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奶头吸得又红又大小说|老师好涨快出去

作者:admin 2020-02-18 10:56 我要评论

“补偿,怎么补?”我冷笑不已。 这一次白薇没有直接说钱,“你可以提,只要我能办到的,都可以。” 我没有说话,而是冷笑着靠近她,两手抵在墙上把她夹在中间,...

“补偿,怎么补?”我冷笑不已。

这一次白薇没有直接说钱,“你可以提,只要我能办到的,都可以。”

我没有说话,而是冷笑着靠近她,两手抵在墙上把她夹在中间,近在咫尺看着她那张漂亮得有些过分的脸蛋。

“你,你想干嘛,你不要乱来……”

白薇紧张地小口喘气,呵出女人独有的芬芳幽香的气息扑在我脸上。

不得不说,白薇是我见过所有女人里,长得最漂亮,身材又火爆的。

这一刻,我突然有了某种报复冲动,想要在她这副近乎完美的身体上疯狂发泄,在她痛苦愤恨的迷离目光中,释放我积郁三年的憋屈。

“你是说只要你能办到的,都可以吗?”我冷笑着。

文学

白薇一愣,下意识点点头。

“那好,你自己趴墙上半小时,这事儿就算结了!”

“你要做什么?”白薇一愣,俏脸突然发红。

“白总您这是明知故问么。”我呵呵一笑:“当然是跟您进行某种神圣而古老的运动,相信我,你会爱上这种运动的。”

白薇的脸色一阵红白交替,眼神犀利得几乎能杀人,带着我很讨厌的鄙夷和冷漠。

“痴心妄想!”

我笑了笑,“不是白总您自己说的都可以吗,我不要钱,就只能委屈您趴半小时白墙了。”

白薇冷哼了声,我突然将膝盖顶进她的腿间,吓得白薇身体一颤,张嘴就要喊救命。

就在这一瞬间,我低头吻住白薇的唇,在对方近乎杀人的目光下,贪婪地攫取这女人的甜美和芬芳。

吻罢我松开抵在墙上的手,退了几步,扣上衬衫,看着仿佛劫后余生,胸口仍剧烈起伏的白薇。

“既然白总您不舍得趴白墙,我总能先收个利息,亲个嘴吧。”

“你……”白薇愤怒,俏脸红得跟染布一样。

“滚出去!”她忽然一指门口,用冰冷且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你被解雇了,你这种流氓不配进我们公司。”

我淡淡一笑,“白总,我跟您的帐还没算完呢,您现在无权解雇我。”

临走前,我还嗤笑她,“白总您的吻技真不咋的,亲得我嘴都疼!”

身后传来白薇的怒吼声,我拉开办公室门大步走了出去。

我走到楼梯间,拿出香烟点燃,一边抽,一边思考后面怎么办。

白薇算是被我得罪死了,可我不在乎,这女人为了自己的脸面,害我白坐三年牢,我没正面强了她已经仁至义尽了。

可以预想到,白薇后面肯定会换着法儿地刁难我,在烟雾缭绕里,我忽然想到,如果现在向她狮子大开口拿钱走人,我或许可以开始新的生活。

可在监狱里的三年狗屎生活,让我不想轻易放过这个女人。

我摇头自嘲着,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变成了曾经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

手机屏幕忽然亮起,来了条新信息,没想到是前女友发来的:秦川,我给你银行卡存了五万,你拿着好好照顾自己,我要结婚了。

手机从掌心滑落,我捂着脸把头埋进膝盖里……

良久,我骂了一句草泥马的爱情,起身朝白薇的办公室大步走去。

我决心不走了,就留在这里天天恶心这女人!

我来到白薇的办公室门口,稍微平息了心情敲门,听到里面传来“请进”的声音后,推开门走了进去。

白薇坐在沙发上正在休息,看到进门的是我,那张漂亮的脸蛋瞬间冷了下来:“你还进来干什么?”

