻的中年男子,肥头大耳的,不知道是不是昨天又出去喝了酒的原故,他整个人看起来很臃肿,那张脸像极了猪头。

“老板,您找我有什么事吗?”我看到了站在一旁的李姐,李姐也在,我朝李姐笑了笑,李姐却像没看见我似的,脸上的表情很冷漠。

老板见到我并没有开口说什么,可我还是感觉到很压抑,这严肃的气氛让我有些紧张。

我准备开口说话,可老板没说话,我也就不敢说,怕惹他烦。

不知沉默了多久,老板突然站起来,走到我的面前,语重心长的对我说:“强子啊,我知道你这半个多月来没接到单子很着急,可再着急也不能坏了规矩啊!”

“我没有啊,老板,是不是谁在背后说我坏话了?你可不能信啊老板。”我心里很清楚,那个人就是鹿小希。

我知道老板是个怕事儿的,虽然老板的脾气很好,可他最不能忍受的就是那些不守规矩的。

一是老板这种有能力的,打心底里厌恶这种人,二是怕惹事儿,因为很多来这个店里的都不是普通的人。所以对于不守规矩的人,老板从来不会手下留情。

在这之前,已经有很多人因为这事被开除了。在我刚来店里的时候李姐就跟我说过。

“老板,你不要相信那些流言蜚语,我没有破坏规矩。您放心,出事儿了我来担!”我满是自信的说道。

“你来担?你以为你是谁啊?要是真出了事儿,你担的起吗?”没想到原先态度还算好的老板听了我的话更加的生气了。

我在心里咒骂着鹿小希,又向李姐投去求救的目光。

李姐这次倒是再没有无视我,开口替我求情:“老板,我相信……”

“够了,不要再说了。”老板很烦躁,走回办公桌前坐下,对我说:“行了,你去领这个月的工资,然后收拾收拾东西走吧。”

老板的声音不大,语气却很坚定。我知道现在无论我说什么都不能改变老板的心意了。

唉,算了。再去别的地方找份工作吧。我这么想着,转身出门。

我刚打开门,却发现兰姐站在门外。我有些惊讶。

“兰姐……你是什么时候在这儿的?”

兰姐戴着墨镜,我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但我觉得兰姐好像有点儿生气。

兰姐没有回答我的问题,直接进了老板的办公室。

“老板,你刚才说什么了?”兰姐走进去站在老板的对面,摘下墨镜,“你难道不知道我包了强子吗?”

老板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楞了楞,随即开口:“哟,兰姐,您怎么来了。”说着,老板便起身伸手去握兰姐的手。

没想到兰姐直接坐下了,没去握老板的手。老板的手悬在半空中,很是尴尬。

“你要让他走,就是不把我放在眼里?怎么,这店不想开啦?”兰姐的语气很平静,声音也不算大,但是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哪里,兰姐,谁说我要开除他了?没有的事儿!”说完老板指着站在门口的我:“我有说要开除你吗?”

我楞了一下,看到了老板很明显眼神示意,就摇了摇头,“没有没有,老板没说要开除我,刚才老板还说我表现好,要给我加薪呢!”

老板听到这句话,有些意外,但又不能否认,只好点了点头,“对,我还要给他加薪呢,怎么会赶人走?兰姐你误会了不成?”

兰姐沉默了一会儿,带上墨镜走出来了。我连忙跟在身后,“兰姐,谢谢你。”

兰姐依旧沉默。

我挠了挠头,“要不我再来给兰姐按摩按摩?”

兰姐转过身看着我,“没心情,下次吧。”

说完,兰姐便踩着高跟走远了。留我一个人楞在原地。

我看着兰姐的背影,朝她挥了挥手,大声喊叫着:“兰姐,谢谢你!”

也不知道兰姐听没听到。

我回到店里,准备休息休息,却听到了老板的吼叫声。

我有些好奇,往老板办公室走过去,发现有很多人都站在门口。站在门口的同事发现了我,自动的给我让了路。

我上前一步,往办公室里看去。只看见鹿小希站在老板面前,低着头。

老板背对着我,既便如此,我也能很清楚的看见老板的身体因为生气而产生的抖动。

“老板,我错了。”鹿小希开口说道。

老板听到这话也没有消气的迹象,转过身来用手指着鹿小希的鼻子,“你耍心机耍到老子的面前来了,你他妈的是个男人,能不能干点儿实事儿,整天跟个女人一样勾心斗角的。”

老板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以后你要是再敢挑拨离间耍什么心眼儿的话,就给我从老子的面前消失!”