我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淡淡地说:“白总,我是来向你报到的,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助理了。”

白薇皱起眉头:“我不是说了吗,你被解雇了。”

“抱歉,我刚签了劳务合同,在没有严重违反纪律,没有损害公司利益的情况下,你不能随意解雇我。”

“我会让人事部单方面解除你的合同,并按规定给你一定经济补偿,你走吧。”

“如果白总非要做那么绝的话,也行,我会去找董事会,或者找几个记者,告诉他们,你三年前害我坐牢,如今又无故解雇我。”

“你……”白薇愤怒地从沙发上站起来。

我依然很平静:“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吗?”

白薇没说话,只冷冷盯着我。

良久,她终于缓缓开口:“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只是想好好地工作挣钱。”我平静地说道。

“我可以给你钱,足够弥补你这三年的损失,但你要离开。”白薇的语气也变得很平静。

这次我没有气愤,反而顺着她的话笑道,“行啊,白总要是给我一百个亿,我保证立刻消失!”

“一百个亿,你也未免太高看你自己了!”白薇讥讽地看着我。

“怎么,白总您连一百个亿都不值吗?”我反唇相讥,“我敢说,要是您竞拍自己的初夜,肯定有人舍得掏钱。”

“你到底想怎么样?”白薇成功被我激怒,连呼吸声都变得粗重了。

“要不,您还是陪我睡一晚好了。”

“你做梦!”白薇脸色铁青。

“那就没得谈了,我先出去工作了。”

我淡淡笑了笑,然后转身往外走,一边接着说:“白总,我只想好好工作而已,别老想着赶我走,光脚不怕穿鞋的,我不介意跟你彻底撕破脸皮杠到底。”

说完,我拉开门走了出去。

白薇的办公室外面有个助理办公台,原来的助理应该还不知道白薇要解雇我,正整理东西等着和我交接,然后就可以升迁去别的岗位了。

我客气地和她打了招呼,开始交接,主要是些营销资料和白薇的工作行程安排。

没多久,交接完了,原助理去跟白薇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白薇没留她,也没有找我。

没过多久,一个人事主管找我去了一趟,劝我辞职。

我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人事主管苦劝几次无果之后,脸色变得很不好看,一言不发地盯着我看了很久,最终不耐烦地挥手让我离开,并没有直接单方面解除合同。

显然,白薇不敢做的太绝。

回到自己的办公台,我静下心来,开始整理资料,熟悉流程,牢记白薇的工作日程和需要注意的事项,准备做一个尽责合格的助理。

整整一天,白薇只在午饭时离开过她的办公室,经过我的办公台前面时,看都不看我一眼。

似乎默认了我的存在,但又无视我的存在。

倒是其他同事对我很感兴趣,有意无意地从附近经过,特意瞄我几眼,又低声议论纷纷地走开了。

傍晚下班时间,白薇走后没多久,我也跟着下班了。

公司楼下,走到停车场出口时,正好看到一辆白色的硬顶捷豹F-TYPE优雅地驶出停车场,与我擦身而过时,白薇从驾驶座上面无表情地看了我一眼。

果然是个有钱的女人。

我低声暗骂了几句,转头看到路边绿化带里钻出两个人,一肥一瘦,瘦的不认识,但那肥的……

正是当初想强上白薇,被我打伤住院的那个中年胖子。

两人的视线紧紧盯着白薇远去的捷豹,那胖子脸色阴狠,嘴里还嘀咕着什么。

我第一反应就是胖子想搞事,于是偷偷拐进绿化带,借助一排灌木的遮挡,悄悄往胖子走去。

走近了,那两人的对话也传进了我的耳朵。

“宝哥,车上那漂亮女人,就是害你进号子的那个?”

“没错。”胖子的语气狰狞,“白薇,这个阴险女人,当年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害老子被查,还坐了三年牢,老子绝不放过她!”

“那咱们是直接绑人,还是……”

“不,直接绑的话会把我们给搭进去的,老子弄了点药,明天你打电话给白薇,说是朋友介绍的,想给自己公司换一套办公软件,约她出来谈生意,趁机给她下点药,到时候……哼,我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再顺便给她拍一套照片……”

那两人一边嘀咕,一边沿着马路往前走,拉开距离后我听不清他们的话,也不想被他们发现,所以没有跟上去。

等他们走远后,我从绿化带里钻出来,看着他们离去的方向陷入了沉思。

那胖子叫雷云宝,三年前我跟他打官司时了解到的信息,他原本是某公司的一个部门领导,但从他刚才说的话来看,现在肯定不是了,白薇用某种手段把他也搞进了监狱。

照这么看来,白薇这女人不仅仅是有钱那么简单。

这雷云宝也是个疯子,出狱后竟然还要报复白薇,而且是用那么下三滥的手段。

照他刚才说的那个方法,还真有很大可能会成功,以谈业务为借口把白薇约出来,下药,办事的同时给她拍照片,事后用照片威胁她,要钱,甚至长期占有她……

太下作了。

如果不是凑巧被我发现的话,可能白薇就惨了。

不对,白薇惨不惨关我屁事,甚至,我不是一直都希望她没好下场吗?

还有雷云宝,要不是这王八蛋当时要强上白薇,我也不会坐牢。

最好是这两个人都没好下场。

想到这,我心里忽然浮现一个大胆的念头,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要让白薇尝一尝当年就该尝到的滋味,再把雷云宝送回监狱。

反正当初白薇就该倒霉,雷云宝也应该以强女干未遂的罪名进去的。

他们明天就会动手,我只要紧跟着白薇就行了。

第二天,我拿到了公司发的工作牌,上面特别加了泰文标注,为了去泰国竞争那个大单子而特意加上的。

白薇还是无视我的存在,既不赶我走,也不理我。

有几个同事及其他部门领导来找她的时候,我都是简单地帮他们敲开门,然后回自己的位置继续干自己的活儿。

中午,白薇出门去吃午饭,我偷偷跟了去,但她吃完就回办公室了。

傍晚下班,我坐上了自己提前用打车软件叫的车,并一路跟着白薇的捷豹。

果然,捷豹开进一家酒店的停车场,白薇停好车,走进了酒店一楼的中餐厅,没有进包间,而是大厅。

我跟了进去,见白薇正和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寒暄,然后款款入座。

那男的就是昨天跟雷云宝一起的那个瘦子,神态举止装得一点都不像成功人士,但穿了一身高档西装,倒像个暴发户。

显然,白薇没有意识到危险,或许是以为在大庭广众之下,就算对方不怀好意也不敢对她怎么样。

我先逛了一圈,大概了解了餐厅环境,和几个通道通往的方向,然后在餐厅休息区找了个能看到他们的位置,躺在椅子上拿一本杂志挡住自己的脸,一边翻看杂志,一边盯着白薇和那男的。

那男的要了一瓶白酒,但白薇不喝酒,也不喝任何饮料,只跟服务员要了一杯白开水。

我特意跟着服务员,在通道里,看到了雷云宝,他故意把一张不知哪弄到的胸牌扔在地上,并告诉服务员,趁服务员回头的瞬间,往水杯里倒了一些无色的液体。

他动作很快,事发地又在通道里,除了远远躲在暗中的我之外,没人看到。

就这样,那杯水被送到了白薇面前,而且被白薇喝掉了一半。

很快,白薇开始揉太阳穴,似乎有些累了。

过了片刻,白薇拿着包起身,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大概是想去洗把脸清醒一下。

白薇刚走,那男的马上起身去结账,并迅速跟着走向洗手间。

我没有跟进去,而是拿出事先准备的口罩和眼镜戴上,绕过另一侧通道在拐角静静等待。

我刚刚看过地形,知道洗手间另一侧的通道是通往电梯,可以直达楼上客房,不出意外的话,雷云宝他们会把白薇带到楼上。

果然,等了几分钟,那男的出现了,背着几乎不省人事的白薇往电梯的方向走。

雷云宝则跟在后面,不停地说着些“都说了白总不能喝酒、快把她送到客房休息”之类的话。

擦身而过时,我闻到了浓烈的酒味。

显然,雷云宝他们刚刚给白薇灌了高度酒,还一路嚷嚷,让别人误以为白薇真的是喝醉了。

确认他们走进电梯间之后,我退回餐厅休息区,拿掉眼镜和口罩,等了两分钟后,装作着急地跑到前台问服务员。

“我接到朋友电话,说她喝醉上客房休息了,但不知道是哪个客房,也打不通电话,只知道她和另外两位男性朋友在一起,让服务员帮我找房间号。”