老板说完看了一眼鹿小希,好像准备再说些什么,却开口道:“行了,回去吧。”

接着鹿小希低着头跑了出来,出门的时候还很用力的撞了一下我。

我倒是不觉得疼,反而还挺高兴的。

自从兰姐那件事之后,我在店里过的很平静。老板给我加了工资,整天对我虚寒问暖的。

那次事件让我改变了对老板的看法,我原先一直以为老板性格温和,现在看来,不过是势力的小人罢了。

我的心里对老板改观了,怎么看老板都是一脸不爽,老板几次要讨好我也都没在意。送我的东西我也扔了,请我吃饭也没去

其它同事们大概是知道了我有兰姐这么个靠山的原故,虽然不像以前那么放肆,但还是在背地里偷偷说我的坏话,有好几次都被我给听见了。

只有鹿小希还是原来的样子没变,整天来找我的麻烦,不过我也没理他。

也不知道兰姐什么时候再来,我自始至终只有兰姐那么一个客户,我在店里每天都眼巴巴的等着兰姐来。

今天老板有事没来店里,老板娘来代班了。

老板娘姓刘,今年39岁,保养的很好,看着像二十七八的小姑娘。

我只见过老板娘几次,每次打过招呼就走了。老板娘也没和我多说过话,倒是和鹿小希挺聊的来,有的时候还会让鹿小希给她按摩。

鹿小希也是很巴结老板娘的,每次都把老板娘给伺候的舒舒服服的。

老板娘也经常在老板的面前说鹿小希的好话,老板还给鹿小希涨过好几次工资,也因此,鹿小希在老板面前是个说得上话的人。

鹿小希也是引以为傲,整天都在我们面前炫耀。鹿小希是我们店的头牌,嗯,看来女生应该都挺喜欢鹿小希这款的长相。

自从那件事情过后,鹿小希在老板面前失了威信,在店里的地位一落千丈。

看不惯他的同事都对他落井下石,以前跟着鹿小希当小弟的人也都不在粘着他了。他便把这一切都怪到我的头上。

我没什么事儿,在店里到处乱逛,逛着逛着看见了老板娘从店里出去,和往常一样打了个招呼,喊了一声:“老板娘好”。

不过于往常不同的是这次老板娘并没有直接走过去,而是和我说起了话。

“唉,你叫什么名字?”老板娘突然问道。

这突然其来的话让我受宠若惊,“老板娘,我叫强子,您可能不记得我,我是新来的,来这儿大半个月了,之前还见过你几次。”

“哦,是吗?”老板娘像是在回忆着,看来是完全对我没印象了,不过这也很正常。

“嗯嗯。”我点了点头,“老板娘您还有什么事儿吗,没事儿的话我先走了。”

谁知老板娘这时候却突然笑了一下,那笑声很是性感,传到了我的耳里,让我起了一声鸡皮疙瘩。

老板娘突然凑近,让我有些不知所措,楞在了原地。

“不要那么见外嘛,什么老板娘,叫我刘姐就好。”我就那么站着,不知道是该动还是不该动。

老板娘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掂起脚跟,在我的耳边说:“怎么,你怕我?”

老板娘的声音很小,我却听的很清楚,我总觉得这话里有些暧昧的意味,想了想又不太可能,毕竟她是老板娘,还是小心点儿好,不然可能连工作都保不住。

“老板娘,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话在嘴边,就是说不出,在那儿“我”了办天什么也没说出来。

老板娘在我耳边笑了一下,那笑声从耳里直到心里,让我的心漏跳了几拍。

老板娘又抬起放在我肩膀上的手,摸着我的耳垂:“哎~都说了叫我刘姐了。”

“刘……刘姐。”我结结巴巴说完这句话,连我自己都觉得丢脸。

刘姐的手沿着我的耳朵轻轻的抚摸着,刘姐的手冰凉凉的,我竟然觉得她摸的很舒服。

“这才对嘛~”刘姐在我耳边说了这句话。有些发烫的气息撒在我的脖子上,噌的一下,我的脖子红了,一直红到了耳朵上。

让我没想到的是,刘姐居然一口咬上了我的耳垂,轻轻地吸允着。

我被刘姐的举动吓到了,大脑一片空白。

刘姐吸着吸着,突然用舌头舔了一下我的耳垂,我受不了了,下身终于起了反应。

就在此时,刘姐的嘴突然离开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居然觉得有一点失落感,很想刘姐能继续。

刘姐往下看来一眼,露出满意的微笑,“不错嘛,小伙子,有前途。”

说完还狠狠的捏了一下我的屁股,在我终于反应过来的时候,刘姐已经走远了。只留我一个人在原地。

我靠,现在这是个什么情况,刚才那个真的是老板娘?不对啊,老板娘从来都没理过我,在这个店里,只和鹿小希的关系还行的。

怎么突然间关注起我来了?而且刚才老板娘的行为……

嗯,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看来不假。不过老板娘居然这么饥渴,难道是老板不行吗?

这么想着,我的脑海里出现了老板那张猪头的脸,看来他确实不行。

相关文章
  • 奶头吸得又红又大小说|老师好涨快出去

    奶头吸得又红又大小说|老师好涨快出去

  • 我进去了有点疼你忍一下|卟磁一生尽根

    我进去了有点疼你忍一下|卟磁一生尽根

  • 他修长的手指探了进去|你越喊疼男人越

    他修长的手指探了进去|你越喊疼男人越

  • 总裁强要第一次的小说|喂你下面的嘴吃

    总裁强要第一次的小说|喂你下面的嘴吃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在小树林里任他摆布‖绝品摄影师  黄华

    在小树林里任他摆布‖绝品摄影师 黄华

  • 长期玩弄留守妇女_妇女主任喂村长吃奶

    长期玩弄留守妇女_妇女主任喂村长吃奶

  • 男友把我裤子脱了,顶我 同桌把JJ插我下

    男友把我裤子脱了,顶我 同桌把JJ插我下

  • 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 前同事小闷骚很是

    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 前同事小闷骚很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