服务员通过对讲机问了几句,确认刚才有个女的醉得不省人事,然后告诉了我1208,刚进房间不到一分钟。

我坐电梯来到十二楼,在电梯间等待着。

打算等几分钟再报警,在警察到达的这段时间里,雷云宝和他的同伴,肯定已经把白薇给睡了。

我有些报复般的兴奋,脑海中反复想象着白薇身无片缕躺在床上,想象着雷云宝那死胖子在她身上的情景……

想着想着,我忽然有些烦躁,还有些莫名的不安,而且越来越强烈。

忍不住拿出一根香烟点燃,狠狠吸了一口。

“草!”我突然忍不住骂了一句,然后扔掉烟头,飞快地冲到1208门前,抬手敲门。

“谁?”里面响起雷云宝有些惊慌的声音。

我特意用恭敬的语调说,“服务员,刚才那位女士在餐厅掉了一副眼镜,我给她送上来了。”

“不用了,那眼镜不要了,你扔垃圾桶吧。”

“先生,那样的话我会被扣工资的,你只要打开门缝,我把眼镜递进去就行了。”

雷云宝没回话,我趁机往后退了两步,拿出眼镜放到房门观察孔前面。

短暂片刻后,房门打开了一条缝。

我猛然前冲,狠狠一脚踹在房门上。

“砰!”

房门撞在雷云宝身上,把他肥胖的身体撞倒在地。

我冲了进去,顺势狠狠踹了几脚雷云宝,他的同伴反应很快,凶狠地朝我冲了过来。

三年的监狱生活,让我的近身打斗极为强悍,三拳两脚就把这俩货干倒在地上。

“玛德,这事办不成了,赶紧走。”

雷云宝说着趁机夺门而出,他的同伴也跟着跑了出去。

我看到了躺在床上的白薇,雷云宝的药肯定有那种成分,也不是彻底迷倒的。

因为白薇还能偶尔微微摆动手臂,眼睛半眯着,透出失神和迷离,在她那张精致的脸上显得极其诱惑。

而她那身得体高雅的套裙,已被扒掉了一半,衬衫半敞着,裙子被推到大腿根,但裤袜还没被扒掉。

显然,她还没事。

但她现在这幅样子……

我的神经被强烈地刺激着,还有压抑许久的荷尔蒙。

这个拥有完美身材的漂亮女人,这个昨天还高高在上,冰冷得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女人,如今就衣衫半解地躺在我面前。

更致命的是,她不时轻轻摆动手脚,两眼半眯,透露出无限风情。

我喉咙干涩,呼吸渐渐变得急促,急剧攀升的荷尔蒙驱使下缓缓走到了床边,摸了摸这女人的脸,最后还是压住了冲动。

我煞笔似的苦笑着,竟然又救了这女人一次,明明打定主意,要让这女人尝尝那种痛苦,可最后还是心软了。

我甩甩头想要丢掉那股子躁动,看到床头柜上有一瓶矿泉水,拿过来拧开,猛灌了几口,又抹了一把脸。

剩下的水则全倒在白薇脸上,让她早点清醒,懒得管床单有没有被打湿了。

相关文章
  • 奶头吸得又红又大小说|老师好涨快出去

    奶头吸得又红又大小说|老师好涨快出去

  • 我进去了有点疼你忍一下|卟磁一生尽根

    我进去了有点疼你忍一下|卟磁一生尽根

  • 他修长的手指探了进去|你越喊疼男人越

    他修长的手指探了进去|你越喊疼男人越

  • 总裁强要第一次的小说|喂你下面的嘴吃

    总裁强要第一次的小说|喂你下面的嘴吃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男友把我裤子脱了,顶我 同桌把JJ插我下

    男友把我裤子脱了,顶我 同桌把JJ插我下

  • 长期玩弄留守妇女_妇女主任喂村长吃奶

    长期玩弄留守妇女_妇女主任喂村长吃奶

  • 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 前同事小闷骚很是

    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 前同事小闷骚很是

  • 在小树林里任他摆布‖绝品摄影师  黄华

    在小树林里任他摆布‖绝品摄影师 黄华